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原创]澳门回归前期保卫工作的趣事

今天是澳门回归纪念日,本人有幸参加过香港回归的保卫工作,不但作为香港回归的一名见证者,也是一名参加者。澳门回归时我已经离开了武警广东边防总队,但是,澳门回的前期保卫工作我也参加过。

香港平稳回归后的第二年,也就是98年,我那时已经是第三年兵了,也当了班长。记得当时好像是6、7月份的样子。省局抽调我们防暴大队几个中队,驻防珠海。那时澳门回归的准备工作早就开始了,当时据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闹得很凶,想破坏澳门的平稳过渡。所以将我们从深圳调往珠海执勤,维护稳定。

执勤时没什么好写的,留给我的印象不深,只记得当时我们设了很多执勤点,得当时要求都非常严格。然而留在我心中的几件趣事,现在想起来还不免发笑:

由于我们是临时抽调的部队,没有固定营房,我们就在一处海边的荒芜的地方搭起了帐篷,记得那是一块沙地,其上就是沙滩再上去一点的地方。当时驻珠海的兄弟部队告诉我们,那个地方的这个季节海水不会漫上来。所以我们的营区就选在那里,一是方便执勤,二来水龙也能拉到那里去。

到了驻地以后,在维修中队的协助下我们就把帐篷搭了起来,在沙地上垫上一层防水布,上面再铺上凉席就是床了。那时天气真热,帐篷里是又闷又热,大家其本上都只穿裤头在睡觉,更别说盖被占子了。

睡到半夜时分,我听到一声“哎哟!”,我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拿起枕头边的手电筒朝声音的方向一照,只见到我的副班长双手捂住下身,大叫“班长,我不知道给什么东西咬到了,哎呀!”

“给我看看,快”我话还没说完,班里的兄弟们都已经起来了,几支手电筒往副班长的身上照去。可副班长双手还捂住内裤“小弟弟”的那个地方。

“怎么回事?快松开!”我一见是那个地方,我也急啊。

“痛,哎哟,痛啊”副班长根本不理会我,己伸手往里面掏。兄弟们见状,七脚八手地把副班长的内裤扒掉,拉开副班长捂住的双手后。几支手电筒像探照灯一样照向副班长的隐私之处。他的“小弟弟”终于像舞台上的主角一样在灯柱下与大家见面。可是我们看到的不单是副班长的“老二”,

我们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一只小螃蟹用它那大得与其身体不太协调的钳子和副班长的“老二”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而它的另一只钳子正朝我们示威地乱舞。“真是岂有此理!”我一伸手,将那只对副班长进行非礼的螃蟹捏在了手里,就地正法,给副班长报了仇。可是这螃蟹的阴魂不散,那只钳子虽然和其身体分离了,可是还是紧紧地夹着“小副班长”。副班长终于看清楚非礼他的只是这种海边常见的小螃蟹后,火就大了,一把扯下了这只钳子扔到了嘴里猛嚼起来。随后检查自己的宝贝,骂了一句“狗日的,还好,只伤到皮毛!”

经过了些事后,我们晚上睡觉前都会对自己的“床”进行检查一下。一天中午,大家都休息,由于工作量大,大家一粘上枕头就呼呼地睡。我由于中队长找我和排长去交待了点任务,回到班里的帐篷口时,我给里面的一幕吓了一跳。排长见状示意我不要出声音。

原来,一条蛇在我们班的新兵小江身边游来荡去。我悄悄地拿起了身边的铁锹,并开始往帐篷里探了进来。我看那蛇,用信子舔了小江的手臂以后,开始往他的身上爬了上去。我已经要忍不住冲了过去,排长拉了拉我,示意我不要前去。这小江睡得和猪差不多,不知道还在发什么美梦,蛇在他身上玩耍,他还咧着嘴角在笑。看他笑得那么贱,肯定是梦见他那漂亮的女朋友了。

蛇终于发现小江的身体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玩,转了一会,顺着小江的脖子溜了下来。排长说“上!”,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手起锹落,将蛇铲成两截。 见蛇头还在蠕动和张口,我一脚踩了下去。抬起脚时,蛇头竟咬住了我的解放鞋。

这时,帐篷里的兄弟们都醒来了,我告诉小江说蛇是从他身上爬了过去,他还不信。他说他只梦见他的女朋友正在他怀里撒娇……

当然蛇很不幸,那天它成了班里兄弟们的盘中餐。排长一边喝着蛇汤一边说,当时如果我们惊动了蛇,那最少我们在吃这蛇之前,小江的肉也要给它先来一口。还好,没有惊动到蛇。

其他的事情都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的印像,也许通过这些趣事可以看出我们当年的艰苦生活,这也许就是苦中作乐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