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七十九章 天涯海角(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你,你胡说什么,快回去。”宗海平一看见青年便大声呵斥。“我说我要带两位大人去天涯村。”青年面无惧色的回答。秦中鹰颇有兴趣的看着青年,“这位是……”“这是小犬,平日喜欢胡言乱语,大人见笑了。”宗海平急忙回答。“我叫宗镇涛。”青年也回答,“大人如果信的过在下,在下送大人去天涯村。”“你……你。”宗海平伸手就一巴掌过去,“我跟两位大人说话,哪有你的份?”青年的眼睛里流露出倔强的眼神,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好小子,有胆量。”秦中鹰笑着说,“如果送你去水师你去不去?”“去,当然去,大人说话算话啊。”宗镇涛面无表情的说。“大人。”宗海平一下子跪在秦中鹰面前,“在下就这么一个儿子,实在不忍让他离家啊。”秦中鹰心头一震,转头看了一眼宗镇涛,叹了口气,“父母在,不远行。”“男儿志在千里。”青年理直气壮的说,“我不会在这里一辈子打鱼,大人,我送你去天涯村,从此跟着你了。”“那天涯村都是海贼,你就不怕他们把你扔进大海?”“什么海贼,英子才不是什么海贼,还不是爹爹你把价格压的太低,害得天涯村跟我们反目……”“闭嘴,不许和你爹顶嘴。”秦中鹰突然打断了宗镇涛,“村长,大致情况我也猜到了,你也不必隐瞒什么了,海角村作为一个靠打鱼生存的村子渔船似乎少了点,所以其实你们大部分的工作只是把天涯村的鱼购买过来,然后再卖到城里,所以你们的鱼实际上保存时间比海林村少的多。”宗海平吃了一惊,“大人果然足智多谋。”“想必是城里的低价把你们逼的不轻,而天涯村自然不会去管这些,他们只知道你们和他们交换的价格故意往下压,所以才导致了两村矛盾的爆发。”“大人猜的一点也不错。”宗海平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不过如果你们按照我的想法从此暂停对北凉城的供货,那么就等于切断了天涯村的生路,矛盾只会越来越深,难道你不想化解这矛盾吗?”“想是想,但是我海角村自身难保,怎么帮助他们啊。”“这就交给我了。”秦中鹰起身说,“天涯村是我一定要去的,这不光是关系到我,更关系到整个北凉军的前途和命运,所以,请把你儿子宗镇涛借给我,我秦中鹰用自己的命担保他会没事回来的。”“大人,你带我走就是了,不是说让我从军吗?”宗镇涛问,秦中鹰一步上前抓住对方的衣领,“父母在,不远行,不要等你真正了解了才去后悔。”宗镇涛被秦中鹰的表情吓了一跳……

“大哥,你干吗非得管这两个村子的事情啊,他们闹关咱们鸟事,当初大不了用剑逼着他送咱们去就可以了,现在答应了就得帮忙,可是咱们有时间帮忙吗?”雷华问,秦中鹰正站在海边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没有回答他。“大哥,你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啊。”雷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热心肠的好人吗?”秦中鹰笑了,天涯村和海角村,两个类似北凉城南方门户的地方竟然被如此轻易的忽视了,如果这是跟拥有同北凉军相同实力的对手交战的话,那将是致命的疏忽,同时这两个面朝大海的村子仅仅是用来打鱼满足城里人的胃口吗?不,这里以后将会是北凉军纵横大洋的水师集结地,这里将集结一支前所未见的以征服大海为目的的强大水师,而这两个村子必将不复存在,最后剩下的只能是两个水师要塞,而这两个村子能够尽早被收归他的帐下,计划就可以早一天开始,至于两村的矛盾,如果他们在遥远的山里,他才不会去管他们。

一条小船从离开了海边向天边划去,秦中鹰站在船头,摇摆的船让他想起第一次跟那些第17队的弟兄们从战舰登陆进攻风灵族人的情景,那时的弟兄们一个个历历在目,但是几年后,当年100多个生龙活虎的兄弟,现在只剩下了伤痕累累的不足30人,而几年后谁知道还能剩下几个呢?“大哥。”雷华气喘吁吁的说,“大哥有雅兴的话帮我摇撸好不好,好多年没做这种工作了,冷不丁一做还真累人啊。”“这位小兄弟你是水师的人吧。”宗镇涛笑着说,“看你的动作很纯熟。”“小兄弟?”雷华冷笑一声,“我可是堂堂天河水师昭信校尉,是你可以随便乱叫的吗?”“是,是,是。”宗镇涛想不到眼前这个似乎还没自己大的人已经是校尉了,他看了看秦中鹰,一个顶多比自己大两三岁的青年,“那这位大人?”“他是将军,王爷亲自封的。”雷华无不自豪的说。“将……将军。”宗镇涛的舌头有些发颤,平日见的北凉军最大也只是个都尉,今天居然见到一个将军了,而且还是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小子,想当将军吗?”秦中鹰头也不回的问,“我当个小兵其实就可以了。”宗镇涛笑着说,“如果你想当将军就一定能当。”“那我就跟着将军您了。”“不,不要跟着我,如果你想当将军就乖乖在天涯村和海角村好好生活。”“啊?”宗镇涛愣了一下,“你要在两个村子之间行船,学会大海的一切知识,懂得怎么在海上生存作战,如果你能掌握这些,我就能保证你当将军。”“我明白了,多谢将军。”宗镇涛兴奋的说。“你小子运气真是好啊。”雷华笑着说,“遇上我们秦将军了。”“秦将军?难道您就是秦中鹰将军?”宗镇涛吃惊的说。秦中鹰没有回答,他在用自己的身体感受着海风……

小船的前面出现了几条大船,“那是天涯村的船。”宗镇涛急忙说,“他们长期使用这种大船捕鱼。”“叫他们停下来。”秦中鹰命令,宗镇涛急忙大叫,“我是海角村的宗镇涛,有事求见你们老板娘,请停船说话。”但是大船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加速向他们冲来,“快要撞上了,赶快转向。”雷华大惊,急忙掉转船头,但是大船飞快的向他们冲过来,“是我啊,宗镇涛,快停船。”宗镇涛也大叫,“看来对方是没有想停船的意思了。”秦中鹰拔出剑来,“你爹叫他们海贼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话音未落,随着一声巨响和木头碎裂的声音,小船被大船撞成了碎片……

大船上一个年轻人看着小船变成了一堆漂浮的碎木头,哼了一声,转头对同伴说,“看看宗镇涛那小子死了没有,没有就捞上来,死了也捞上来。”“是。”一个30多岁的手下快步走到船边,刚探出头去,一支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脖子,没等他叫出声来就被对方拽了下去,掉进大海,掀起巨大的水花。“有人落水了。”大船上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快抛锚下去救人。”没等上面的人反应过来,一个年轻人已经一跃而上站在了甲板上,手上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什么人?”船员立即拿着木棍船桨围了上来,秦中鹰冷笑了一声,突然挥剑砍了一个半圆形,船桨和木棍顿时都断成了两截,“你是什么人?”为首的年轻人大吼,“怎么上来的?”“想上来还真是不容易啊。”秦中鹰长吁口气,“不愧是夏侯家打造的兵器,就是锋利,这么大的船居然一剑就能钉在船上。”秦中鹰的手轻轻的抚过剑面,剑面的寒光顿时让对方打了个冷战,“要知道,企图谋杀北凉军的军官可是大罪,最高可以判抄家满门抄斩至于谋杀将军?”秦中鹰大笑起来,“自从北凉军成军以来还没听说过,不过判决只能更重,可能得诛灭九族了,恭喜你们犯了企图谋杀一个北凉军的校尉和一个将领之罪。”雷华和宗镇涛艰难的从秦中鹰身后爬了上来,“你要杀了我么?邓海。”宗镇涛愤怒的斥问对方为首的青年。“宗镇涛,你们海角村跟我们天涯村的矛盾关北凉军什么事情,难道你们想跟北凉军联手对付我们?”邓海愤怒的回答。“放心,如果他们想跟北凉军联手对付你们的话就不是我们2个来了,会是北凉军的水师。”秦中鹰打断了他们,“刚才的事情我们就不计较了,不过你得送我们去天涯村以及赔偿他的小船。”邓海打量了一眼秦中鹰,“你是北凉军的将军吗?看来北凉军也堕落了,不过我们天涯村从来不归任何人管辖,即使是北凉军也管不到我们。”“所以你们才被海角村的人压迫而毫无办法啊。”秦中赢继续说下去,“海角村一旦遇上麻烦,完全可以请求北凉军的协助,而你们能有谁来帮助你们呢?”“我们靠自己,不靠军队。”“话不能这么说。”秦中鹰走上去拍了拍邓海又拉过宗镇涛,“我是来帮助你们化解两村矛盾的,不是来挑起战争的,也不会偏袒任何一放,我会给你们找到解决之道让你们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所以还请你送我去天涯村好了,我要见你们管事的人。”邓海轻蔑的看了看年轻的秦中鹰,“凭你?我凭什么相信你。”秦中鹰有些尴尬的笑了,“就凭这个好了。”说完邓海只看见寒光一闪,自己旁边半个人粗的桅杆断了,被砍断了,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秦中鹰则不慌不忙的收起宝剑,“如果你们不能送我去天涯村那就实在抱歉了,你们没有用了,那我只有把一船的人都杀干净,然后叫宗镇涛带我去天涯村。”邓海的腿有些发抖,眼前这个人有一种压迫的气势,而且杀气惊人,如果不按照他的要求,他真有可能杀光一船的人,“我……我可不……不怕你的威胁。”“送我们去天涯村,多谢。”秦中鹰说完这句就抱着宝剑坐到了一边,雷华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在他的旁边,邓海看了看宗镇涛,“他们2个是什么人?”“北凉军的秦中鹰将军和雷华校尉。”宗镇涛回答,“掉头,返回天涯村。”邓海大声命令……

大船靠近了岸边,秦中鹰站起身来,一片简陋的房屋映入眼帘,天涯村虽然同海角村一样都为沿海村,但是相差很多,看的出来是个非常贫穷的小村子,到处是破败不堪的房屋,和这些大船相比,显然天涯村的人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造船上,以为有了大船就能够改变一切,但是显然他们错了。

秦中鹰跳下船来,“这边走。”邓海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很快来到全村唯一一个看起来还象点样子的建筑物内,邓海招呼秦中鹰,雷华和宗镇涛3人坐下,然后懒散的一行礼,“请诸位稍坐,我们管事的马上就来。”然后转身离开。“大哥可真是名扬千里啊,在这么偏僻的小村子还有人听说过你的名号。”雷华笑着说,“别看这个村子小,消息可是十分灵通的。”宗镇涛说,秦中鹰叹了口气,“名声在外不一定是好事啊。”

“贵客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3人转头看去,只见一名30岁左右的女人大摇大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连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没想到北凉军的将军能有幸光临我们天涯村,真是棚壁生辉啊,不过该不是专门来攻打我们天涯村的吧。”对方的笑声一阵风似的从几人身边飘到了前面,自己拖过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这几个人,秦中鹰有些看不下去了,毕竟他所接触过的女性即使是夏龙燕这种疯丫头也是很注重礼节的,更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做出一些不雅的动作。“萧大姐。”宗镇涛起身行礼,对方只是一摆手,“怎么连镇涛也来了?”“我……我是给两位大人带路的,顺便……顺便……”宗镇涛的脸顿时红了,对方却大笑起来,“顺便想看看英子吧,去吧,去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会反对的。”“多谢大姐。”宗镇涛顿时眉开眼笑的站起来行礼,然后飞一般的跑了出去,“小地方的人不懂礼节,让两位大人见笑了,我是萧紫云,是这里管事的,两位大人远道而来有什么贵干啊?”秦中鹰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论相貌属于中等偏上的,皮肤黝黑,可能是长期在海上工作的结果,脸上一直挂着豪放的笑容,穿着宽大的长袖却配着短裤,坐姿十分难看,露出来的小腿还在空中摆来摆去。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雷华,只见雷华死死的盯着对方露出来的小腿看。丢人的家伙,千万别说自己是北凉军的水师校尉,秦中鹰想,“我们这次前来是有事情请萧大姐帮忙。”秦中鹰站起来行礼,“小地方没那么多礼节,大人随意就好了。”萧紫云摆了摆手,“大人有需要请说,但是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个村子一片萧条,什么都没有,大人不是来特地吃鱼的吧。”“当然不是。”秦中鹰坐了下去,“我要借一条路,一条去风灵谷的路。”萧紫云的脸色变了,“我这里三面环海,一面临山,哪里有什么路啊,不过如果大人想翻山越岭请自便,因为从来还没有人能够翻过那些山到达草原。”“好象有一个吧。”秦中鹰冷笑着说,“据我所知曾经有一个人成功翻越了那些山脉来到这里,然后从这里东渡大海到了海角村以此为路返回北凉城。”萧紫云的眼神变得十分可怕,“大人说的我怎么听不明白啊,如果真有这条山路我们应该最清楚,然后我们这里的鱼虾就会直接经过这条路卖给驻扎在风灵谷内的北凉军了,何苦辛苦的卖给海角村再由他们去赚钱呢?”“那就奇怪了,我认识的人就是这么告诉我的。”秦中鹰笑着说,“而且我确认她没有撒谎。”“那请两位大人自己去找吧,请恕我们不能奉陪。”萧紫云看了看外面,“天色已晚,两位大人今天就在我们这里住下好了,我来给两位安排住处,不过咱们有话在前,我们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所以也没有客栈,两位只好暂时住在我家了。”“男女同处一室,成何体统?”雷华说,萧紫云笑了,“哎呀,这位小兄弟年纪不大,怎么满脑子都是那些烂七八糟的东西啊,是不是还没有个相好的?”雷华涨红了脸,“这不用你管。”“当然,当然,这位小兄弟人这么俊俏,又是北凉军的校尉想必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不过住咱们家也不是白住的,一晚上一两黄金。”“你抢劫啊。”雷华大叫起来,“不过,对于能够在3个月内弄到100万两黄金的秦中鹰大人应该不算什么吧。”萧紫云冷笑走到秦中鹰身旁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我的男人死了快10年了,家里只有我一个。”秦中鹰心领神会的笑了,他转过头来笑着对萧紫云说,“多谢萧大姐的抬爱,不过在下一直有一个问题,到底应该叫你萧大姐呢还是慕容大姐?”萧紫云的脸色骤变,袖子里突然闪出一把匕首猛的向秦中鹰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