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六月初一,龙天一大早就独自溜出了军营,再一次来到了镇上的台北幼儿园,里面的三百多名小朋友高兴坏了,因为龙天给他们带来了大包小包的礼物。


礼品店的四个伙计扛得满头大汗,龙天在帐单上签收之后,又一次和小朋友们坐在了一起,与此同时收到龙天礼物的还有台北小学,不过相比之下,龙天此时更愿意和幼儿园的小朋友在一起,他们天真无邪的笑容让龙天暂时忘掉了一切烦恼。


由于时空穿梭的时候日期出现了混乱,龙天已经无法将农历换算成公历了,所以他干脆入乡随俗,统统用农历来标明日期,自然而然地每年的六月初一就成了儿童节,龙天今天是专程来陪小朋友们过节的,过节嘛礼物当然不能少,所以这一次马雯婷可亏大了,整个台湾都知道,龙天的帐单都由马雯婷个人付帐。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娃哈哈娃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大姐姐你呀快快来,小弟弟你也莫躲开,手拉着手儿唱起那歌儿,我们的生活多愉快,娃哈哈娃哈哈,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龙天尽情地与小朋友们唱唱跳跳,不过笑容中仍旧带着一丝苦涩,看得几个幼儿园的老师忍不住偷偷地转身抹眼泪。


语蝶一直就站在幼儿园的铁门外,从看到龙天的第一眼起,她的泪水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流淌。


龙天对于教育给予了绝对的重视,这个幼儿园还有隔壁的台北小学,也是在他亲自过问下操办起来的,教师的工资高得惊人,年薪五十两银子,奖金另算,光底薪就相当于一个明朝的七品县令,而且里面的小朋友除了免收学费外,午餐和点心也是免费供应的,每人每年还有两套新衣服,用龙天的话来说“我们拼死拼活的还不都是为了他们嘛”。


龙天的童心一直未泯,在台北幼儿园里他是名誉园长,也亲自参与了一些教材的编纂工作,里面的儿歌几乎都是他教给小朋友的,象这首《娃哈哈》,还有《数鸭子》、《捉泥鳅》等等,总之只要是龙天小时候会唱的,只要他现在还能回忆起来的,统统都无偿地教给了小朋友,也正是因为如此,龙天在幼儿园受欢迎的程度超乎想象,“首长叔叔”,这是小朋友们对他的尊称。


很快隔壁的台北小学也开始喧闹起来,小学生们也都收到了过节的礼物,与幼儿园一样,小学生们也以歌声来表达心中的愉悦,幼儿园的园歌是《娃哈哈》,而台北小学的校歌则是《中国人》。


“五千年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黄色的脸黑色的眼不变是笑容,八千里山川河岳像是一首歌,不论你来自何方将去向何处,一样的泪一样的痛,曾经的苦难我们留在心中,一样的血一样的种,未来还有梦我们一起开拓,手牵着手不分你我昂首向前走,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


当听到传入耳中的这首《中国人》时,龙天一仰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唱歌跳舞讲故事,然后是台北最有名的李记酒楼将丰盛的午餐送上门来,龙天亲自把每道菜都尝了一遍,才放心地让食堂分发下去,这是龙天亲自订的规矩,为了防止有人在外卖里做手脚,龙天规定凡是外卖食品,一律由老师先尝,十分钟之后才能分发给小朋友。


傍晚时分,龙天刚刚回到军营就接到了姜海的电话,福建水师的后续船队已经抵达观音海滩,在邓蛟的安排下,两人合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将所有将领一举拿下,三万登陆大军一上岸就做了俘虏,现在的观音庙周围已经人满为患,就差点把帐篷搭到海里了,桃园沿海地区顿时变得热闹非凡,停泊在海上的明军船队已经接到了邓蛟的返航军令,虽然感觉非常疑惑,但目前来看还不知道双方已经私底下达成协议的事。


“好,很好,非常好,妈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过要保持高度的警惕,不能再出意外了”,龙天语重心长地说道。


眼前的危机已经彻底化解了,龙天相信即使朝庭得知此事,要再发兵攻台的话,那也至少得半个月之后了,以这个时代的交通运输和信息传递水平,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集结起十万大军已经是高效率了,当然粮草军械的准备时间就更长。


龙天丝毫不怀疑朱棣的攻台决心,如果不抓到淑妃和朱允文,朱棣就一天坐不稳他的龙椅,所以在化解了第一波次的攻击之后,龙天必须要赶在第二波次的攻击到达之前,与朝庭与朱棣达成和解,用和平的方式解决海峡两岸的战争危机。


“该找谁去和谈呢?”,龙天一直找不出这个合适的人选来。


这个人必须要有高超的谈判技巧,而且还要熟悉朝庭的礼制,最重要的是为人要可靠,毕竟淑妃的事必须要慎重保密,而且也触及到朱棣最为避讳的隐私问题,本来邓蛟和何海龙是最佳人选,不过龙天相信只要他们一现身京城,脑袋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朱棣绝不是一个昏君,为人处事还是很精明的,否则也不会夺取江山了。


“姚广孝?”,龙天突然想到了这个老头,如果姚广孝还在台湾的话,倒是一个十分合适的传话者,他是朱棣的心腹近臣,只要龙天说服了他,姚广孝还是能以大局为重的,不过现在是不可能了。


为了找出这个人选,龙天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来考虑,也和淑妃谈了几次,不过目前为止,这样的人还没有在台湾出现。


龙天无奈之下甚至想亲自出马,不料此言一出,顿时惊起四座一片哗然,没有一个人赞成他的想法,这个时候龙天要是离开台湾,只要一踏上大陆领土,估计就得被投入死牢,等待秋后问斩,那六大罪状已经由朝庭颁布天下了,在天下臣民的眼中,龙天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造反派”。


六月初五日,普天之下唯一的一个合适人选终于姗姗来迟,龙天一听顿时喜形于色,高呼一声“天助我也”,然后率队匆匆离开了军营,快马加鞭直冲观音海滩,姜海给他的电话中说了四个字“郑和来了”。


永乐五年九月,郑和率领船队第二次出使西洋,两人在淡水港外依依惜别,并且定下了回程之日相聚之时的临别赠言,现在是永乐七年了,郑和在经过长达两年的远洋之后,终于踏上了返程。


郑和率领庞大的船队先是停泊在了福建长乐的马江港,一进港口就发现了气氛明显不对,这是一种他最为熟悉的战争气息,询问之下才知道朝庭派兵攻打台湾一事,也听说是由于“龙天造反”导致的,不过郑和并不相信龙天会真的造反,为了一探究竟,六月初五一早,他就登上了宝船,朝着台湾急驶而来,此次他选择了在观音海滩坐小船登陆,因为他听说邓蛟在那里,准备先找邓蛟一问原由,然后再到台北镇找龙天。


不过让郑和意想不到的是,一上岸他也做了姜海的俘虏,当姜海听说眼前的这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就是郑和时,立即打电话通知了龙天,他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好,所以不敢对郑和稍有怠慢之处。


“郑和兄受惊了,小弟这就向郑和兄赔不是了”,龙天对着郑和抱拳深鞠了一躬。


两年不见,郑和明显消瘦了许多,不过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还是神采奕奕,看见龙天进帐,两人非常客气地寒喧了一番,一叙久别重逢之后的友谊。


在屏退了帐内诸人之后,龙天便开始把事情的整个经过都一一地说给郑和听,郑和深锁着双眉,良久都不曾开腔。


郑和与姚广孝是朱棣的左膀右臂,两人一文一武,为朱棣能顺利打下江山立下了盖世奇功,所以朱棣对两人也格外器重,基本上三人之间的谈话没有什么顾忌之处,对于姚广孝和郑和两人的谏议,朱棣基本上都只有“准奏”二字。


不过这一次的攻台之战除外,姚广孝并没有说服朱棣,随着郑和的到来,龙天准备让郑和帮忙从中说和,以达成海峡两岸的谅解,尽快解除战争危机。


郑和听完之后终于犹豫地点了点头,不过对于能否说服朱棣他心里还没有把握,当然龙天所开出的价码绝对能让朱棣龙颜大悦,只要有了禅位诏书和传国玉玺,朱棣从此就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


“郑和兄,此事就拜托给郑和兄了,请移驾到台北一叙如何?”,龙天准备请郑和到军营里去,让他也见一见淑妃,以证明自己并没有撒谎。


“不必了,龙兄,郑和不愿再见前朝旧人,明日一早郑和就前往京城,请龙兄静候消息”,郑和谢绝了龙天的邀请。


郑和与邓蛟等人不同,他是朱棣的心腹近臣,所谓忠臣不事二主,这一点是他这一生所信奉的经典教条,而且在“靖难之役”中,郑和屡战屡胜,直至率军杀进了皇宫之中,如果让郑和淑妃相见的话,真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既然如此,那小弟就不勉强了”,龙天想想也有道理,也就由着郑和的意思了。


当天晚上,龙天在桃园镇设下了晚宴,为郑和接风洗尘,也兼为郑和的京城之行饯行,席间郑和的情绪比较低落,龙天知道他在想什么,在郑和的心目中,朱棣的形象过于高大和完美,但这次的台海冲突,却让郑和看到了朱棣人性上的阴暗面,两厢对比之下,也难怪他会闷闷不乐了。


这一夜两人谁也没合眼,拎了两壶酒,龙天与郑和彻夜促膝长谈,当龙天噙着泪水向郑和讲述起小梅的故事之后,郑和猛然一惊,微酣的酒意顿然间清醒了过来,“龙兄,这,你,唉。。。。。。”。


“情非得已,为了民族大义,龙天只好如此”,龙天抹去了一把伤心泪。


“龙兄”,郑和上前两步,紧紧地搂住了龙天的肩膀,用力地拍了拍。


“龙兄,郑和虽是一个废人,但也知情义二字,没想到龙兄为了民族大义,竟然弃情爱、家庭于不顾,古往今来,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如此?龙兄放心,郑和纵然舍弃性命,也要促成龙兄所托之事,龙兄尽管放心,郑和定不辱使命”,说罢,郑和也是泪流满面,他已经被龙天的大义凛然所深深折服。


六月初六还未破晓,郑和便登船离开了台湾,朝着太仓刘家港急驶而去,下船后又马不停蹄星夜兼程赶往京城。


六月十五日,位于乾清宫的南书房内,朱棣端坐上首,郑和与姚广孝跪在他的面前,君臣三人进行了长达半天的秘密商议,当朱棣走出南书房时,他精神气爽,连走路都有些飘飘然,嘴角微微上翘,很是有些龙颜大悦,而随后出来的郑和与姚广孝也是满脸的轻松,难以掩饰心中的愉悦,两人相视一笑,又各自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互相点头示意之后,便分道扬镳,按照朱棣的圣命各行其事去了。


经过郑和与姚广孝的死谏之后,朱棣终于同意了罢兵休战,恢复海峡两岸正常交往的谏议,一道密旨由郑和带着离开了京城,然后辗转送到了台湾,与上次一样,郑和并没有进台北,而是直接交给了望眼欲穿的龙天,然后等在桃园的观音庙中,准备迎接禅位诏书和传国玉玺,为了促成此事,郑和在朱棣面前以身家性命替龙天担保,姚广孝也紧随其后,有了两大宠臣的极力保荐,朱棣很快就作出了让步和决断,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的。


“淑妃,谢谢你”,总队军营里,龙天双手接过了淑妃递来的传国玉玺,激动地说道。


上官云薇微笑着摇了摇头,“首长,请你以后忘掉淑妃好吗?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一名普通的武警战士,我的名字叫上官云薇”。


接过了传国玉玺,淑妃又把拟定好的诏书递了过来,龙天好奇地打开细看,“咦,怎么两个印玺不一样啊?”,诏书上盖的是天子印玺,而不是传国玉玺。


“是啊,诏书用的是天子印玺,传国玉玺只是一种象征,一种天命所归的象征,其实我与先帝在出宫之后,这枚天子印玺就不慎沉入江中”,淑妃开始回忆起当日逃亡时的情景。


“那这方天子印玺是怎么回事?”,龙天感到非常好奇。


面对龙天的询问,淑妃幽怨地叹了口气,“唉,从前在宫中时,我经常帮助先帝草拟圣旨,先帝为了不让我两头奔波,所以给了我一道盖有印玺的空白圣旨,这道圣旨我一直随身携带着,正好派上了大用场”。


一想起朱允文,上官云薇显得悲痛异常,龙天忙不迭地向她道歉。


“首长,记得我们第一次在绝尘庵相见时,你称我为‘小薇’,如今我已还俗,又去除了淑妃的身份,以后你能称我为‘小薇’吗?”,上官云薇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吞吞吐吐地向龙天提出了这个要求。


“可以”,龙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虽然“小薇”这两个字只能用在钱艳薇身上,不过穿越时空已经两年之久,钱艳薇在龙天心中的印象在与日递减,如果不是上官云薇提醒,龙天真的已经快要忘记钱艳薇了,并不是龙天无情无义,而是龙天一直信奉一句话“人是活在现实之中的”。


上官云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朝着龙天敬礼之后,脚步轻快地跑了出去。


在朱棣的密旨里,他同意此后不再追杀朱允文及遗老遗少,同时也赦免了龙天的“造反”之罪,除此之外,又给龙天封了个“台湾侯”的爵位,由他全权打理台湾的一切事宜,可以说龙天所开出的条件朱棣统统应承了下来,当然他得到的更多,从此朱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君临天下,再也不必为那些闲言碎语而心怀惆怅了。


“一国两制?”,当马雯婷看到这封密旨时,一个现代名词脱口而出。


龙天笑而不语,朝着她伸出了大拇指,激动之余,两人又一次在县长办公室时激情相拥,不过现在的县长办公室已经搬到了楼下,马雯婷有些迷信,原来的那间办公室死了两个人,她认为不吉利,所以和楼下的文化局对调了,扫除封建迷信归文化局管,让他们在那里办公是最为合适的。


“唉呀,这么一来以后得叫你‘侯爷’了,不再是那个什么‘兵部医生’喽”,马雯婷坐在龙天的腿上,调侃起龙天来。


“我不希罕,你知道我向来淡泊名利,等天下大定的那一天,我会选择悄悄离开,绝不再参与任何政事,你呢?”,龙天摇了摇头。


马雯婷没想到龙天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疑惑了好久之后,“我?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不是说我对权力比较痴迷吗?你曾经告诉过我,要为我打下一片领土,做个武则天第二,我还真有些期待呢,如果你以后真的想归隐的话,就到我的领土上来吧”,马雯婷的话似真非真,似假又非假。


这个问题的讨论到此结束,县长办公室房门紧闭,如果附在门上细听之下,就会发现里面传出了粗重的喘气声,不过还没有人敢到县长办公室的门前偷听。


因为权力与欲望导致的台湾冲突,随着朱棣得偿所愿,这场危机得以彻底化解,泉州港又重新对台开放,海峡两岸的正常交流又一次得以重新恢复。


邓蛟并没有选择留在台湾,而是回福建后就向朝庭递交了辞呈,告老还乡颐养天年去了,龙天亲自将他送到了福建长乐的马江港,确定邓蛟不会有事之后,才放心地登船返回台湾。


何海龙则选择留了下来,海警副支队长的位置留给了他,不过如果此时丁念祖从袋鼠国回来的话,一定会跳脚骂人的,他所兼任的支队长一职已经被龙天免去了,现在海警支队长的名字叫郑彬,新官上任郑彬只烧了一把火,一道很简单的命令“以后别让我在台湾海峡看见一块倭国的木板”。


姜海最终还是被龙天免去了特勤一支队支队长一职,调回总队专心做他的副总队长,为了这件事,龙天答应包了姜海三年的伙食,总算让姜海回到了纱帽山总队军营,不过很快姜海又后悔了,本以为跟着龙天能吃香喝辣,谁知道龙天每天都在食堂用餐,而在食堂用餐是不用钱的,三年的伙食费龙天总共支出了不到一两银子,而且还是马雯婷请客的,气得姜海直骂龙天是“奸商”。


虽然张小海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不高兴,但最终他还是辞去了侦察大队长一职,到特勤一支队任支队长,他留下来的空缺由一中队长李富贵接任。


经过整编与扩充,龙天现在手上有一万五千部队,三个特勤支队一万人,一个海警支队三千人,总队直属的侦察大队、警卫大队、警备纠察中队、警通中队,加上机关后勤人员共两千多人,组成了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台湾总队,这是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钢铁雄狮。


部队整编完成后,立即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几个支队长谁也不服谁,龙天趁热打铁搞了一场军事大比武,但结果却让龙天差点下不了台。


在大比武前夕,张继宗也按捺不住性子,向龙天提出也要参加比武,本来作为公安局,是不受龙天管辖的,但经不住张继宗的苦苦纠缠,龙天最终与马雯婷商量之后,批准了张继宗的比武请求,张继宗喜出望外,在全局的民警队伍中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了台北县公安局特警队,参加了这次为期三天的大比武活动。


出人意料的是特警队在这次大比武中一举夺魁,让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当比赛结果宣布的时候,龙天的眼睛都绿了,他立即把四个支队长叫进了办公室,狠狠地骂了一个下午,最终在龙天的一声怒吼“滚出去”后,张小海、钱江、王小柱、郑彬四人灰溜溜地逃离了办公室。


“怎么样?没想到吧?”张继宗洋洋得意,领着特警队在军营里到处晃悠,逢人便自夸不已。


最终张继宗还是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公安局,龙天的面子挂不住了,又让李富贵的侦察大队和特警队赛了一场,结果把张继宗整得彻底没了脾气。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