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四十九、增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各个部队排长以上的军官都赶到了团部。一张拿大车案板搭成的简易桌子上放了几个茶碗,狄爱国坐在桌子后面,他注意到过来开会的军官大部分都是他不是很熟悉的生面孔。而且半数以上身上都有伤。

“好吧,大家把各个部队实力损失情况清点出来的结果谈一下。”狄爱国点了根烟,正午的阳光下面,烟卷烧出一缕缕的淡蓝色烟道瞬间就被微风吹散。

各个营、连、排按照番号顺序分别将损失情况和实力统计报了一遍。最终的结果让狄爱国很是担心,团里现在的实力和刚刚进入战区相比差不多折损了一半以上。兵员减少到勉强只够编成两个营,而且弹药消耗巨大。

团部的参谋一边听一边记录,狄爱国时不时地插几句问了问详细的情况,实力损失统计一直持续了近两个多小时。各个部队的主官都是一边吃一边开的会。

等到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一匹快马从东北方向疾驰而来。马上的传令兵不待马站稳就飞身下马,几个箭步走到场院外围的岗哨那里。只见传令兵神色慌张地敬了个礼,和岗哨匆匆忙忙地说了几句。

岗哨听完之后立刻转身跑到团部立正报告:“报告长官,旅部派过来一个传令兵,说是十万火急。”

狄爱国让传令兵立刻过来,同时命令开通电台和旅部取得联系。传令兵将铁皮子信筒从后腰解了下来,从里面取出一张纸,立正敬礼递给了狄爱国。

“小陈,坐坐,来人,给他倒点水。”狄爱国招呼传令兵坐了下来,展开那张纸草草地扫了几眼。

边上的兄弟都在猜测,旅部这次派下来的是什么命令。只见狄爱国脸色阴沉,他静静地看了看大伙,然后重重地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说道:“兄弟们,旅部来了最新的命令,让我们火速增援南门。”

大家听完这个命令之后顿时都傻了,团里面现在的战斗力和实力损耗根本无力再投入新的战斗。至少要整补人员装备,等部分负伤的老兵返回部队,现在的人员至少也要休息十几天以上才能缓过劲来。

“全部返回自己的部队,带着兄弟们整理装备,马上增援南门阵地。”狄爱国环顾了一下四周,显然自己的部下个个脸上都有点不痛快。

“操他舅子的,怎么不派中央军上,明摆着是想把咱们东北军拼光了。他娘的,中央军就是想吃现成的,等咱们拼光了,他们好收编我们。”曹猛恶声恶气地吼了一嗓子。

“他娘的,中央军不去打,让咱们上去拼消耗,长官,你没见兄弟们都要拼光了吗,长官,就给咱们东北军留点种子吧。”

狄爱国虎着脸,两眼好像瞪得能喷出火一样,他大吼一声,“都他娘的给我站住。”

兄弟们被叫站住了,个个脸上都老大的不愿意。狄爱国看了看自己的部下,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想着保存实力呢?毕竟这个团是他的老部队,而且自己将来能否在军界发展下去,多多少少还得靠着这一支人马。但现在国难当头,不把仗打好,自己还有什么颜面来当这个团长。

“都他娘的要保存实力,都惦记着保留点种子,兄弟们,我狄丰城会不想保存实力,我狄丰城就愿意兄弟们都死在战场上。咱们当兵的都留着种子,那咱们中国人,迟早一天要让小鬼子杀光了,一个种子也留不下来!”狄爱国的声音低沉而嘶哑,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从胸腔中怒吼出来得一般。

“没种的就站一边去,看着老子带着全团的爷们怎么操他们小日本的。妈勒比的,日本天皇那个傻比既然让小鬼子来咱们的地盘找不自在,那咱爷们也成全他们。”平素很少骂娘的狄爱国粗着喉咙冲着队伍吼叫着,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

“长官,今天我这一百五十来斤就扔在这儿了,我家是牡丹江的,就算我为牡丹江的老少爷们揍狗操的小鬼子。”

“妈勒比的,打,凭啥不打,老子家里有儿子,今天死在阵前,也不会绝了后。拼他一个小鬼子算他娘的够本了。”

狄爱国腾腾几步纵身跳上了大车,然后指着场院一角集中起来的阵亡将士的遗体说:“都给我看看,那是咱们的弟兄,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这些弟兄,咱们不能让弟兄们的血白流了,都给我好好看看!”

没有比自己的兄弟那累累鲜血,那一具具遗体更能鼓舞士气的了。

“我命令,全团把所有的非战斗物资全部留在这儿,留下一个班看管并配合后方民夫掩埋弟兄们的尸体,其他的,除了重伤员,只要还能走路,死也要给我死在南门阵地上。”

队列里气氛肃杀,初春的微风瞬间变得异常凛冽、寒冷起来。

“这堵墙上给我刷上字,就写着:生在东北,死在热河!落款写我们团的番号。遗体的善后和这个字,交给闻天海去办,他去旅部了,呆会儿他回来你跟他交待清楚。”狄爱国指着边上的一个参谋吩咐道。

“是,长官。”

“全团注意了,全团集合,立正!”

刷的一声,剩下的六百多壮士站成了一个钢铁的队列。

“由右转!齐步走!”

团里的队伍浩浩荡荡朝着南门阵地走了过去。尽管刚刚从阵地上撤下来,尽管此时部队损兵折将、疲惫不堪,但这支经过了战火洗礼的军队却顽强地朝着火线上一步步地前进着。

南门阵地越来越近,前方陆续传来密集的枪声和隆隆炮声。增援南门的路上,不断看到撤下来休整的部队。这些部队看上去和团里的弟兄差不多,也是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中间夹着很多伤兵。狄爱国走在团里队列的最前面,他一路上很留心地看了一下,几乎大部分弟兄身上都缠着绷带,但很多勉强都还能走,看来伤亡主要是炮火的破片杀伤造成的。

“你,过去问问,他们的番号!另外问问他们和鬼子作战的经过。”狄爱国回头命令担负尖兵任务的曹猛。

“是。”曹猛一溜烟地跑到了前面,不一会就领了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过来。

“兄弟,你是哪个部队的。”狄爱国抢先敬礼。

那个年轻的军官有些不好意思,赶忙还了军礼,“长官,我是二十五师七十三旅的,部队正要撤下来休整。”

“哦,你们这是撤下来一个营吧。”

“长官,这是全团的弟兄,都在这儿了。”二十五师的军官表情肃然地说道。

狄爱国一下子被震撼了,二十五师一直负责主要防守任务,所以始终受到了日军的反复强攻,但狄爱国怎么也想不到伤亡会如此巨大。

“兄弟,你们打得太苦了。”狄爱国注意到那个军官军服的胳膊肘早已磨出了一个大洞,胳膊都露了出来,就赶忙把身上的军服脱下来递给他。

“可不是,我们二月底开拔的,走的时候连菜金都没发下来,还是临时借的款子。等到了北方,弟兄们都傻了,走的匆忙,连棉衣都没有,好多兄弟还穿的草鞋,还是北平的社会名流捐的衣服。”

狄爱国看着他眼窝下陷,颧骨鼓鼓的,眼珠子里全是血丝。看来二十五师也是经历了一场苦战。狄爱国最关心的还是和鬼子交手的情况,他沉吟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兄弟,你们和鬼子打得怎么样,说说看,我们马上要去增援南门阵地。”

“唉,没法说,刚打个照面,鬼子的大炮就炸掉我们差不多三成的弟兄,我的孩哦,没见过这么猛的炮火。打不过鬼子啊,要是给我们一样的装备,鬼子长了八个鸡把,我也能把他给阉了。”

“兄弟是合肥人吧。”

“是啊,长官听出来了?”

“瞎猜的,兄弟,我看你们剩了不少军械弹药,能不能补充一点给我们,你看看,弟兄们身上的弹药不够了啊。”

“长官,这不为难我吗。”

“哈哈,那好,不为难你。那你说说,我们回头增援过去之后,遇到鬼子要注意哪些地方。”

“长官,千万要防他们的炮火,他们散兵线拉得开,不用太管它,主要是防炮,只要一有时间就加固工事,把沟挖得越深越好,另外表面阵地不要放太多人,兵力也不要太密集了,不然鬼子几轮炮弹,你就垮掉了。”

“谢谢兄弟了,我这有不少粮食,分一点给你们吧。”

那个年轻军官顿时腼腆起来,“长官,这哪好意思啊。”

“没啥,我们的粮食也都是老百姓给的,我是按照现在的兵力往下补给的,但我估计过不了几天,人就没多少了。扔在阵地上回头便宜鬼子。”狄爱国轻描淡写地说,可边上其他人都听得心惊胆颤,这分明是狄爱国打算不计伤亡了。

“长官,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哦,弹药的事情嘛,弟兄我是做不了主,但要是你的士兵找我的士兵私下索要,我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听这话大家都立刻心领神会,当下团里的兄弟都找二十五师的士兵套近乎,很多人扔过去几根香烟就明目张胆地从换过来子弹和手榴弹。

南门阵地越来越近,狄爱国让弟兄抓紧时间从兄弟部队身上搞弹药。他很清楚,南门阵地很可能就是他和这全团将士的葬身之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