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正在暖身 台湾迈向大冲突

台湾明年一月的“立委”选举结果可能被推翻,人们期待的好戏终于有了眉目了。之前,陈水扁透过夸大自己被恐吓,或激怒对手,替台湾进入大冲突进行暖身,以免当他被迫采取极端手段时,人们怪罪于他。这些手段目前看起来不成功,在野党没有疯狂,北京也没有大军压境。这不是陈水扁失败了,而是现在还在暖身,还不到摊牌的时候。不过摊牌的一个可能时机,现在已经刻意透露给我们了。


大冲突有赖于民众产生极大的气愤,且在野党有人站到台前领导,那会是什么样的事呢?国民党日前公布各种民进党可能的选举奥步,但纯属逻辑。逻辑不等于情感,只有真正要制造大冲突的人,才有足够的心思与专注来设想出令人愤恨难忍的事。而在之前,也应该要先累积足够的愤怒,届时才能达到一触即发的效果。这些不是靠逻辑,而是靠邪恶与残忍,目前的国民党没有这种心理准备。


可能大冲突的一个点终于露出了端倪。法律地位不明确且政治表现毫不中立的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径自宣布,对于由在野党主政的地方选举委员会拒绝在“立法委员”选举期间,依照“中选会”设计的投票模式,即同时对选民发放“立委”选票与公投选票,以便诱导选民参加追讨国民党党产的公投时,将可能不予承认这些地区的“立委”选举结果。


在野党主政的县市则主张,根据地方自治法,如何设计投票路线属于地方政府权责,所以他们要将“立委”与公投两种选票分开成两阶段发放,好让选民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主决定要不要参加公投。


这个技术问题引起陈水扁屡次抨击。在华府特使薄瑞光与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萧万长密室谈话内容曝光,发现其中涉及公投路线后,陈水扁更认为抓到在野党的弱点,可能因此决定要集中在投票技术问题上大做文章。“中选会”秉承上意,与陈水扁御用的发言人谢志伟一起出面,宣布将在选后一周才决定,是否在野党主政县市的选举有效。谢志伟的背书是照告陈水扁的意志,也就是绝不会退让的意志。


“中选会”在选后一周决定无效的话,会是什么画面呢?在多数由国民党当选的地区必定大乱,激愤的选民与适时的刺激相互强化,地方政府见到民气可用,自然容易与“中央”发生对抗,如此可以轻而易举造成暴乱,起码政治秩序分崩离析。任何一个“中央”领导在这样的状态下,诉诸戒严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这时发动的戒严,就可以辩解说不是陈水扁片面的戒严,而是因应地方抗命,政局分裂动荡的形势而作为。而地方抗命也不能怪罪于陈水扁,因为他在选前就已经警告过,“立委”票与公投票不可分开领。在他的逻辑里,将是地方抗命在先,“中央”只能无情在后。


陈水扁必须让“中选会”及早宣布这样的立场,才能先替选后的行动奠定基础,也让选民届时不会完全惊讶。更重要的,这样的立场一经宣布,无异于是对在野党挑衅,使得在野党进退维谷,只好坚持两阶段领票的做法,否则一定会担心显得动摇怯懦而被讥讽,并失去选民的信任。只要在野党坚持两阶段,加上美国似乎同意两阶段,则在野党势必不退让,那选后陈水扁藉“中选会”之名推翻结果就顺理成章。大冲突的局面于焉完成。


这当然不是制造大冲突唯一的方式。陈水扁随机性强,联想力强,因此必定还有其他引爆的方式会成为可能。替他设想没有必要,也想不过他。比如这次,就算他答应薄瑞光选举必定举行,谁能料到第二天聪明的他就想到,举行完的选举未必非要有效不可。因此,最后他是选择哪个点引爆大冲突旁人很难判断,而他目前用来替摊牌暖身的所有的诋毁与讥讽,应该都是潜在的候选人。


起码,他已经有个可以垫底的招数。在其他可能没有出现,或某些更刺激的设想不能完成的时候,大冲突还是可以上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