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36-37章

第三十六章 12月17日 大闹夫子庙(四)




车撞日兵后楚绍南一直没说话,这时他对燕京说:“京京,我们走点小道,看看街巷里的情形。”

燕京吩咐张铁成,到前面的街口向右拐:“我们从明御河路过八宝街上龙蟠中路然后沿长乐路到夫子庙。”

胡大奎缓解下刚才的紧张空气说:“京京你可是南京的活地图啊。”


刚拐进明御河路,张铁成不由得慢下了速度,只见街口一棵大树上钉着一个身无寸缕的年轻女孩儿,两只手高举手心被两颗大钉子高高钉在树上,乳房被剜去,露出了肋骨,小腹被剖开,肠子都流在身前。树上还钉有一张木板,上面写着:“不从者!”

树旁还仰着一个女尸,阴户里插着一个粗粗的树棍。

众人都呼呼地喘着气没有作声。


车开到八宝东街,看到一个老太太跪在门前怀里抱个孩子在向天哭着磕着头,地面咚咚作响,老人的头上磕出了血。

梦绍南说:“停下,问问怎么回事。”这是他们在安全区外很少看到的活着的老百姓。因为现在安全区外的城区已经是十室九空了。

燕京先过去问道:“老大娘,我们是国军,你家里怎么了?”

老人老泪纵横也没有睁开眼睛,还是在磕着头,也不管对方是谁,哭诉起来:“日本皇军在里面,三个人在弄我的孙女啊,还逼着我儿子和儿媳妇按住我孙女的双脚,不然就杀这个孩子……作孽呀!老天,作孽啊!”

楚绍南在旁边脚步都没停,直入院内,张铁成留在车上。

踹开房门正看到两个只穿上衣的日兵用枪逼着脱下衣服的父亲趴在奄奄一息的女儿身上,父亲不从被一个日兵一刀刺在腰上,刀尖透了过来。另一个日兵正压在那女儿的妈妈身上。

三个日兵被踹开门进来的四个军官吓得都蹦了起来,腿间的那团丑恶在晃着。一个日兵反应挺快,敬了个礼就说:“几位太君在哪里住,晚上我送去几个花姑娘。”

罗维汉手急眼快拣起了强奸妈妈那个日兵扔在一旁的三八大盖,用刺刀对着三个日兵。楚绍南干脆没说话,拔出双枪,三声枪响三个日兵都嚎叫起来弓着腰捂着下身,枪都扔在地上,胡大奎也拣起一只上着刺刀的枪来。

楚绍南转身就走,燕京忙扶起那个妈妈披上衣服也走了出去。留下胡大奎和罗维汉,刚出门口鬼子的尖利的嚎叫声传了出来但瞬间都没声了。


车开上了龙蟠中路了,燕京告诉张铁成三人:“我们这里还有个军用战备洞,叫惜春阁。”

张铁成戏说:“没想到这金陵十二钗在今天救了我们这么多人。”

胡大奎则说:“等打完仗了我要重读《红楼梦》。”

刚拐上长乐路,看到一小队30多日兵荷枪实弹向一个小学校跑去。领头的是一个中国人,后面跟着几个伍长还说着韩国语。

楚绍南忙令张铁成:“跟上去,问问。”

车开到带队的小队长身边,车缓缓地跟着胡大奎用日语问小队长:“前面有什么情况?”

小队长缓下脚步指下中国人说:“他举报这个小学校的二层楼房里有16个带着武器的支那兵。”

那个看上去很穷酸的中国人过来媚笑着补充着:“他们这些人是中国的川军,还穿着裤头,打着绑腿呢。我刚才给他们送的水。

燕京用汉语问他:“你这么做想得到什么奖赏?”

那人讨好地说:“我不要什么奖赏,我是皇军驻南京情报机构的情报员,前段时间一直给皇军的飞机打信号弹来的。”

楚绍南几人都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标准的汉奸啊。日军轰炸南京有时目标很准确的,有次宪兵队的驻地被炸,死伤上百名精兵。从8月15日开始轰炸到现在,平民被炸死了数千人,房屋倒塌无数。

楚绍南对日军小队长说:“你们快快地去吧,一会我回来给你们照相。”


看到日军旁若无人地进入小学校,楚绍南告诉张铁成:“快去惜春阁取机枪。”

这里离江宁路口的惜春阁非常近,不到二百米。燕京领众人进了惜春阁洞。楚绍南没让张铁成三人欣赏这个洞,直接领大家到放枪的洞舍:“这里有三挺机枪,我们要把这个小队的鬼子收拾了,把这批川军接到这里来。你们谁抱机枪?”

燕京和胡大奎、罗维汉二话不说一猫腰一人一挺。张铁成说:“我是鼓捣炮的,我还是用短枪吧。”

胡大奎说:“啥时弄具小炮来你给我们表演一下。”

楚绍南嘱咐大家一句:“把弹匣带够,还有,争取把那个汉奸捉回来。”


吉普车开回小学校时,日军已分三面围着小学的校舍,正在往二楼的窗口射击着,这个小学只有一栋二层教学楼和操场旁的食堂和厕所。教学楼的房盖大部都被炮弹掀开了,可能这正是没被日军细细搜查的原因。二楼上不时有回击的枪声。那个汉奸和日军小队长站在一起在树后面喊着话。回击的子弹大都是冲那个汉奸打的,说明人们对出卖是多么地愤恨。

楚绍南一看笑了:“正好,一人负责一面,同时开火。”

三挺机枪对付三十名没有防备的日军是很容易的,像一阵旋风般解决了战斗。张铁成冲着日军小队长冲过去,击中小队长,捉住了那个汉奸。楚绍南站在吉普车上端着双枪严密控制着场面,保护着冲上去的四人。按他的枪法,全体日军都在他的控制范围中。但那四人却没有给他开枪的机会,胡大奎几乎只扫了一梭子10多个日军便都放倒了。

楼上的川军都下来了,共是16人,是个少尉排长领队。他们在这12月的寒风里还穿着单衣短裤,饿得直打晃。那排长过来向楚绍南敬礼说:“五十七军112师39团三营六连少尉排长马向东。”他接着说:“我们这些天看到日军在天天杀人,出去也是死,莫不如躲在屋里或许能杀死几个垫背的。”有几个川军士兵在毒打着那个汉奸。

楚绍南回过礼后握着他的手说:“你们是坚强的军人,是国军的骄傲,大家快去换上日军的服装和全套装备,我们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时突然一声枪响,只听日军死尸堆里的日军小队长“啊”地惨叫一声,半欠起的身子倒了下去,手里指着楚绍南的枪也掉了下来。原来张铁成没打中他的要害,让他在苏醒后想顽抗一把。

大家寻找这声枪响的出处,从操场旁的食堂里出来一名国军军官,很疲惫向这边招着手,身后出来一个少校,还有一只黑色的黑贝大狼狗。

燕京和胡大奎跑过去,原来食堂里有个地窖,里面满满地藏着24名宪兵团的宪兵。怪不得刚才那一枪打得那么专业。

20多名宪兵拥着那个少校走过来,楚绍南迎过去一个敬礼:“上尉参谋南南,来接大家。”

少校一个立正说:“我们都看到了,你们是英雄好汉。本人是宪兵团少校营长洪彬,愿听南南指挥。”


实在是不能再巧了,刚才的日军是三个班的兵力,一个班13人加上小队长共40人,日军一个小队全员应该是54人,是那个掷弹筒班没有跟过来躲过了一劫。而这边宪兵和川军加起来也正好是40人。转眼之间,一个新的“日军小队”成立了。但武器却明显增多,机枪就是六挺。那24名宪名除了人手一只三八大盖外,腰上都别着一把手枪。川兵也是背着三八大盖,手里还提着汉阳造。

胡大奎和罗维汉指挥众人把40具日军尸体都拖到教室,把食堂里能找到的豆油和学校的桌椅等易燃物都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起来,黑烟也汇入四处燃烧的南京城的上空。后来有人数过日军入城仪式那天全城有14处大火,可能就包括楚绍南这堆火。


一个列队的日军小队随着吉普车出了学校,生的希望给大家注入了精神。那只黑贝也被宪兵们牵着,洪彬说:“多亏这只狗一直在食堂晃,日兵没太敢细搜。”

汉奸被押在车上,燕京把他的眼睛蒙上了,他嘟囔着和汉奸说:“你小子要是看到了我们去哪里,你就死定了。”

全队进入了惜春阁,官兵们都放松下来。宪兵们守着食堂基本没有断粮,但川军十多人却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真不知他们又冷又饿地在没有房盖的教室里还能挺多久。而他们两队又都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燕京和胡大奎、罗维汉先把身上带的炒米和压缩饼干分给他们,然后又急忙组织他们点火做饭,有做大米饭的,还因为面多宪兵们开始烙饼。

楚绍南忙把洪彬营长和马向东排长叫过来,告诉他们外面的大致情况,任命他们为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九小队的正、副队长,嘱咐他们保证安全为大家服务。并告诉他们负责审问那个汉奸,挖出日军在南京的情报机构。然后和洪彬、马向东说:“我们还要出去闹闹今天日军的入城仪式,你们先好好休息。”

洪彬少校说:“用不用我们挑几个人跟你们去?”

楚绍南回答说:“现在先不用,你先把这些人里有没有枪法好的,会日语的,会开车的……,会各种技能的都给我统计出来,日后都会用上的。”

洪彬哈哈一笑:“你这几条本人都具备,其它人会日语的没有,但会开车的有十多个吧。枪法都还可以,今天在地面值班的叫程晓乐,就是个神枪手。哦,还有十几个会国术的。”

马向东说:“我们也有两个会国术的,我也玩过十多年的。”

楚绍南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们一会要闹一闹夫子庙,需要的时候要回来搬兵的。”

这时,大米饭先做好了,大家就着咸菜饱餐了一顿。洪彬再三要求出战:“南南,京京,我这几天猫在地下表现得太差了,和你们相比,真是愧对宁城父老……”

楚绍南感慨地拍了下洪彬的肩:“国人皆如此,何惧倭患乎!换上日军少尉的服装吧。”

洪彬高兴得也拍拍楚绍南的肩:“我这身不就是小队长的皮吗?”

燕京笑扯着他身上的几个枪眼:“这洞太多了,而且还小,这边还有几套日军的军官服,是我们12号扒下来的。”

下午一时正,南京战时特别队六人小组向大家告别出发了。目标,夫子庙。


第三十七章 12月17日 大闹夫子庙(五)




南京战时特别队六人组的吉普车出发了,顺长乐街西行不远就看到了夫子庙建筑群,看到主要建筑都被日军轰炸了,燕京心疼不已。

他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下:“这夫子庙其实是由孔庙、学宫、江南贡院三部分荟萃而成,是秦淮风光的精华所在。最初先是在秦淮河南岸建了学宫,是东晋的成帝司马衍修建的,那年他才17岁,是咸康三年,就是公元337年,距今年整整1600年了。后来宋仁宗景佑元年,就是1034年又建了孔庙,因为祭奉的是孔夫子,故又称夫子庙。在学宫的前面建孔庙,就是希望后世士子遵循先圣先贤之道。从那时起,这一带就统称为夫子庙了。”

胡大奎竖着大拇指说:“不愧是金陵大学的建筑系教授,对历史这么关注。”

燕京笑道:“这是常识嘛,南京人妇孺皆知。因为这里平时有庙会,有东市场、西市场,过年时还有灯会,还有“秦淮八绝”为代表的秦淮风味小吃,还有世界罕见的110米长的照壁……”


看到夫子庙周围岗哨林立,里面杳无人迹,燕京说道:“看来都在国民政府参加升旗呢。现在进入可能太显眼,应该趁人多时混入才好。”

楚绍南告诉开车的张铁成:“没错,我们先去国民政府转一圈吧,不过现在的时间可能晚了,湘云馆去不成了。”

在燕京的指挥下,张铁成拐来拐去绕到了国民政府的后面。刚好能看到国民政府上方的旗杆。燕京看了一眼楚绍南说:“只有这个办法了。”

楚绍南会意地点点头,看看和旗杆的距离,让车再往前一点,他问大家:“我们几人谁的枪法好,我们就在这里打掉他们升起的太阳旗了。他们的程序里写了,升旗时会集体鸣枪三声,我们在那个时候开枪。”

燕京把他背着的三八大盖端在手里瞄了瞄说:“没有十分把握啊,不然我们同时开枪吧,反正也是集体鸣枪。”

楚绍南看看旗杆说:“有150米左右吧,我们都是手枪,力量小了些。好吧,我们一起开枪,瞄准拴旗绳子的上端一拳处,在他们排枪的第三声开枪,找出前两次枪声的间隔规律。”

话意未落,传来“君之代”的军乐声。接着日军的太阳旗缓缓升起,大家都急忙找着自己的射击倚托,刚摆好姿势,第一排枪声响了,接着第二排,这时大家早已屏住呼吸,在楚绍南的口令下几乎是同时和着第三排枪声扣动了板机。

只见那面刚要升到顶端的太阳旗剧烈摇晃了下,先是停止了最后一寸的上升,然后迅速掉了下来,所有的动静都停止了。可想而知,那现场该是多么的寂静。

后来听说是主持仪式的武藤章随机应变说旗已经升到头了,仪式完美结束。这样松井们才悻悻然自圆其尴尬乘车前往下一站夫子庙。负责升旗的一个日军中尉被撤职送回国内转入预备役。


燕京引着车又是七拐八拐地加入了驶往夫子庙的日军车队中,20多台各款小汽车和一些土黄色卡车排成长龙。这条街却没有像中山路那样彻底清理尸体,路边尸堆重重,残垣断壁连连。恐怕这回松井应该看到与上午不同的场景了吧。

跟在开道的摩托车后,第一台汽车上坐着松井和朝香宫,松井果然看到了与上午不同的战争现场。朝香宫不无夸耀地向松井指点着路边的战绩,而松井本来就因被剥夺了战场指挥权而心中不快,这时自然是用挑剔的眼光来看待别人的成果的。松井指着路边赤裸的女人尸体说:“如果把大日本皇军培养成到处强奸的淫军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的松井已得到先他一天入城的日本宪兵司令部的战况报告,提出了军纪接近崩溃的分析观点。


松井、朝香宫、柳川平助一行到了夫子庙地区后,松井本来想到孔庙祭祀一下,没想到孔庙的主体建筑都被轰炸得满目疮夷,心情大减,只好草草登上贡院中间尚完好的明远楼,看着远近十几处大火好像还在欢迎着自己,想着中国的首都已在自己掌握中心里还是难掩得意的。

在武藤章的引领下,一行高官坐在了夫子庙北岸的聚星亭中,面对秦淮泮池,还好南岸的百米照壁还在。级别高的将官都陪松井在聚星亭中,级别低的佐官、尉官都拥挤在旁边的思乐亭中。十几名男女记者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采访对象。众军官眼前的桌上摆着茶水和点心,松井用着自己专用的茶具和餐具,因为他自己有肺结核,很注意怕传染给别人。

张铁成和胡大奎身为大尉和中尉混进思乐亭中,掩护着楚绍南的行动。楚绍南还是以记者的身份,低调地活动着,用罗维汉新得到的照相机为这些侵略者留下罪照。

汽车都停在夫子庙侧面的广场上,燕京和洪彬、罗维汉把车停在秦淮河泮池的上游,他们三人也和其它三三两两的日军一样,下了车,在远处看着现场。

燕京观察着四周,注意到再上游一百多米处的岸边停着一辆罩着帆布的卡车,车旁守着十几名日军,河里系着两个大木筏。


聚星亭里一段随军的歌舞伎表演后,武藤章宣布攻城有功者谒见司令官。

松井和朝香宫陆续接见了十多个日军下级军官。首先接见的是第一个登上中华门的第16师团第20联队第一大队第4中队长坂清中尉,然后是攻打光华门的敢死队队长、扫荡下关码头的英勇少佐、攻克紫金山身先士卒的大尉、占领乌龙山和幕府山炮台的先锋中尉,围剿燕子矶的神勇骑兵中尉……每个被接见者先报告自己的职务,然后其上级军官报出该人的战绩,这时该人所在的师团长便会在松井身旁低声介绍一番。

这些师团长对松井是很尊敬的,因为松井是职业军人,从中尉到大将一步步走过来的,一直走到现在的六十岁了。而朝天宫是刚上任十天的皇亲,如果他不是天皇的叔叔是不可能任如此高官的。

这期间第6师团长谷寿夫中将、第9师团长吉住良辅中将和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在松井身旁说话最多,因为受接见的军官大部是出自他们的师团。

这时武藤章又宣布两名少尉同时谒见司令官。松井和大家都是疑惑的神色,因为一直是单个人接见的,怎么出来一对?

武藤章高声宣读:“百人斩竞争之两勇士——第16师团第9联队第3大队长副官野田毅少尉(亦有称野田岩)、第16师团第9联队第3大队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少尉!”

只见身高都在1米6左右的两名少尉雄纠纠地走向前来立正敬礼,高声喊出自己的职务和姓名。侧面也跟上来两位佐官,是第9联队长片桐护郎大佐和第3大队长富山武雄少佐。

富山少佐先介绍道:“野田君,25岁,鹿儿岛人,少尉副官;向井君,26岁,山口县人,少尉炮兵小队长。两人英勇无畏,堪称大日本皇军勇士。自11月下旬,两位勇士在无锡横林镇开始相约,以劈杀100名支那人为目标进行比赛。从无锡到常州的进军中,向井敏明刀劈56人,野田毅刀劈25人。向井领先。12月初,攻陷丹阳,野田又劈杀了40人,达到65人;向井劈杀的人数增至86人。句容战斗后,野田毅共劈杀了78人,向井89人依旧领先。当两位勇士抵达南京城外紫金山时,已分别杀至105和106人之数,向井君获胜。两人勇士随即又相约进城杀至150人,目前的战绩是——”

这时第9联队长片桐护郎大佐高呼:“野田君168人,向井君163人,野田君胜!”

全场响起了欢呼和掌声,日本军人们的狂热和野蛮精神尽显。

松井点点头说:“我看到《东京日日新闻》的报道了,皇军的勇士,可嘉可嘉。”

这时有位随军记者大声说:“司令官阁下,我就是《东京日日新闻》的随军记者浅海光一,我们将继续对两位勇士的‘百人斩壮举’进行跟踪报道。”

中岛今朝吾在旁和松井汇报:“他们二人在明天的忠烈祭中要现场刀劈26名支那人以祭本次战役遇难之英烈忠灵。”

这时楚绍南发言了,他举了下手说:“我是《朝日新闻》图片新闻部特派记者少南大野——”楚绍南知道《朝日新闻》在日本是个综合性的大报社,各部都会派出自己的记者,而图片新闻部素来和各部不相来往,这是每个报社的通病。所以他不怕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他沉着地发问:“可不可以请问野田君和向井君,你们每人劈杀的160多人中,有多少人是在与其搏斗中劈杀的?还有,这160人中,军人是多少名?平民是多少名?”

楚绍南此问一出,全场哗然,然后是一片寂静,都在等着野田和向井的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