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血溅森林 二十八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随着木版上传来阵阵“铮铮”的脚步声,会议作战室进来一个很英武的抗联战士。从他身上那还没有拍落的尘土,他应该刚刚从很远的地方才回抗联营地;他一进屋举手就向方参谋长和各位营连长敬礼:“报告参谋长,侦察员张宝成完成任务归队;”

“快,快。给小张挪个地方,先休息再说;”方长清已经站了起来,这些年轻的抗联战士是他的命根子,比他自己性命都还重要,张文义也站了起来拉住张宝成坐下;

“参谋长,和各位领导。我是前几天陈子辉队长安排进县城;”抗联侦察员张宝成只喝了一小口接着汇报他必须马上要汇报的军事情报;“前段时间,鬼子在对我们围剿中伤亡很大主动撤回去后。原以为这全部是我们抗联战士艰苦顽强取得的战果,但我在进城后,在地下党同志的帮助下了解的情况和我们有差别;鬼子的撤退,还有一个原因。他们在外围也遭到意外的阻击,虽然听那些同志知道的情报在外围的战斗里鬼子伤亡不是很大,但整整拖住了一个日本最精锐的中队,还有在外设伏八个中队;如果这些被拖住的日本精锐加入到围剿我们的战场上,我们不会取得这样的战果;因为那个中队里有日本在中国战场上最锋利的攻击士兵,有最厉害的日本武士。听说那个中队的队长是日本帝国最优秀头脑最冷静的基层军官,副队长是鬼子天皇都很喜欢的第一武士;”

张宝成缓了一口气,接下的汇报让在坐的全体抗联勇士惊讶,心痛的无法言语。“参谋长,这次最大最重要的情报就是,我们的支队长是在回营地的半道上意外遭鬼子袭击已经牺牲了,支队长身边的警卫员和三营全部战死;支队长和很多抗联战士的人头现在都挂在县城的城楼上;遭受袭击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政委,他曾经意外被俘后经受不住日本特高科的色财诱惑早已经投降了鬼子;伏击支队长,还有这次围剿我们就是他为鬼子出的主意,那些原来跟随他的俩个参谋就是这次为鬼子带路进山攻营地的叛徒;他本人现在就住在小野旅团的贵宾招待所里,那里戒备森严。外人根本靠不近,中国人一律不让进。证实这情报的是因为小野在向日本司令总部报送重大立功人员时候,小野的参谋被我地下党伏击后在他身搜出名单才知道原来是我们原来的政委变节投敌;”

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惊天的举响。方长清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木头桌子上,“喀嚓” 桌子的一角被击断掉落地上。“这和狗叛徒,这几个狗汉奸;”方长清怒目圆睁,大吼了一声;

“我马上去杀了他,在以前我一直很尊重他,没有想到他原来早已经是日本鬼子的一条狗,我的眼睛瞎了,居然还喊这狗汉奸曾经是大哥,杀了他为那些牺牲的抗联战士报仇;”

“这个挨千刀的汉奸;支队长。。。。。。。。支队长。。。。。。我一定为你砍下他的狗头;”

“他娘的,我们死的那么多的抗联战士,原来全部是这些汉奸在里面捣的鬼,出的主意。不杀这几条汉奸狗,我用头来祭奠那些牺牲的战友;”

一时间,军事会议室乱成了一锅粥。谁敢相信平日里看起来和蔼可亲,面带善意,还书生般戴副眼镜的政委居然是汉奸;居然是亲手杀害了他们在支队最尊敬最崇拜的抗日英雄,居然是他和那些日本奴才让数百抗联勇士战死殉国;

此时在会场的这些杀鬼子从不心惊肉跳的抗联指挥官除了和参谋长一样的愤怒还是愤怒;张宝成原本还有他在回营地时,在原来的老营地好似看见一个飘忽的身影。但现在的局面已经让他无法把这件事情讲出来了;

“参谋长,下命令吧;”一营长张文义,陈子辉还有那直属营营长张然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接着那几个和张然在民族大义前选择抗击日本侵略的原伪军军官,现在担任抗联连长的也喊了起来:“参谋长,下命令吧;我们这些人曾经在民族大义前走了一段弯路,在加入抗击日本鬼子的抗联后我们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杀过鬼子,杀过汉奸;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才真正知道日本鬼子想奴役我们中华民族,统治我中华儿女,那就要先问问我们答应不答应,同意不同意。”“参谋长,现在我们兵强马壮,你就把任务交给我们。向你经常说的杀鬼子,杀鬼子,还是杀鬼子。今天我们就先去那狗汉奸给除了,再杀鬼子;”

这些抗联指挥官说话时候铿锵有力,字字热血沸腾。什么是一个民族的脊梁,什么是一个民族的骨气,就在小小的会议室就已经找到答案。日本帝国能征服中华民族,能奴役中国人吗?这些有骨气的中国人已经告诉日本鬼子:永远不能;

怒目圆睁的参谋长方长清砸掉桌角后,心情已经难以平复;他方长清当年在鬼子屠刀之不死能有今天的抗战威望,全是因为支队长舍命相救。在以后无数大小战役里,支队长总是在他激情奋涌的时候提醒他遇事要冷静三分,思考三分后才做决断,这样一步步的相倚相扶把他培养成一个非常优秀的参谋长。支队长死的太冤枉了,死的太惨了。这样现实而冷酷的情报对方长清打击太大了,那个曾经让鬼子胆寒的抗战英雄突然间就这样永远离开了自己的战友,自己杀鬼子的战场。如果他在泉下有知,他会死不瞑目;

“我非除了这个狗汉奸;”冷静思考片刻的方长清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他知道这样的汉奸不清除,对整支队伍的威胁比几个旅团的鬼子更可怕。方长清这个时候才知道鬼子在围剿他们的时候为什么总是甩不掉,被鬼子追着打,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方长清的眼睛扫向了他最喜欢陈子辉,站立的陈子辉也早看着参谋长。作战会议室突然寂静了,每个人都在等,他们知道参谋长已经有了最后的决定;每个人都希望参谋长把这次作战任务交个自己。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紧张,不是怕去完成任务,而是怕没有自己参加;

“明天;”方长清对着陈子辉说话了,这是沉默后简短的一句;“不,不是明天;就是今晚,就是现在。我命令陈子辉亲自带领几个队员去县城,去除掉那个狗汉奸为支队长和那些牺牲的抗联将士报仇,你们要绝对安全的回来;”

“保证完成任务,保证提回那狗汉奸的人头回来;”陈子辉在接受任务马上敬礼后转身和侦察员张宝成离开了作战会议室;

方长清看了看刚要说话的那些激情四射的指挥官接着下达作战命令:“直属营营长张然带五个连在县城外设伏接应陈子辉,阻击追击的鬼子和伪军;张文义率二营拔掉山口大道上那几个鬼子据点,机枪连,山炮连随时做好支援准备。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先执行命令;”

每个人在接受任务后走了,方长清突然喊住了最后一个离开屋子的张文义狠狠的又说了一句:“对那些据点的鬼子要一个不留,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有中国人的血;这次要狠狠的教训那些鬼子,打就打痛。”

张文义勒了勒背上的那把大搓刀:“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