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第二十四章 堡下面的玄机

七个人走了一个钟头,才算走到了堡的下面。不为别的,小生,黑塔和铁柱三个人手里拿的都是大家伙,得十分小心呢,特别是黑塔和铁柱的铁棍和狼牙棒,重得很,一不小心碰着了地面,要是撞上了那不一样的石条,可能就要出大事了。

堡下面的地道中间,可是一个面积不小的,也没有任何机关的类似大厅的地方,挺大的,有个三丈见方,高也不错,两丈左右,地上辅着干草,旁边是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石门。之所以这样设计,关键是一点,地道那么长,走到中间的时候,差不多都累了,也得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呢。大厅的旁边,甚至于还插了一些火把,旁边放着几个大水缸,满满当当的全是清水。地方也干燥,比别的地道的路高了一大截,而且还有排水设备,就算下了大雨,这里也不会淹着。大虎几个躺了下来,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昨晚上跟着鬼子闹了大半夜的,要是不睡,今晚上怎么找鬼子的麻烦啊。还好,太叔公今天没有派人来骚扰鬼子,估计正在组织人手,准备着在森林里跟鬼子好好地玩一玩呢。

这一觉睡得真沉啊,当大虎醒了过来,一个一个地把其它六个愣头青踢醒的时候,那火把都快灭了呢。几个人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想了想,大虎带着六个人,打开了大厅旁边的一个小小的石门,钻了进去。大厅旁边有十六个小石门,每个小石门的后面都各有七八条小小的地道,通向每一个屋子,地道的出口都是设在让鬼子想不到的地方,要不然,鬼子在每一个屋子里面都搜了老半天呢,老早就可以发现地道了。不过,就算是发现地道,大虎几个也不害怕,这个地道可不是想进来就能进来的啊。

看看快到洞口了,大虎摇了摇手,其它六个人立刻屏住了呼吸,看着大虎慢慢地朝上面爬去。这条地道是通向堡中间的一间不小的屋子的,地道的出口,是一个大大的柜子。柜子嵌在墙里面,朝外的一面是木头做的,朝内的一面就是墙,墙的后面是一间只有三尺见方的四面围着围墙的小屋子,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在几间房间围着的地方,竟然有这么一间小小的屋子,三尺见方,不大啊,很容易被人忽视的。这小小的屋子的地面,是一整块青石板,不重,薄薄的,一个成人很容易顶开的。

大虎顶开了青石板,再按了一下机关,那墙自动移开了一条长约两尺的小缝,通过这缝,大虎钻进了柜子,从柜子的缝隙往外看,屋子里灯火通明的,躺着不少的鬼子,一个个哼哼哎哎的,有的断腿,有的没了胳膊,有的胸口处一大片的鲜血,妈的,这竟然是鬼子的医护室啊。单单在缝隙可见的范围之内,就躺了十个八个的伤员,可见,鬼子在山路上的损失也真是够大的了。

只是,医护人员呢,卫兵呢,大虎一直没有看见,他有些纳闷,鬼子不可能把这些伤员扔在这里,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为了探个究竟,大虎尽量把头贴向了柜门,仔仔细细地观察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发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好象是医护人员的鬼子,一边急冲冲地走了进来,朝着一个正喊得特别大声的鬼子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针之后,又急急忙忙地拉着裤子,朝着后院跑去。大虎一看这个样子就明白了,八叔公所提议的往井里放泻药的计划工作成功了,这些个医护人员,显然也是中了招了,好象鬼子并没有带足够多的西药来防治这种小病吧。听说西药挺灵的,不过特别贵,鬼子带的一定不多,而西药对于这种专治牛消化不朗的泻药所起的作用不大,大虎明白得很,他有一次也被几个同伴整了,吃的饭里面被下了这种药,害得他拉了三回之后,不得不立刻跑到山上,找到了那种专克这种泻药的药草,生吞了下去,这回好了,就让鬼子也好好享受一回吧。

朝着窗外看了看,估计天刚黑不久,那窗外还有一丝朦胧的光线呢。大虎想了想,退了出来,把机关关好之后,回到了地道,把情况告诉了同伴。一听鬼子正在享受拉肚子的乐趣,几个同伴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幸好他们还算机灵,知道自己是呆在上千个鬼子的下面,而且地道里面机关处处,跳起来,不找死啊。

几个人悄悄地退回了大厅,又躺了下来。小生有点儿不解:“大虎哥,我们干吗不趁这个机会杀出去啊,估计可以杀死十几二十个鬼子吧,他受伤的鬼子也算是鬼子啊,我是不在乎往他们的伤口上再捅上一枪的。”

大虎舒舒服服地躺在地上,嘴里啃着干粮:“哥几个,好好再睡上一觉吧。现在天才刚刚暗了下来,鬼子们一个个吃完了晚饭,估计正在排着队往厕所里赶呢,我们凑上去找死啊,那可是一千号左右的鬼子啊,一个开一枪,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我们呆在这里好好地休息一下,估计离天亮还有两三个小时的时候再出来,那个时候,鬼子一个个拉得腿都软了,又困得半死的,我们出去,保证可以杀死这个屋子里的所有鬼子。说真的,我也不在乎往鬼子的伤员身上捅刀子呢,听说这些鬼子,竟然把我们中国人装进麻袋里,然后放火烧了,我砍掉伤员的脑袋,还算是给了他们一个痛快呢。”

“是啊,这些鬼子凶得很,我们等会儿下手的时候,就不要讲什么仁义了,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废话。”小生对铁柱的话不以为然:“我听我爷爷说了,在战场上,只要是敌人,就得下狠手,以最快的速度杀死更多的敌人,才是最重要的,那里顾得上什么仁义啊,再说了,我们人跟畜牲讲什么仁义啊。”

“也是,不过,小生、铁柱和黑塔手中的都是大家伙,过那个柜门的时候可能不太容易,影响了速度,对我们的撤退也不大好,你们就换个家伙吧。”

“可是,这个时候那里去换啊,我拿着枪,多威风呢。”小生有点儿不大愿意。

“不换不行啊,那东西,要是在平地上,威风八面的,在地道里,抡不开呢,还是换了吧。地道里,一定有不少的砍刀,我听八叔公说了,他们会弄一部分砍刀过来,放在大厅的角落里或者是石洞里,等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用。你们三个去找找,应该可以找到趁手的。”

铁柱二话不说,放下了狼牙棒,走到了角落里。果然,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十几把砍刀,甚至于还有一些弓,以及几十筒的箭矢,八叔公想得可真是周道啊。铁柱拿了三把,分别递了一把给小生和黑塔,小生有点儿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了砍刀,黑塔倒是高兴得很,毕竟拿着二十多斤重的东西钻地道,累得慌,换把轻的,舒服多了。

闷蛋一声不响地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火折子,小心翼翼地在大厅里面转了一圈之后,找到了墙上的几个特别大的石板中的一个,轻轻按了一下旁边的砖头,那石板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在同伴们吃惊的眼神中,闷蛋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一会儿才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包袱,回到了同伴面前,再慢慢地打开了它,一大团的干饼就出现了,在饼的旁边,还有一些肉辅,闻着喷喷香的。看了看同伴的眼神,闷蛋笑了笑,说到:“八叔公说过,你们没有仔细去听。”

大虎拍了拍闷蛋的肩膀:“还是你细心啊,我们当时尽想着怎么折腾鬼子呢。要不是这些东西,我还得想办法到外面弄一些食物进来呢,咱们手里的干粮不多了,撑不到明天的,这下子好了,咱们可以在这里跟鬼子耗上了。”说完,从背后取下了水壶,然后撕下了一块饼,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到:“快点,大伙儿快点儿吃,吃完了再睡上一觉,等醒了,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哥几个也要开工了。妈的,一想到鬼子现在正占了我们的屋子,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睡大觉呢,心里就不高兴,怎么着也得搞他个人仰马翻啊。”

用不着大虎叫,几个早就已经把干粮啃光的小家伙已经一人抢了两个饼,大口大口地啃开了。这饼薄薄的,挺大,往两个中间夹了一些肉辅,吃起来那叫香啊,以前过年的时候,才可以痛痛快快地吃上这些白面做成的大饼呢,哈,今天打牙祭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