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惜月杯〕西毒欧阳锋之敢打才会赢(华山论剑专集2)

“纷纷飞飞风里转,断断续续半份缘,生生死死可再两手牵?追追赶赶飘更远,日日夜夜痛没完,不懂我不解我心乱!”-----题记。(叶倩文 林子祥、《乱世桃花》)


“很多年以后,我有一个外号,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做老板。我不会介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有钱。今年五黄临太岁,到处都是寂寞,有寂寞的地方就一定有人消费,有人消费我就有生意。我叫欧阳锋。我的职业是老板。”坐在老板椅上欧阳锋点上一支中华,用半生不熟的济南话对着陆小凤侃侃而谈。


. 一、有人说我刚出道时候从事杀手职业---- 这是卑鄙小人的恶搞!我的确做过杀手,但不是杀人,而是杀羊宰牛----我最初的职业是屠夫,在白驼山民族市场。我每天起早贪黑,在腥臊的味道里,一刀一刀重复单调简单的动作。虽然我的刀法早已经超过了庖丁,但我只能赚点喝酒的资费,没有太多的积蓄。所以我失去了桃花---我的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


桃花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离开我是因为我没有钱给她买高档首饰、时装和化妆品,更不可能给她房子和车子。她走了,我依旧杀羊宰牛,因为生活还要继续。虽然有她的日子,看到流淌的牛血我都会面带笑容----因为牛血和桃花一样红。我麻木地重复着我的生活,我忘记了很多事情,我唯一记得的是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的钱。我变的睚眦必报,心胸狭窄。


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身而过,而你或者对他们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是知己。我没有太多的朋友和知己,但我善于把握我生命中的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所以在我出道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


肉市场一直有两帮人在收保护费,所以为抢地盘经常发生流血事件。但没人敢惹我----因为我已经一无所有,所以他们都认为我是一个不要命的人。每次他们开战的时候,我都冷笑着看,任何人的生死与我无关。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有一个男青年最近老挎着一篮鸡蛋蹲在市场的一边,也不叫卖。这是肉市场,谁会到这里买鸡蛋。我对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我知道他叫段黄页。


有一天,段黄页突然在肉市场被人追杀,满身是血的他死死护着那一篮子鸡蛋跑到我的屠宰店。当他拿出一沓美元乞求我救命时,我义愤填膺了。于是我路见不平挥舞牛刀相助----歹徒吓跑了,我笑纳了那些花花绿绿的美元。哆哆嗦嗦的段黄页凑过来为我点了一根红塔山,我问他为什么被追杀。他打开鸡蛋给我看----原来鸡蛋是特制的,里边都是毒品!于是我们一见如故地成了好朋友----我迎来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机会,并且抓住了这个机会----段黄页成了我实现财务自由和追寻财富的黄页。


二、初六日,惊蛰。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生意人来找我----他叫黄钥匙。这个人很奇怪,他每次都从东边来,早上来,晚上走。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很多年。因为他喜欢在东边出没,所以很多年后,他有个绰号叫“东邪”。


我和段黄页的毒品生意一直很好,我负责市场拓展和维护,他负责在他的老家云南组织货源。我们赚了不少钱,我也终于房车齐全、名车代步了,也招了不少马仔跑腿。人生最宝贵的就是年少多金,有钱有闲。我有钱了,也有闲了,但却忽略了自身素质的提高和心灵的成长,所以我有时会觉得很空虚---于是我在无聊时也吸食一点白粉玩玩,本来以为凭我的坚强意志应该问题不大。但当我开始后悔和反省的时候,我已陷入毒品中不能自拔了----离开他我就象被九阴白骨抓挠心一样,于是我就只好再吸食。我常常会产生幻觉----孤身一人的我到了一个桃花盛开、落英纷飞地方。我不清楚是哪里,只是感觉很熟悉很亲切。


我知道人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以后每一日都是个新开始,你说多好。我知道那个梦境的意义----那桃花其实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我一直想忘记却不能忘记的女人。


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记,就会记得越牢。当有些事情你无法得到时,你惟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我需要解脱,我现在明白段黄页为什么苦口婆心、重章叠唱地叮嘱我一定不要吸食这玩意了。


正当我无计可施、痛苦万分的时候,黄钥匙出现了。那天是初六日,惊蛰。他从东边来到我的办公室,说要和我谈个生意---他有祖传秘方,可以解除毒瘾。我说你先帮我解了,医疗费用好说。他说不要钱,只是要我答应和他做生意----利用各自的的网络渠道捆绑销售对方的产品,实现互惠双赢和低成本扩张。


我自然不会同意,都戒了毒瘾我的市场不就没有了吗?!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所以我拒绝了他,我宁愿继续忍受毒瘾之苦也要拒绝他。


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 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的事情,他却觉得很重要---黄钥匙花了三天的时间游说我。


在他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下我被他说服了。其实市场也不会小到那里去的,人类就是这样,象烟草存在了很久,戒烟药也汗牛充栋,但不是都产销两旺吗?!同时解药可以卖更高的价钱,而且我也隐约觉得人不能做的太绝了,对自己的客户应该更人性化一点,有戒毒需求的也应该给予相应的配套服务。


很多事情都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我相信,世界上的大多数事情都是相互关联的。只要你做对了一件事,另一件事也许不用你来做,就可以水到渠成了。正所谓种豆得瓜。事实上证明我的决策是正确的,我获得了比过去多了一倍还多的利润。我对黄钥匙对人性的深入细致的把握和敏锐灵活的生意眼光也极为赞赏----他的确是一把好钥匙,他帮我打开了财富的另一扇门。


三、我一直和段黄页以及黄钥匙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都赚了数不清的钱,财富对我们来说已经只是一些抽象的数字了----每年都有个叫福布斯的人专门帮我们统计,他的公司总部设在华山之巅,我们都是他的白金会员。但我却还是不太快乐。一次我们三人在大富豪酒店喝酒,多愁善感的黄钥匙突然说了一句:“你们看我们的生活和事业像不像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我认为不过是生活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不过我们的毒品生意也真可以是“梦死”,而解药生意倒真的象“醉生”。段黄页近年听说开始研究佛经了,我看到他一脸的肃穆,就问他:“我们到底是不是醉生梦死?”他竟突然大哭起来:“佛曰,不可说,不能说!”,然后就继续大哭,于是我们也跟着大哭,以至于感动得周围的小姐都一起大哭。


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有什么区别?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以前我相信这句话,现在我不相信了----因为酒也会越喝越寒的。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那次饮酒之后,我们有5年没有再见面,虽然生活在继续,生意也在继续。


我本来以为有一些人永远都不会嫉妒,因为她太骄傲。直到有一天,我又见到了桃花----我曾经深爱但抛弃了我的那个女人,她在一家酒店坐台。我买断了她的合同,随手签了一张支票送她回家。


分手前她对我说了下面的话:“我曾经问过自己,你最爱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诉我你最爱的人不是我。”


我没有答应她,默默地离开了。我心里对自己说:“虽然我很喜欢她,但始终没有告诉她。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所以我不会再去找她,过去的都永远过去了。


5年后,黄钥匙和段黄页我们又一次相聚。我发现他们都换了卡片:黄药师和段皇爷。他们分别成为了东邪和南帝,过上了受人尊敬的生活。他们来是告诉我要结束我们的生意,以后不再贩毒了,大家都做点和财富拥有量能够相匹配的正当事业----忘了过去,洗去黑手和原罪。


之后,我改行做和寂寞有关的事业----烟酒生产、酒吧、歌舞厅、网络游戏等等。我捐款兴建了白驼山希望小学、中学和大学。虽然人们还是叫我“西毒”,但我也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还是白驼山市人大代表。


故事结束,请问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亲爱的小凤同志?


陆小凤:前辈作为当代财富英雄登临华山福布斯杂志之巅,您最想说的是什么呢?

欧阳锋(一脸深沉如尼采):机遇只会给有准备的头脑,伟大的毅力只为伟大的目的产生!


陆小凤:您觉得作为一代名侠最重要的是什么?

欧阳锋(沉思状如叔本华):要追求心灵的成长,这才是真正的财富!


陆小凤:关于“敢打才会赢”您想说些什么呢?

欧阳锋(仰头大笑):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相信任何神!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我们只能靠自己的拳头打自己的天下!



(呵呵,红尘一笑,绿袖添香!以上内容摘自大河社团 陆小凤同志的采访手记,版权所有,翻录必究!欲知后事如何,如有机缘继续下期访谈《华山论剑专集3》----《南帝段皇爷之敢打就会赢》!)


本文内容于 2007-12-20 23:49:06 被鹰的重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