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

华北农村的土炕让平谷忍大尉睡得很不习惯,虽然炕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褥子,可依然感觉很硬,比日本的木制地板可差远了。他烦躁地坐起身来,背靠墙,将枕头垫在中间,然后掏出金质烟盒与金质打火机,取烟点燃,默默地吸着。

日军占据的这所房子是村内最好最大的,有一个小独院,篱笆墙扎的很密实,院里栽着两株大槐树,落叶满地。房子分三间,全部贯通,中间较大的一间算是客厅,左右两间是卧室。平谷忍独占右边的卧室,其余的士兵都挤在对面的屋里,实在睡不开就去客厅打地铺。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已被平谷忍亲手杀死了,而男人的妻女此刻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身边接受淫辱。全村只有十二名年青的女人被留了下来,剩下的不分老幼全部杀死,青壮年男子的头则被砍下来,带回去可当作游击队来请功。

山里的女人虽谈不上漂亮,却也长得白白净净,奶大臀肥,着实让平谷忍费了一番气力。母亲三十四五岁年纪,略有几分姿色,身材也相当丰满。女儿大约十三四岁,摸样也算清秀,身体刚刚发育起来,应该还是处子之身。

也许是太过疲倦的原故,平谷忍只强奸了成熟的母亲后便睡着了,青涩的女儿没来的及碰,有心无力。

连续抽了三枝香烟后,平谷忍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对付那个神秘而冷酷的狙击手,一筹莫展。他们现在还剩下八个人,拥有一挺“歪把子”、两具50毫米掷弹筒、十支“三八大盖”、91式手雷若干枚。凭这样的火力对付一个排的八路正规军也绰绰有余,可他们此时面对的却是一名行踪飘忽,枪枪夺命的冷血杀手,有劲也没处使啊!

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自平谷忍心头升起,并迅速扩展到全身,恐惧!

乳房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妇人极不情愿地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到鬼子军官正在揪她的乳头。鬼子们是天黑前进村的,很突然,谁也来不及逃走。鬼子把全村人集中到村中央的水井旁,所有女人都被迫脱光衣服,跪在地上观看父子、兄弟、丈夫惨遭屠杀,血流成河。

妇人母女和另外十名年青的女人被挑选出来作性奴隶,余下年老色衰的统统杀掉。鬼子们占据了妇人家的房子,强迫女人们光着身子去做饭。饭后,所有女人被命令并排躺在土炕上,挨个遭受鬼子们的集体轮奸。

妇人母女被一个长官摸样的鬼子带进了她和丈夫住的房间,当着女儿的面强奸了她。妇人没有反抗,鬼子的凶暴残忍把她吓坏了,几十颗血淋淋的人头此时就堆在她家的院子里,死不瞑目!

鬼子没有碰女儿就睡着了,但他睡醒以后呢?女儿今年才十三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呀!她想过逃,可院子里有站岗的鬼子,她想哭,却发觉泪水早已流干。

莫名的恐惧另平谷忍心神不定,他用手指捏住妇人饱满硕大的乳头,使劲将她揪醒,想通过奸淫这女人来缓解内心的压力。妇人痛的厉害,无奈作出反应,开始伸手抚摸平谷忍的身体,但他却有些急不可耐,一把掀开盖在三人身上的宽大薄棉被,完全赤裸,随后用夹生的汉语命令妇人起来伺候他。

女孩被冻醒了,蜷着身子发抖,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她曾经亲眼目睹面前的这个鬼子,用一把细长的军刀活生生砍下了父亲的头颅,血肉模糊的头滚落到她的面前,睁着一双痛苦而无助的眼。女孩当场吓晕过去,醒来后发现和母亲光溜溜地躺在鬼子身边。

平谷忍想让女孩和母亲一同来伺候他,妇人央求说女儿还小,什么都不懂,还是让她一个人来吧!平谷忍没有说话,直接把燃烧的烟头点在妇人肥硕的乳房上,疼的她在炕上不停地翻滚惨叫。女孩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禁不住浑身发颤,生怕鬼子也用烟头烫她,忙哆哆嗦嗦地爬行到平谷忍身边。

水井四周遍布尸体,其中有不少人失去了脑袋,发出阵阵恶心的血腥味儿。夏少校没有多作停留,不用察看也知无人生还,比着更惨的场景他已见过太多太多,而同样的杀戮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的土地上重复继续。他分不清此时的心情是悲伤还是愤怒,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彻底消灭这群失去人性的日本畜生,就是对死者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

惨叫声在夜里听来十分刺耳,是女人发出的,前方约三十米处。

夏少校抬起头,目光像狼一样凶厉,一闪身便没入黑暗中。

站在院子里放哨的鬼子兵穿得还是夏季军服,薄薄的布料根本挡不住寒冷的夜风,那刺骨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避风,不断地跺脚搓手,步枪靠在树上。过了一会儿,风小了,小鬼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根皱巴巴的香烟,用手捋了捋,叼进嘴里,摸出火柴点烟。

微弱的火柴光在风中一闪即逝,烟点着了。小鬼子急忙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深深咽进肺里,可还不等鼻孔里朝外冒烟,夏少校的猎刀突然闪现,风驰电掣般贯入鬼子的脖颈,刃旋颈裂,血喷如泉。

小鬼子倒在树下,身体无声地抽搐,刚刚抽了一口的香烟掉在尸体旁,红红的烟头在风里亮了亮,旋即被自己鲜血浸灭。

进出房屋唯一的门虚掩着,隐约有灯光透出。

夏少校悄悄掩至房门前,侧身贴墙,探头向屋内观瞧。客厅里没有人,鬼子们应该是睡在两侧的卧室里,具体人数不详。他瞅了一眼夜光手表:4点30分。

不能再等了,天一亮就无法突袭了。

在狭窄的房间里作战,单发手动式狙击步枪是难以胜任的。夏少校摘下斜背的狙击步枪,顺手横放在墙根下,这样做是怕进屋后会影响移动速度。

他掏出腰间的手枪,打开保险,检查弹匣,送弹入膛。

这是一把比利时FN兵工厂生产的M1935型自动手枪,也称做“勃郎宁九毫米大威力军用手枪”,是美国著名枪械大师约翰.M.勃郎宁去世前设计的最后一款手枪。此枪口径9mm,发射国际通用的9x19mm巴拉贝鲁姆弹,并采用勃郎宁独创的双排供弹方式,让弹匣的容量达到了惊人的13发,比当时世界上任何一种手枪都多,大大提高了火力的持续性。

威力大,火力猛,杀伤作用强。

夏少校正是看中了此枪的这几种优点,才花重金从上海的洋行里买了一枝原装的“大威力”,当然,FN兵工厂的做工和质量也绝对是一流的。

虚掩的房门被轻轻推开,夏少校闪身而入,没发出一丝声响。他几屋后立刻蹲下身,双眼迅速一扫昏暗的客厅,确定没有人,反手小心地将房门无声关上,随后起身搜索前行,单手持枪,枪口与目光始终保持同步移动,左侧卧室。

卧室的门关的很紧,用手推不开,门缝里透出灯光来,侧耳倾听,粗重的鼾声中夹杂着女人的呻吟。夏少校当机立断抬脚,踹开房门,暴客入侵!

卧室里点着一盏油灯,火苗昏黄不定,但足够使人看清屋里的情景:十几名赤身裸体的男女挤在一张土炕上,四肢相互交缠着酣睡,其中有一名男子没睡,背对着房门跨骑在一个女人身上,双手在女人胸脯上死命地抓揉,女人无助地蹬着腿,发出呜呜的哭叫声。

破门声响,男子一惊,猛然回头,正好瞧见夏少校持枪闯进来。他刚想发声示警,枪响了,九毫米铅心弹头准确地击中脑袋,男人的头如同被踩烂的西瓜般爆裂开来,仰头栽倒,脑浆流了一炕。

夏少校箭步纵到土炕前,挨个仔细分辨缠抱在一起的男女,是男的就一枪干掉,必是鬼子无疑。有两名鬼子被枪声惊醒,傻乎乎地挺身坐起,只听砰砰两声,子弹穿心,重新躺倒,另一名鬼子则在半睡半醒间爆头而亡。

最后一名鬼子反应较快,也很聪明,清醒后没有贸然下炕取枪,而是抓起一个女人当在身前作盾牌,慢慢地朝放枪的地方移动。

关键时刻绝不能手软,夏少校硬起心肠,果断地连开数枪,把女人和鬼子一起撂到了。女人脖颈中了一枪,动脉被打断了,眼看活不成了,鬼子的右肩和小腹中枪,仍旧挣扎着伸手去够枪。

夏少校走过去,对着小鬼子的头补了一枪。

女人们都惊醒了,不少人身上沾满鬼子流出来的鲜血,惊吓的抱作一团,缩在土炕的角落里失声哭叫。

夏少校无暇安慰她们,还有一间屋子没有清除,悲凄的哭声中他夺门而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