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富翁遭活埋 风尘女子色诱杀人获死刑[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12月6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建清等绑架杀害千万富翁胡玉华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建清、白如冰被判处死刑。利用色相诱惑,与歹徒一起策划、实施绑架、抢劫的风尘女子张静静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至此,一度震惊省城的千万富翁遭活埋案尘埃初定。


千万富翁遭绑架


“我弟弟被人绑架了,求求你们救救他。”


2006年7月27日上午,一位中年男子来到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报案。


中年男子叫胡文宇,被绑架的是他的弟弟胡玉华。


胡玉华,37岁,河南省商水县人。初中毕业后外出创业。“饭店学徒、装卸工、泥瓦工,什么赚钱干什么。”做地板砖生意赚了钱后,胡玉华开始涉足建筑业。从小包工头,到大老板。到2002年,胡玉华已拥有资产上千万元。2005年,胡玉华来到太原发展。


2006年7月25日中午,胡玉华和朋友们饭毕,到太原市长风街一带某理疗中心修脚。下午5点左右,胡玉华将朋友送走,独自一人驾车离去,此后再无音讯。“虽然丈夫风流成性,但很少整夜不归,我意识到他可能出事了。”在公安部门的询问笔录中,胡玉华的妻子原某说。原某不停地给胡玉华打电话,丈夫的手机一直关机。


27日早7点,一个陌生人打来电话,称胡玉华在他们手上,“你必须马上准备200万元,随时等我们的通知,拿钱赎人”。总算有了消息,原某急忙问丈夫所处方位,发生了什么事。但对方不等她说完,已挂断电话。


知道丈夫落入歹徒的手中,原某心急如焚,赶紧给胡玉华的哥哥打了电话。


都是好色惹的祸


胡玉华失踪案引起太原市公安局高度重视。一个由30多人组成的专案组迅速成立并展开调查。


16时许,胡玉华给家里打来电话,急切地让家人立即准备100万元,存入他的农行账户,并一再说“千万别报案”。原某还想询问丈夫安危,电话那头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你们务必在18时前把100万元打到账上,这是最低价,否则就等着收尸吧。”


考虑到弟弟的安全,胡文宇主动打通弟弟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人。胡文宇一边劝他们别做傻事,一边称,家人已经准备好几十万元,其他的正在紧急筹备,并说,他希望同弟弟说句话,以便确认弟弟的安全。但凶残的歹徒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此时,专案组已查明,7月26日两个陌生人已从胡玉华所说的账户上取走现金10.9万元。“歹徒已经得手,很可能要走极端。”专案组一方面安排受害人家属与歹徒继续周旋,一方面迅速锁定嫌疑人,力争在最短时间将其控制。


各路警力火速行动起来,根据掌握的线索,2006年7月28日下午5时,警方首先将正在太原市一家桑拿内洗澡的嫌疑人殷赛强秘密控制。当晚,李建清、张静静、白如冰来找殷赛强时,也被守候的民警一举抓获。7月29日上午,绑架胡玉华的最后一名嫌疑人杜辉在太原市体育路一带落网。


面对公安人员的突审,殷赛强等一口咬定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抓,张静静则很快承认了自己与胡玉华从认识到苟合,再到她伙同李建清等绑架胡的经过——


2006年7月上旬的一天晚上,胡玉华与几位朋友来到了张静静所在的太原市长治路某歌城。“当时,他一下子要了5位小姐,包括我。因为刚刚和男朋友李建清生过气,而且胡玉华的穿着也不像有钱人,我便坐在房间的角落,懒得理他。”


谁知,张静静的举动,却勾起了胡玉华的冲动,“他一次次推开缠在他身边的姐妹,非要我陪她。我气不过,当场把茶几都掀翻了”。事后,歌厅的老板狠狠地骂了她,直到此时,张静静才知道,那位看上去土里土气的“好色鬼”,竟然是身价千万的大老板。


此后几天,胡玉华每天都来这家歌厅,每次来都点名让张静静陪他。张静静本来就在风月场上混,又看到胡玉华这样在乎她,很自然地投入了胡玉华的怀抱。“歌厅只许陪唱,第四次胡玉华消费完走时,我按照事先的约定,和他到了一家大酒店开房”。胡玉华出手大方,第一次“约会”后,从包里抽出十几张百元钞票给她做小费。


那些天,每次与胡玉华“相处”,胡都会带她去大把消费,衣服、首饰,“能送的都送”。张静静的男朋友李建清是个只知游手好闲、赌博、玩乐的“混混”。看到张静静的变化,李建清明白她傍上了有钱人。


“我们不能就这样窝窝囊囊地生活,得做个大买卖。”2006年7月中旬,李建清和张静静开始密谋绑架胡玉华。


“他一直想来我住的地方风流一回,我没有答应”。李建清马上提出,让张静静约胡玉华出来,他安排人实施绑架。


7月25日,胡玉华如约赶至张静静位于太原市坞城路的房屋内,张静静让胡玉华先去洗澡。其间,她匆匆倒好两杯啤酒,并在一杯内放了大量安眠药。很快,胡玉华沉沉睡去,张静静让等在楼下的李建清、白如冰、殷赛强上来,把胡玉华绑好、带走。


活埋案尘埃初定


“是我一时糊涂,做出了傻事。”看到公安人员已经掌握大量证据,李建清低下了头。在另外的讯问室内,殷赛强、白如冰也相继开了口。


与张静静商量好绑架胡玉华后,李建清找来白如冰、殷赛强,策划共同作案。接下来的几天,李建清等奔忙于各个杂货市场、药店之间,买好绳子、手电、铁锹、胶带纸、手套,购回了药品。一切准备就绪,他们几人又赶往我省祁县的大山中,选择一片人迹罕至的山坡,预先挖好一个大坑。


25日晚,李建清等从张静静住处把胡玉华带出,用租来的汽车把胡玉华“运”至祁县。


7月26日凌晨3时许,吞服大量安眠药的胡玉华醒来。白如冰、殷赛强借着手电筒的亮光,一次次在胡玉华包内翻找银行卡、现金等。李建清则在一旁,手持铁锹,狠狠朝着胡玉华身上猛打。“你老实点,有人拿120万元买你人头。我们弟兄几个看你可怜,给你个机会,拿200万元,我们就放了你。”面对疯狂的歹徒,胡玉华开始坚持不开口,“后来可能看到我们真要他的命”,胡玉华说出了一张农行卡的密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那里面有十多万,你们先花着,其余的联系我家人,他们会给的。”“料你也不敢胡说,你们看好他,我先去取钱。”26日上午,李建清将胡玉华交给殷赛强、白如冰看守,自己匆忙返回太原,从胡的账户上提走现金10.9万元。“没想到才10万多,我不甘心,联系在祁县的白如冰、殷赛强,让他们继续联系胡的家人。让再往卡里打钱,并嘱咐小白和小殷,联系好后,不管是否得手,都要把胡玉华干掉。”落网后的李建清这样交待。


7月27日下午,白如冰、殷赛强最后一次给胡玉华家中打完电话,凶相毕露。白如冰举起身边一块大石头,朝胡玉华砸去。“我也不知道砸死没有。砸完,我和殷赛强便匆忙把他埋进了挖好的坑中。”公安部门后来的验尸报告显示,胡玉华系窒息死亡。


2007年12月6日,这起绑架活埋人质案落幕,李建清、白如冰被判死刑。张静静因在公安阶段主动供述了她和李建清等参与的另外一起绑架、敲诈、轮奸歌女案,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殷赛强被判处死缓。


伤痛远没有结束


一度轰动太原的“千万富翁被活埋案”暂时告一段落,但该案留给受害人乃至行凶者家庭的伤痛,却远没有结束。2007年12月7日至10日,记者多方联系,终于采访到了双方的律师、朋友和部分家属。


李建清,29岁,武乡县石壁乡楼则峪村人,家中有年过七旬的老父亲等待他赡养。案发后,一家人甚至连聘用律师的费用都难以凑齐。


白如冰,25岁,武乡县故城镇茅庄村人。事发后,家中老母亲、妻子整日以泪洗面。


安徽律维律师事务所律师谭家才是张静静的辩护律师,千里之外的他通过电话向记者表达了他对当事人的看法——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张静静,1984年出生于皖北农村,有一个妹妹和弟弟。父母均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依靠种地谋生。父亲患慢性肝炎,长年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张静静早早辍学后外出打工。她干过传销,但血本无归。后来来到太原,成了一名歌厅小姐……就该案,谭家才认为,被害人胡玉华的行为,也客观上为张某等人的犯罪提供了方便。“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胡玉华行为的不检点,以及胡暴富后的价值观扭曲,使得张静静等人顺利得逞。


山西省社科院社会所副所长谭克俭希望,胡玉华的不幸,能给那些尚在“玩火”的富翁们以警示:拥有了富裕生活,今后该怎么过?“取之于社会,反哺社会,唯此,他们在富裕的道路上,才能走得越远,走得越好。”任俊兵


(注:文中胡文宇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