[乌龙山原创]县委书记——和谐社会建设的薄弱环节



据12月20日的中国青年报报道,今年1月1日,高唐县民政局地名办主任董伟,因为之前在网上发帖批评地方时政被控侮辱了县委书记孙兰雨,并被送进县看守所予以拘留。同样被关的还有王子峰、扈东臣,他们也是因为上网批评高唐时政,在当地电视台上却被称之为“重大网络刑事犯罪团伙”。


对此百草止水倍感讶异,仅仅对地方建设有意见,发一下牢骚,提一下建议,怎么就成了侮辱县委书记了呢?即便这位孙兰雨书记真的被侮辱了,也不能假公济私动用公权力拘押人家啊?你完全可以作为一位公民依法向法庭提出诉讼,要求当事人道歉并赔偿损失,怎么就能将民事纠纷上纲上线成刑事犯罪了呢?再说了,作为公民,董伟、王子峰、扈东臣们有权议论和批评时政,有权指点不足并提出合理化建议,这是公民的最基本权利和义务。你一个县委书记有什么权力进行打击和压制?难道你就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更可笑的是这三位公民是以“侮辱罪”被拘留的,请问这位县委书记,中国的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上有“侮辱罪”这个罪名吗?连法律都不懂,就擅自“依法”拿人,你依的是哪门子的法?当然,你的命令就是法,你的指示就是法,你比法还大,因为你们就是当代的土皇帝。


由高唐县委书记肆意动用司法机关打击监督和批评他的普通公民,百草止水联想到了彭水诗案。重庆市彭水县教委的一名借调干部,仅仅因为编写发送了一则针砭时弊的诗词短信,就失去了人身自由,不仅被当地司法机关以涉嫌诽谤县委书记刑拘,而且继而被捕。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经贸委副主任黄泽金,居然也因为编发讽刺该县县委书记的诗词被监控和停职。县委书记何许人也?为啥就容不得别人批评?而且别人一批评一指责,就立马动用公安机关进行调查、监控甚至逮捕和拘留,好像公安干警都是他们私人的打手或狗腿子一样。


其实,不许治下的草民批评和指责对这些县委书记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更严重的是县委书记权力太过庞大,不仅是地方上的一把手,而且是垄断地方一切事物的土皇帝。县委书记大都兼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这样干部的提名和任命就形成一条龙,从而为卖官鬻爵大开方便之门。更紧要的是,这样人大就不能对县委书记的各种决策和行为进行监督,试想哪有自己监督自己的道理?地方上的干部包括县长、纪委书记、两院院长之流都在县委书记领导之下,县委书记以一人之力就能影响和制约所有干部的前途与命运,所以一般来说只要县委书记想专权霸道,一县的官儿就只有山呼万岁俯首称臣的份儿。至于老百姓,就只有被捏弄的命,连官儿们都臣服了,草民焉有挺起腰板理直气壮的空间?地方上的报纸、电台、网络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机构工作人员的饭碗都捏在县委书记手里,歌功颂德溜须拍马还嫌来不及,谁还有胆量去监督和批评县委书记?


当然,县委书记的上级领导最有能力也最有胆量,但是如果县委书记在上面有人而且靠山不小,对他的监督就会大打折扣。更何况一个人官做到县委书记的份,不仅上上下下人脉庞大,而且利益攸关的特殊关系网极为强大,这就从根本上卸去了来自上级监督的份量。尤其是,权力就是金字塔,处在上面的永远是少数,愈朝下行人数愈多。在这种状态下,依赖上级来监督上级,即便上级放下本职工作不干,全力以赴用在对下级的监督上,依然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毕竟一个上级只有一双眼睛,下级们与上级本身距离就远人数就多,不仅看不过来,而且更看不明白。更可笑的是,来自其他下属或百姓的检举揭发资料,常常莫名其妙地转到被检举人手里,不仅给被检举人提供了打击报复的机会和目标,而且使得检举和揭发成为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危险的事情,这样就连来自基层的线索和耳目都给断了。


由于以上种种弊端,不仅使得县委书记的权力极度膨胀,而且过度膨胀的权力也带来了令人发指的暴政和腐败。


县委书记是中国上层建筑与基层机构和广大百姓联系的强力纽带,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的一言一行一动一静都关乎着国计民生的安危。但是县委书记在地方上拥有绝对权力,不仅党务和人事在其绝对掌控之下,连人大、行政和公检法司都要对他俯首听命,这样最容易滋生一言堂的滥权和腐败,从而成为我们和谐社会建设的极其薄弱的环节!如果说长期看腐败危及国家的安危存亡因而短期内对老百姓影响不大的话,那么来自绝对权力的暴政将会使老百姓人人自危惊恐难安。高唐县委书记将言论的禁锢扩展到网上,彭水和隆昌的县委书记则把老百姓的手机短信当成了重点监控对象,大肆买官卖官的河南卢氏县县委书记杜宝乾竟然在两三年时间里下令县电视台将中央、省、市的所有电视频道封闭,山西省稷山县3名科级干部因反映县委书记的问题被该县检察院以诽谤罪公诉至法院并被判刑。


更可笑的是,绝对权力滋生胡乱决策,不少县委书记拍脑门作决定,不仅贻害地方而且成为国际笑柄。影星张曼玉仅仅兴之所至拿了几根猪草喂了一下农户的猪,云南某县的县委书记就奉若至宝,不仅专门下发红头文件命令有关部门好好保护,而且把这头猪当成了招商引资的镇县之宝。广东东莞市的市委书记也对猪发生了兴趣,居然认为猪污染了环境,在市委市府形成红头文件后下令全市禁止养猪。原安徽省亳州市委书记李兴民刚刚就任之始,就从捉襟见肘的财政中耗资百万搞“大阅兵式”,命令全市1万多名干警和机关工作人员统一置装、演练三日并肃立街头,以等待他的亲切“检阅”。为迎接安徽全省小城镇建设现场会的召开,原阜南县委书记殷光立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严令县内所有单位和各乡镇自筹资金,在三塔、田集两镇统一建设商用房和“小康村”,不仅给各地各单位带来了巨额债务,而且留下了一大堆根本无法居住的危房。


如此种种的腐败、暴政和荒唐决策,不仅严重危及了和谐社会建设,而且将从根本上撼动我们这个国家的基石。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约束和监督县委书记已经是刻不容缓的巨大课题。百草止水认为,要从根本上制止县委书记的腐败、暴政和荒唐决策,就必须消除它的绝对权力,就必须要建立严格的监督机制。首先县委书记绝对不能兼任县人大主任,其次县委书记只能主持而非绝对领导县委工作,再次县各行政部门一把手干部的提名应该由县长掌握,第四县人大的代表及其常任委员必须以民选为主。当然,要做到这些就必须实行党内民主,也就是说县委常委和党代表必须在自由公正的基础上普选,县长提名的行政部门的一把手人选必须先经过县委集体讨论和审核,然后再提交人大部门审批。全县财政必须由人大掌控,未经人大批准的财政预算不得实行,而且所有财政开支都必须置于人大监督之下。县党代表大会有权罢免县委书记和常委,如果县委多数人要求罢免书记,县党代表大会就必须立即召开和审议;县人大有权罢免县长及其各部门负责人,县电视台、电台、报纸的负责人任命必须经过人大批准并且未经人大同意任何人都不得予以免职。这样县委书记的权力就大大缩水了,县长的权力虽有所提高却被置于县委和人大的严密监控之下,不仅全县不会出现一言堂,而且人民的呼声空前高涨,科学决策、和谐发展就会成为真正现实!

本文内容于 2007-12-21 16:24:54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