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处境凄惨 小小少年被关黑屋


他发育迟缓,不会说话,整天只发出“呀呀呀”的声音;他喜好生吃家禽,家里、邻居的鸡、鸭、鹅,逮到什么吃什么,先从脖颈处下口,最后开膛破肚,将这些家禽连皮带毛吞下。3岁时,父母曾带他四处求医,但所有的诊断结果,都让父母感到绝望。无奈之下,父母只好将其关在一间堆满谷草的黑屋子里,长达十年之久。这个长期生活在黑屋里的人,就是内江东兴区双才镇涂家村7组,今年只有13岁的少年杰杰。


昨日上午,涂家村7组附近一堰塘处,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正在堰塘边洗衣服。这位老人,正是杰杰的奶奶,71岁的张淑芳。老人告诉记者,她洗的这些衣服全是孙儿的,“孙儿连大小便都不能控制,我也就只有不停地给他洗衣服。”



堰塘不远处,一座石头砌成的瓦房正是杰杰的家,其中一间屋子的门已被人用塑料绳紧紧绑死。杰杰的父母就将他关在这间屋子里。解开塑料绳,迎面就是一阵恶臭,随后,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孩,摇摇摆摆地走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发出谁也听不懂的“呀呀呀”声,“呀呀呀”声中还隐约夹杂着低沉的哭泣声。



进入杰杰被关的屋子看到,大半间屋子内,堆放着玉米秆和谷草。杰杰的“床”就在一堆谷草上面。除了几件破衣服,两床破棉絮,整个“床”上空无一物。“床”的不远处,为一道窗户,窗户的铁柱上,还绑着一根绿色塑料绳。张淑芳老人说,杰杰被关在这个屋子中已近十年了,窗台上的塑料绳,就是此前为防止杰杰逃跑,用来缚住杰杰脚腕用的。



喜食家禽父母无奈黑屋锁他



提到杰杰的处境,杰杰的父母一脸无奈。现年38岁的父亲黄西德说,杰杰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大小便不能自制,还吞食自己粪便。在发育上,他也比别的孩子滞后,直到3岁才能以蹲着的方式走路。伴随年龄的增加,杰杰还喜好生吃家禽,先是和家里面的鸡鸭争食,后来就直接将鸡鸭抓住,先从脖子处将其咬死,然后将鸡鸭开膛破肚,最后连皮带毛地吞食。有一回,竟一次咬死家里7只鸭子。



为治好杰杰的病,父母在杰杰三岁多时,曾带着杰杰到处寻医问药,但包括内江二医院、四医院在内的众多医生都告诉杰杰父母,杰杰的症状,目前还无药可治。无奈之下,父母决定把杰杰关起来。这一关,就关了近十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杰杰的奶奶张淑芳老人告诉记者,为了洗被杰杰屎尿弄脏的衣服,她天天都得往返于堰塘和家中。



前途莫测痴呆少年路在何处?



昨日上午,出现在记者眼前的杰杰脸色苍白,眼睛通红,头发稀疏,整个身子显得非常瘦小,手指、脚指被冻得通红,手背冻得发乌。杰杰没有穿鞋,身上只套了一件小袄,小袄外面,是一件污迹斑斑的无袖毛衣,毛衣很大,直拖到地上,一只手臂从领口的地方伸出来,光溜溜地露在外面。张淑芳向记者介绍,杰杰身上所穿的这些衣服,还都是好心的乡亲所送。



让记者目瞪口呆的一幕,就发生在杰杰走出屋子到达院坝的一刻,杰杰竟弓着身子喝起了洼凼中的污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黄西德反复向记者表示,自家经济也非常困难,除了杰杰外,自己还有三个孩子需要抚养,这样对待杰杰也实属无奈。而奶奶张淑芳则向记者表示了自己内心的担忧,现年事已高的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照顾杰杰几年?而万一自己哪天离开后,杰杰又将会怎样,对此,她一无所知。



记者手记



面对杰杰,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近年来,精神病患者,痴呆智障人士因行为失控,伤人以及被人伤害的事屡有发生。此外,这些患者被遗弃,被虐待的事情,也时有出现。杰杰这一个案中,我们发现,仅仅依靠患者家庭的力量去约束和保护他们,显然是不够的。事实上,许多患者家庭目前已难以继续独自承担这一重负。于是,患者亲属在无奈之下,只得放弃本该自己承担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建立健全一个公共救助管理机构,和这些家庭共同承担起这些人的救治管理责任,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