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放任美元贬值 对付弱势美元考验中国

美国政府放任美元贬值 对付弱势美元考验中国


美国政府还会出于本国利益放任美元贬值


自2002年美元开始步入跌途,之后美元虽有短暂的回升和波动,但总体来看美元在持续走衰,这不由让我们联想到1971年随着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元与黄金不再自由兑换,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美国成功地“抢劫”了各国的财富。





如今美元又在持续贬值,美元贬值给很多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以中国为例,200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为8188.72亿美元,如果以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8.2765折算,200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净值就是67773.94亿人民币。如果以2007年12月12日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7.3647折算,200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净值就是60307.47亿人民币,这其中的差额7466.47亿人民币就因美元贬值而蒸发。


在今后,美国政府还会出于本国利益一直放任美元贬值。回顾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增长的历程,我们可以发现整个90年代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出现了“两低一高”的经济增长局面,即美国在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保持了低通货膨胀率和低失业率,美国经济步入了“新经济”阶段。新经济产业的特征之一就是这些产业发展所需要的初始投入大,而且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的特征,传统融资途径很难解决这些企业的融资问题。而这一时期美国的强势美元政策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涌入美国,解决了新经济产业发展的资本融资问题,美国得以出现“新经济”局面,实现长达十年的高经济增长。


2000年之后,随着纳斯达克股市泡沫的破裂,美国经济进入了调整期。长期高增长使高科技企业规模扩张、投资过剩,而新一轮技术创新还未实现,传统企业正经历着技术改造和投资结构变化的阵痛阶段,产业结构需要重新整合。这一时期,强势美元对美国经济不再是有利的了。美国要实现在经济增长不明显下滑前提下完成产业结构调整,需要弱美元进行配合。新兴产业的就业率对汇率变化不敏感,而传统产业(如制造业)则不然,弱美元会降低传统产业的失业率进而降低整体失业率,同时弱美元还可以使美国庞大的外债缩水,减轻外债负担。美元贬值会降低出口商品价格,提高出口商品的竞争力,但同时美元贬值也会给美国经济带来通货膨胀压力,因而美元贬值幅度会受到一定限制。但从目前美元贬值的幅度来看,还不足以为美国经济造成太大影响,美元贬值还将继续下去。


世界各国难以形成合力强迫美元升值


那么弱势美元是否有被驱逐的可能呢?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美元的特殊地位。战后初期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各国同意将美元作为外汇储备。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崩溃,但美元仍为世界外汇储备的主要货币。现在有2/3的国际外汇储备是美元。据统计,世界50%私人储蓄的形式是美元。


有些国家现在正在设法改变这种格局,比如,欧元对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威胁最大,但现在欧元仅占国际外汇储备的1/6。从目前来看,各国对美元的依赖仍旧很强,这一点从石油输出国对计价货币的选择上可以看出。国际石油交易主要以美元来计价,美元贬值对石油输出国显然会造成巨大损失,为了避免石油出口收入的大幅下降,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一直在讨论以欧元等一篮子货币作为计价货币代替单一美元计价,但长期以来形成的对美元的依赖使得这一替代并非短期内能够完成。OPEC主席尤斯吉安托罗就曾指出:“OPEC各成员国有各自不同的市场,我认为美元仍是最佳的计价货币。”况且如果石油输出国组织大量抛出美元,势必会加速美元下跌,这样会进一步缩减石油出口收入,因而,面对美元贬值,不太可能出现石油输出国组织大量抛售美元的现象。


既然美元的地位在短期内无法动摇,那各国是否可以通过在国际市场上集体收购美元,迫使美元升值呢?我们需要分析这样做是否符合各国利益。


从目前来看,欧洲国家采取强烈措施发动对美元的大举收购不太可能,这主要是因为,目前欧洲各国面临着通货膨胀压力,美元贬值正好为欧洲各国缓解通货膨胀压力提供机会,同时欧元升值有利于促进欧洲国家国内的产业结构调整,加快信息化进程,完成产业结构升级,为日后经济增长和追赶美国奠定良好的基础,因而欧洲国家对美元贬值并不是完全憎恨的。


日本能否大量抛出日元回购美元?事实上也不太可行。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经济衰退,日本为了刺激国内经济增长,长期实行低利率政策,日本的短期利率几乎为零,反对日元泛滥的国际呼声已经很高,日本不太可能冒这个风险去干预汇市。而且日本的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所占比例很大,如果日本大量抛售美元资产,则会加速美元贬值,日本的外汇储备会进一步缩水,因而日本干预汇市促使美元升值的可能性不大。


我们应该利用人民币升值实现产业升级


从以上不难看出,对中国来说,美元不断贬值已经成为在今后一段时间里难以扭转的趋势,同时,美国一直在压迫人民币升值,自汇改以来,人民币不断升值也已经成为事实。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我们必须以务实的态度仔细考量。应对美元贬值除了不能把外汇储备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还应有更为积极的措施。正如前文所说,美国曾利用强势美元和国际资本的涌入,成就了“新经济”,我们能否利用好人民币升值,趋利避害,将是对中国的一大考验。


美元贬值使中国的外汇储备严重缩水,遭受巨大损失,但人民币升值并非完全出自美国的压力。我们可以把产品分成可贸易品和非贸易品。可贸易品可以移动,可以参加国际贸易。非贸易品是出不了国的,如房地产、医疗等。25年来,中国出口产业生产率提高快,价格连续下降,非贸易品部门的价格连续上升,这在理论上叫做“实际汇率升值”,20年来已经升值了40%左右。现在在市场上通行的汇率长期低于实际汇率,就会产生人民币升值预期,吸引国际投机资本大量流入,推动股票房地产价格一路飙升,通货膨胀加速,利率政策效果大打折扣,成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隐患。


面对这样的局面,人民币应该继续实行逐步小幅度升值,两三年内最高争取不超过1:6。中国长期以来存在着经济结构不合理和出口部门的过度膨胀,外汇储备急剧增大,收入差距扩大等经济问题,这些都与人民币汇率低估有密切关系。要实现长期经济增长势必要对产业结构做出调整。淘汰高成本生产企业,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已成为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应该利用人民币升值实现产业升级,这就需要各种政策的配套,比如对技术升级的企业实行减免税,并且利用大牛市和创业板。


人民币升值到1:6左右是有经济根据的,但没有必要升值太快,这样对国内的出口压力过大,会加速泡沫经济,缩短我国大牛市的时间,使企业来不及实现技术进步。因此,人民币升值期间必须控制投机资本流动,不可盲目完全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兑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