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老太去世后房产归治病医生引发质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老太生前在家中前留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老太太生前就住在该楼的三楼。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太太和外甥夫妇合照。


《羊城晚报》昨天报道了“可能是广州2007年最神秘的一场房产交易”——一位拥有天河广利路一套83平方米房子的老太太,今年11月24日在医院病逝后,其主管医生池响峰拿出老太签名的收条,自称是老太房子的新主人。家属到房管局一查,发现在老太太去世前一个月,房子的确已经过户给了这位医生。不过,家属却怎么也找不到老太太卖房所得的40万元。据池医生说,当时他们是在病房里进行的现金交易。


敏感可疑的医患关系,数十万元的现金票子,无人见证的房屋交易,坦率护工的离奇证言……一宗小小的二手房交易,就这样成了年度最神秘交易。


本报记者循线追踪,独家获得了当事医生家人提供的故事细节,不过,这反而使得这宗交易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神秘买房案”卷宗


卖主:患者,80 岁的老太太黄玲(11月 24日去世)


买主:黄玲的医生,28 岁的池响峰


房子:天河区广利路,约83平方米


价钱:40.2万(据房管局记载)


11月24日晚,黄玲老太死了。她死在广东省第二中医院白云分院的病床上。今年4月,她因为腰椎骨折及严重贫血入住这家医院做治疗和康复。老人已经80岁了,死亡证上注明,死因是肺部衰竭和严重贫血。


医生拿出老太口述“遗嘱”


一切似乎很正常。黄玲是个“老革命”,广东新会人。她1939年加入了印支共产党南所中国同志工作委员会,在胡志明的身边生活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回到新华社、中国新闻社当编辑。1985年她在北京工作到离休,其后要求回广东养老,“娘家单位”就是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


1999年,黄玲买下了单位在天河区广利路的房改房一套,面积约83平方米。此后,她就一直独居在那里。


黄玲在广东有亲人。她的儿子谭信民在韶关,但两人关系比较生疏。谭信民才一岁大时,父母就离异了,谭一直跟着父亲生活。除了儿子,和黄玲关系最亲近的,是外甥曾锋。据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工会主席孔妙然介绍,当年黄玲申请回广东养老的理由之一,就是有情同母子的外甥可以照顾她。


黄玲去世时,没有亲人陪在身边。她的外甥曾锋在夜里赶到时,只看见了冰冷的尸体。


次日,中新社广东分社社长龙土有带着工会主席孔妙然、办公室副主任陈满钊赶到了医院,黄玲的主管医生池响峰递过了一份“遗嘱”,说是他记录,黄玲口述的。


而同时赶到的谭信民,也从池医生那领到了一份“遗嘱”。


两份没有黄玲签名的医生手写“遗嘱”上,除了丧事从简、希望骨灰撒到香港附近的大海等内容外,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房屋已在10月份卖给池响峰,处理好遗物后把钥匙交给他。


黄老太死前把自己唯一的房产卖给了主管自己病情的医生!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吃惊,但是,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


老太去世前房子已过户


黄玲的儿子谭信民拿着护工转交的钥匙,和中新社广东分社领导、亲戚一行10人直奔广利路。多方查点,房子里除了2.1万元现金,再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11月26日,从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查询返回的信息,又让大家吃了一惊:房子早在10月26日就过户到了池响峰和他的妻子名下,而在11月19日,黄玲去世前5天,池响峰连户口都迁入了广利路。


据国土房管局的记载,交易金额是40.2万元。


这40.2万元在哪?遗物中没有。“遗嘱”里没有交代。


作为单位领导,中新社广东分社社长龙土有正式与广东省第二中医院白云分院院长钟旭敏进行交涉。也是第一次听说此事的钟旭敏院长很重视,马上向池响峰了解情况。


病重老太收下40万现金?


在医院领导面前,池响峰坚持认为自己买房是正当的,“只是捡了点便宜”。他对院长说,他已经分两次付现金给黄玲,其中10月8日付10万元,10月22日付30.2万元,两次都是在病房给的,没有其他人在场,但黄玲有写收据给他。


后来,池响峰也向钟院长出示了两张收据,金额分别为10万元、30万元(注:并非30.2万元)。据池响峰说,收据是黄玲亲笔写的。


池响峰的说法,让所有人更摸不着头脑了。外甥曾锋的问题如同连珠炮:


如此大笔的交易,何以会使用现金?病房交易为什么不请证人见证?


怎么可能把如此大笔的现金交给一位80岁的老太太,何况是个病重行动不便的老太太?


黄玲自收取现金后,除单位陪同回过家中一次外,从未离开过医院,这么多巨款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中新社广东分社的人也觉得这种说法匪夷所思:一次给30万元现金,别说老太太提不动,就连数钱都是个问题——这不是正常交易会选择的方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