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沈,我新兵连一个班的战友,其实本来不准备写这么一个人的.看过我战友印象的人也许会产生疑问,我既然写了那么多战友了,为什么单单不写他呢?的确,当时我们新兵连一个班的战友我全写了下来了,就剩下他没写了.原因是因为个人意志的问题方面我对他不敢恭维.他最后选择了做一个军人眼中最可耻的“逃兵”.丢下了战友们对他的关心和希望,把老班长气得当时就说不出话来.不过,我想了想,毕竟我们和他也共同生活了2个多月,他毕竟也是我们新兵班的一员.少写了他的确遗憾,他毕竟曾经是我们中间的一员,有他才构成了我们这个完整的新兵班.


老沈是我们部队本省的兵,他在我们那期新兵连绝对是一个新闻人物,当时我们和他不在一个班.他在我们班长带的一个战士的班上,哪个原本我们老班长带的兵那年也第一次去带新兵,分兵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谁好谁坏,很不幸,这位调皮的士兵就落让了他的班.刚刚到班里的时候,他们班长对他并没有太在意(这些内容是我去带新兵的时候,这位班长告诉我的),把他也就当成了一个很普通的兵.他不喜欢讲话,这到了我们班以后也是一样,常常一个人孤寂的坐在一个角落里.不知道他想什么,他的成熟看上去让他在整个班里都比较突出,本来他们班长还以为有一个成熟的也许能承担的责任,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无情的毁灭了.


老沈刚刚在训练场是无精打采,从来不主动的去锻炼,完全是为了训练而训练,敷衍了事.带他的班长脾气也急,那一次有点说急了,好象方式也比较简单,他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承受了,本来我们以为没事了,说知道晚上发生了轰动整个新兵连的事,他既然私自离开了新兵连,去了那里?没人知道,班长们推断恐怕想回家,当时他还没有授衔,还不属于正式的军人,军法对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班长们四处奔跑,最后他们的排长在去往他家乡的路上截住了他.


他回来以后本来他们班长还想对他进行教育的,不过很快在队长和指导员的干预下没有能够成功的进行,老沈被带往新兵连的连部,班长们也都很快的汇集到连部去了,整个新兵连原来很有次序和规律的生活和训练被打乱.从老连队抽调的老兵也立即换下了我们原来的岗哨,我们不知道后面将怎么发展,只有默默的等待着结果.结果对其他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对我们老班长却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对我们这个班增加了很多的负担,在老班长的坚持下,他被重新划归到我们班.老班长的想法我后来明白,他是怕他带的哪个兵不能管好这个调皮的兵,在出乱子就不好收拾了.


老沈来到我们班,我们班也有他的老乡,还有一个和他家离的很近的,通过班长的了解,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要离开这里的原因,他想家了,想女朋友,他在家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女朋友,他舍不得离开她.我们当时并不了解这些东西,只是感觉他私自逃离部队就是不对的.这是对军人作风的践踏,我们心理上就没有准备接受过这样的战友和自己同在一个班.老庄就是和他很近的哪个人,好在老庄在班里人缘还不错,在他的努力下,大家总算是肯接受这样的一个战友了,不过我们根本不会选择和这样的人一起去战场.用士兵突击里的话说,这些的战友比敌人还要危险.


后来老沈在班长的软硬皆施下败了阵来,他彻底的服了老班长,他对老班长承诺说,只要老班长是他的班长,他就不会逃跑,请老班长放心.老班长笑了笑说:“你跑不跑别人也不可能一辈子看着你,但是你然后选择逃跑就要准备好接受军法的处置”.最后他在新兵连果然没有在逃跑,每天也按规定完成这各项任务和服从这班长的指挥,不过我们还是能看出来,他对部队没有感情,没有归属感.我们断定他不会长期的留在部队的,他坚持不下去的.


后来他分到了三中队,他父母和女朋友也多来过部队看望,领导还因为特殊情况特别照顾了他,但是这些改变不了他的决心.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离开了这个他不喜欢的地方,其实我想这个地方也不会喜欢他,这里的人也不会喜欢他.最后的后果就是公正无私的军法在他家等着他.我对他不想说什么,毕竟我们是二路人,但是作为曾经的战友,我只能是对他的这种行为感到遗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