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子弟 第五章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46/


23


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秦琴认准的事,就是想方设法也要办到。在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恳求下,加上郭志敏里应外合,邢长征在退下来之前,将刘成龙调回了坦克师。在离开湖北之前,又赶上中央军委准备做出“士兵提干必须经过院校培训”这一干部制度重大改革,在大面积突击提干中,刘成龙由副班长提升为排长。

在吴钩里,一九八O年的春节,是刘家盛大的节日。儿子从千里之外调回身边,当了四年兵,刚满二十岁就穿上四个兜,成了每月拿五十二元工资的干部,秦琴做梦都想哼几句吴越小调。在吴钩里一般大的孩子中,刘成龙是第一个当兵,第一个提干,又是唯一一个调回父母身边的。

秦琴要将欣喜和兴奋传达给吴钩里的家家户户。这几天,她走东家,串西家,咧着嘴向人们述说着喜悦之情。当然,讲述夸耀的重点,还是从儿子嘴里得知的他在前线英勇杀敌的精彩片断,经她演绎夸张成为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战斗故事。刘俊皆多次提醒她,说话要注意分寸和影响,“你儿子一上前线就住院,人家打了二十多天仗,他住了二十多天院,而且在医院还碰到了马木兰和赵小岳,他们知根知底,吹牛不要吹破了。”秦琴反击道:“咱孩子上了前线是抹不掉的事实。全中国八亿人,跑到前线的少而又少,这本身就是为保卫祖国做出牺牲和贡献嘛,就值得夸耀。至于马木兰和赵小岳,他们当兵以后没回来过。现在我儿子回来了,就以我儿子说的为算,先入为主嘛。就算以后他们回来说起住院的事,别人也不一定相信。”刘俊皆望着振振有词的妻子,无可奈何地直摇头。

赵家和马家是秦琴重点炫耀的对象。在马家,当秦琴看到刘英那羡慕不已又自叹不如的表情时,心里像吃了老正兴的蜜汁汤圆,甜透了。对刘英最关心的调动方法,她笑而不答,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神情,又平添了几分得意。在赵家,赵群英和田一曼听完秦琴长篇大论的讲述和描绘,非常平静地夸奖了刘成龙几句,说要给小岳写信,告诉他向成龙学习,做一个有出息的军人。

其实,秦琴带给赵、马两家最大的刺激,还不仅仅是对自己儿子的夸耀和儿子调回身边的喜悦,而是闪闪烁烁透露出赵小岳和马木兰谈对象的神秘信息。

这些信息,都来自于刘成龙对所获情况的综合判断和分析。当兵后,他与班上几个羡慕、崇拜他的男女生保持通信,吉亚月也给他去过几封信,其中谈到赵小岳与马木兰在乡下关系密切。刘成龙认为他们是一个院的隔壁邻居,父亲又是一个师的战友,在远离父母、生活条件异常艰苦的农村,互相帮助,是十分正常的。当时还暗暗责怪吉亚月真是小市民、小心眼,对正常的友谊和爱情都分不清楚。但在野战医院,他从赵小岳与马木兰的言谈举止中,准确地捕捉到超出一般邻居、同学关系的蛛丝马迹。尤其是马木兰对赵小岳说话时,深黑的眼睛熠熠闪光,像浸泡在清澈水中的黑色珍珠,泪蒙蒙的,仿佛在深情地倾述。在他看来,马木兰尽管脾气古怪任性一点,但两人还是门当户对的。

在刚回家里与父母的那次彻夜长谈中,他无意中将自己的感觉说出来。刘俊皆说:“老赵对小岳一向要求极严,估计不会同意他这么早就谈对象,况且家里还有小兰。老赵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是想等小兰长大后由养女改为儿媳妇。别人家的事,咱们不要出去乱张扬,免得影响邻居之间的关系。”秦琴对儿子无意说的这个情况,一开始也没往心里去,可静下来一思考,觉得这是一件应该促成的美事。在与刘英有限的交往中,曾隐隐约约听出马家想把马木兰介绍给邢长征的小儿子邢跃进。秦琴知道,这是马家想通过攀上老红军亲家,来改变子女今后的社会地位,创造光明灿烂的前程。而与邢家攀亲,将女儿刘成凤嫁给邢跃进,也是自己近几年在心里多次暗暗盘算的事情。过去孩子都小,做父母的只是心里想想罢了。现在眼看孩子们都快二十出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了。如果马赵联姻,无形中就为自己实现与邢家攀亲的计划扫清了一个障碍。经过十年文革的人,都懂得舆论的极端重要性。对,尽早将这个情况在吴钩里散布出去,在坦克师扩散开来,适当的时机再给邢家吹吹风。

主意已定,秦琴的舆论宣传工作便先在赵、马两家展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