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思项羽

垓下,韩信以中间退两夹翼策略围歼楚军,项羽突至乌江自刎,历时五年的楚汉之争,以刘邦王袍加身而尘埃落定.项羽战败引发了英雄豪杰文人墨客小井市民的"全民热",这一长达千年的大讨论并没有出现多少学术上的创新,更多的是从<<汉中对>>中引经据典稍加改造贴上"原创"标签的侵权行为,韩信如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汉中对>>成为后人评价项羽必败的最强有力的依据.如果韩信有一定的政治头脑,不仅<<汉中对>>更具说服力,而且韩信不会落得个"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由幼稚而导至被政治暗杀的悲惨下场,后人信奉的<<汉中对>>法则可谓是不加思索的跟风随言

在与乌江亭长的一番言语中,项羽对自己的失败给出了最好的注解-----"天之亡我".然而后人却误读为项羽至死执迷不悟,把失败归咎于老天爷."天之亡我"的"天"为天下时势之意,项羽的失败是不可为而为之的逆时势造时势之失败.

大秦国虽然吞并了六国,形成大一统的格局,但仅限于领土,制量,货币等有形物质;但在民族认同,国家意识的无形精神层面上旧六国臣民并没有随同国家的沦陷而发生意识形态的根本性转变."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就足以说明六国臣民的民族主义是多么的狂热与根深蒂固(在大秦强盛的军事力量下,这种类似于愤青性质的爱国主义有效地被压制住).民族认同与国家意识上的不统一,一统只会是形式上的一统.据此不难看出大秦的根基并非牢不可破,只要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大秦超越生产力与文明发展步伐的执法家治世之道弃儒家之道与长城,郦山计划),随时会风雨飘摇乃至于轰然倒塌.

大秦治世政策本就超越了生产力,人民的承受力,加至秦二世的无能赵高的乱政,天下时势立马大变.陈胜吴广大泽乡吹一把起义之火,旧六国王族后裔纷纷复国举兵,天下重回七国旧格局.时势造英雄,乱世是催生英雄最肥沃的土壤,乱世自古就是英雄的舞台,也是英雄最好的表演舞台.在这个乱世大舞台上项羽是最耀眼的一颗星,北破钜鹿更是将项羽推到历史的拐角处,是顺应历史的潮流(霸王硬上弓,取刘邦而代之),还是激流勇退(做楚国的忠臣)?

欲望是人生存的动力,那么权力就是欲望的"奶妈".在"奶妈"(破钜鹿毁秦基典定坚实的政治资本,四十万联军的强大军事力量,巨大的民意好感)的纵恿下,年轻气盛的项羽顺应历史潮流取尔代之.

唯项羽马首是瞻的联军将象征大秦国的阿房宫付之一炬,以图摧毁秦民残留的大国优越感;杀子婴,断秦之血脉,灭其复国之梦.做完这等例行公事之后,余下的就是分封诸候.如说鸿门宴是大男孩过渡到成熟男人的一小步,那么分封十八路诸侯就是向一统迈出的一大步.

稍有地缘战略意识的人就会看出分封十八路诸候表面上是分封不公,实为项羽造时势所为.前面提到六国已纷纷复国,复国就意味着各国有行使主权权利.项羽虽贵为反秦的最大功德者,名义上是各复国王族后裔的"教父",但对各自复国的王族后裔只有分封的权力而无守其兵权(在古代,兵权就是一切)与行政的权力.这种有点可笑又无可奈何的局面说白了就是表面的真空统一假象掩盖了实则分崩离析的现实态势.要改变此种大环境唯有造时势乱时势,重新洗牌各个击破.

鸿门宴只是分封十八路诸候的铺垫,释刘而不是弑刘只是避免诸候的猜疑与戒备的"软策略".自封西楚霸王而不是秦始皇的皇,表面上与诸候平起平坐,实为安抚策略;尊楚怀王为义帝直接牵制与削弱各诸候的软实力与硬实力.继而逼楚怀王迁都彬州与"大义灭亲"为的是扩大战略纵深,为大一统作好坚实的革命根据地.

自古成王败寇由时势所造,逆时势者终会被历史洪流所淹没.项羽造时势乱时势,时势又造英雄造就刘邦,造时势与时势造一循环,项羽起到了大一统真空期的承上启下的连接作用.项羽造时势对自个得失而言是失败的,站在大一统的层面上却是成功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