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另类突围思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正当宋军独立团受到阻击,无法前进时,正在雅加达城中的冯继友少将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已过三天的进攻,荷兰人已经全面攻下了雅加达海港,开始对雅加达城池发动密集进攻,冯继友少将正焦头烂额思考如何才能守住城池。

这时,冯继友少将的下级军官,宪兵情报部队的何若彬上校、杜衡上校、梁必波上校走进了冯继友少将的办公室。冯继友少将看见了他,也就点了点头,说:“好了,你们坐下吧”。

“是”3人陆续坐到了椅子上。冯继友少将还没等三人坐稳开口就问“你几个对我们目前的情况有什么看法吗?”

梁必波上校抢先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向东突围,在东面有独立团正在与荷兰人作战,只要我们能够带去大量军队和独立团、印尼解放军汇会,就可以改变目的军力严重不足的情况,那时我们就能安然防守,等待国家军事院派军队支援。”

“我反对”。何若彬上校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反对这么做”

“哦”冯继友少将饶有兴趣的说道:“说说你的意见”

何若彬上校点了点头:“我不赞成从那里突围,如果我们冲那里突围,至少有30公里的路程才能和独立团接触,而且路上还有荷兰军队,它们会放过我们吗,让我们安全的去那里吗,我认为以现在的情况,只有固守待援” 说何若彬上校望着冯继友少将,希望指挥官接纳自己的意见。 冯继友少将笑了笑:“杜衡上校,你说说你的意见吧!”

杜衡上校摇了摇头“他们俩的计划我都不支持,无论如何,我们都跑逃不过荷兰军队的攻击.而且只要荷兰人集中兵力,我们临时组织的治安军就会崩溃。大家是明白的,治安军那些印尼人是靠不住的,他们在这两天的战斗中,已经有近1500人当逃兵了。所以你们俩每一个方案,我不支持,也不反对.因为我们在这里也是呆不下去的。我想最迟到后天,敌人就可以占领这座城市了吧。”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明白,目前的情况是不一般的糟糕。见三人都陷入了沉默,冯继友少将觉得该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 “我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三人都有点怀疑得望着冯继友少将。

“就是这里。”冯继友少将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三人随冯继友指着的地方望去,然后都惊呆了。

冯继友少将对三人的表情感到非常的满意,“对,这就是我门要走的路,我的目标就是井里汶,我这几天都在监听荷兰人的电报,我发现进攻我们的荷兰人全都是从荷兰本土秘密前来的,他们已经进驻了井里汶,并把这座城镇作为指挥部。由于这几天战事紧张,荷兰大部分军队都派出去了,现在的井里汶可以说除了几个大屁股的寡妇和没有的男人,还有谁在防守呢?答案是没有,我们现在离井里汶的直线距离仅100多公里,也便于我们行军和进攻。更主要的是,现在的井里汶是数万荷兰军队的补给基地,要是我们占领了那里,就等于切断了整个荷军的补给。而独立团就可以借此机会击败阻击他们的敌人。而我们只要守住了井里汶,我想只要守上3天,那么我们就能胜利,至少是战略上我们和荷军又回到了一个起跑点上.否则就算我们跑回了大宋,结果还输掉整个战争”。

说到这里,冯继友少将站了起来,声音高昂得喊了起来“一切为了大宋!”何若彬三人听到他这番话也热血沸腾得站了起来,三人也高喊“一切为了大宋!”看来三人也默认了冯继友少将的计划。

看到三人的表情,冯继友少将心中暗道:“这些同事怎么这样好骗,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不过只要高喊一切为了大宋,我想就是让他们去吃大便,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吃上三坑大便的。”

“可是……”何若彬上校有点不放心的说道:“我们该怎么向士兵们解释呢,我想没有人会愿意冒险攻打井里汶的。”

“是啊,光是要守住这里,我们都已经太悲惨,如果攻打井里汶不成,我们还会失去雅加达,彻底成为流浪的狗。”冯继友少将也叹了口气,对于每个士兵来说,这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梦魇.看来自己又要费一阵唇舌了。于是,他看了看三人:“我命令,你们立即把所有人集中起来,我要训话。”

“是”。

冯继友少将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心中阵阵激动.怪不得皇帝陛下喜欢阅兵,还真是爽啊。要是眼前都是美女就更爽了。

见人群都站齐了,咳嗽了几声,“同志们,士兵们,我是冯继友少将,我相信所有人都认识我。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分危机的关头.在我们的西面,有数万荷兰军队洗好了菜刀,等着我们去下菜。在东面,我们独立团被包围了,他们陷入了苦战,现在能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了,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大干一场啊?”

“愿意”所有的士兵们发出了怒吼。

金田满意地看了看眼前的士兵,接着说道“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去井里汶。占领那里,我们就可以活着。”

听完金田这段话,所有士兵都交头接耳起来.金田明白他们在交谈什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在交谈什么,我知道你们在害怕什么。但是,我教你们一个忘记害怕的方法.从现在开始,你们不但是大宋的士兵,你们还是恶魔,我们的目标是,是没有凡人野人,消灭荷兰野人。”听到这里,所有士兵们惊奇得发现自己不再那么害怕了,对啊!当自己是恶魔就好了,反正恶心总比凡人来厉害。

看到士兵门心情有所缓和,冯继友大声讯问道“我们是什么?”

军兵们拼了命地回答“我们是恶魔!”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没有凡人,消灭荷兰凡人。”士兵们的气势被金田彻底地激发了起来。

冯继友少将见状,行了个军礼:“一切为了大宋”。士兵们也高喊道“一切为了大宋”所有人都行军礼。当然,这其中大多数的治安军并不是真心实意为了大宋的,他们只是担心自已抢过荷兰贵族的财产,强奸过荷兰贵族的女人,被荷兰人抓到后不得好死,只能跟着宋军打战。

冯继友少将又望了望下面的人群:“从现在开始,我们恶魔军团就成立了,只要你们跟着我,我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说完又了一个军礼。 “好了”。冯继友少将稳主了人群,整了整喉咙,“现在,所有人跟我一起高唱,恶魔军团军歌。”

所有人都跟着冯继友少将高唱起了恶魔集团军军歌 :“我们是恶魔,我们是恶魔,我们的目标是消灭凡人, 我们的任务是啃光一切,掳走一切美女抢光一切财富 ,我们所到之处只留下一跟鸡毛 ,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恶魔 ,我们是最伟大的恶魔 ,我们要让敌人不得安宁,我们是最可怕的恶魔,我门是恶魔我们是恶魔。” 就这样,在以后整个战场上,具有重大名声的恶魔军团成立了。

何若彬上校先走上前来:“将军,部队我们已经整军完毕。现有人员7300人,其中宪兵情报部队200人,印尼雅加达治安部队7100人。至于弹药,足够我们支持3天高强度作战了。现在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何若彬上校说完,一旁的梁必波上校带着疑问,问道:“将军,我有个问题,虽然我门离井里汶的路程很近,但是敌人的侦察部队发现了我们可怎么办,如果我们被发现,敌人就会做好防御准备,到时我们的攻击就十分困难,如果我们不能短时间攻下井里汶,以我们目前的作战物资,是支持不了多久的.到时候我们就十分不利了,老实说,我并不乐观”。

冯继友少将十分赞许得望了梁必波上校一眼,“没错,你说得没错。但你的想法是建立在敌人发现我们的基础上,要是敌人不认为我们是敌人呢。”

“我不懂!将军。”

冯继友少将笑了笑指着窗外,只见窗外不少宋国宪兵情报部队战士和印尼治安军士兵正在穿上荷兰人的军装。“我相信以你的才智,你该明白了吧,我的上校。雅加达的库房里还有大量荷军的服装和枪支,我们正好借用一下。” 梁必波上校看到这一幕后,答道“明白了将军,我马上去做最后的准备”。说完,三人敬了个军礼,转身走出了大门。

由于荷兰人急于集中军力攻下雅加达,他们居然放弃了对雅加达的全面合围,反而集中军力攻打雅加达海港附近的要塞,而且双方在白天大战了一场,荷兰军队暂时休息,这给了城内的宋军部队和印尼治安军以悄然撤离的绝好机会。

天黑了,只见一队队士兵,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边,他们正气势高昂得望着冯继友少将。 冯继友少将拿起扩音器:“弟兄们,你们就放心得跟着我上吧,我保你们升官发财,荣华富贵享受不尽.现在的井里汶,只剩下了极少数的抵抗,现在的井里汶就像个拨光了的娘们一样等着我们去上。我们攻下那里,就像去旅游那么简单。”金田再次望了望人群“我命令.全军前进,目标井里汶格勒.一切为了大宋”。

“一切为了大宋”所有士兵们跟着喊了一句后,队伍开始了行动,从高空望去一排排黑色的人流,像漫山遍野的蝗虫一样向前,再向前。冯继友少将心中十分得意:“我来了,井里汶,我也要让你们荷兰人尝一尝后院失火的味道。”

但是冯继友的行军过程并不顺利,正当金田在心中如何攻打井里汶时,部队慢了下来。冯继友少将大声询问到“怎么了,怎么了”。身后的何若彬上校指着对面的一条山路道:“将军您看啊”。

只见对面山道上正有一支荷兰军队在急行军。冯继友少将见状,立即对何若彬上校说:“执行第二方案”“是,将军”。说完何若彬上校大声对士兵们喊到:“执行第二方案,执行第二方案”。

随着何若彬上校的高喊,前进中的士兵们立即减速,穿着荷军装的士兵们迅速跑到了外围,拿起枪指着印尼治安军装的士兵门.而印尼治安军装的士兵们,则立刻耷拉下脑袋,高举起了双手。

对面山道的荷兰军队似乎发现了这只军队,他们也降下速度,其中有几个军官还拿出了望远镜对冯继友部队进行侦察。 在宋军这边,所有人都屏主了呼吸,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穿着荷军军服的士兵们更是拼了命地高喊用荷兰语骂装着印尼解放军服装的人。在所有人担心的目光中, 对面山道上的荷兰人终于收起望远镜走开了,看他们行军的方向,正是雅加达所在的地方。直到这时,冯继友少将才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杜衡上校过来询问到:“将军,不会有事吧?”冯继友少将苦笑了一下:“只有天知道了”。

其实对面山道上的荷兰军队并没有认为着支军队是敌人,远处中看去,是一支荷军部队在押送俘虏,他们还为此感到十分得意,所以多停留了一下。 这支荷兰军队走后,宋军又开始了快速前进。没多久,井里汶的外围出现在众人眼前.他如同一个脱光了的美女一样呈现在这支所谓的恶魔军团士兵们的眼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