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什么勋章?你这家伙,一来就满嘴胡话?又喝多了?”杨锐转过头,对跟莎拉一起坐下的杰弗逊调侃道。

“呼滋,到这就跟你们进行那无聊的推测,正事都忘了。”斯巴菲利想起了什么,从裤兜里掏出个盒子。“我不越权,霍克,交给你了。”说完把盒子甩给了霍克。

后者接住盒子,没打开,只端详了一下外面,然后跟少尉一样又把它丢给了杨锐。“没想到你第一次带兵就能打这么漂亮的一仗,还带回这么重要的情报;我是自愧不如,这东西你得得应当。”

杨锐一只手利索地从空中抓住盒子,把它放到桌子上,打开,一枚金光闪闪的条纹勋章静静地躺在里面。

“噢——呜,”几个凑过来看新鲜的人都发出了惊讶的感叹。“阳光勋章!只有做出卓越贡献的个人才能得到的奖励!”

杨锐淡淡笑了笑,合上了盒子。被众人推捧的滋味尝过不少,但他还是不适应这种感觉;老外很爱夸奖别人的优点,而杨锐更喜欢收敛自己的闪光。

“只是运气好吧。”杨锐点上支烟后,随手把烟盒扔到桌子上,示意让其他人来抽;落在桌子上的烟盒正好撞在勋章盒子上,把它撞到了一边。

“运气好?哈!”鲨鱼从霍克手里接过杨锐的那盒烟,抽出一根并笑说道:“你们不知道,当他把计划说出来的时候,雪狐那些兄弟的眼睛瞪得有多大;就连我们这些对这小子知根知底的人都不敢苟同;在敌占区凭几个老弱病残在同一位置连续打两次伏击,我们都觉得他疯了,可这家伙却胸有成竹。事实证明战斗的每一个环节都是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的,我们甚至没有一个人再添一个小小的伤口。运气?能把整个行动安排得那么万无一失,你却说是运气?唯一的运气就是让你看到了那辆倒霉的巡逻车;不过我想就算你没看到那辆车,你也会想到其他的办法。我说的对么?”

“随你怎么说。”杨锐吐了个烟圈,看向了别处。地上人残忍地用俘虏来进行活体实验纵然让他愤怒,但瞬间里完结了四十四条性命还是犹如噩梦一样在他脑子里萦绕——他们都是死在自己的手里;战功、勋章,对杨锐来说都成了他残杀生命的见证,让他开始怀疑那些由他制造的杀戮在本质上跟所谓的杂种们的细菌实验又有什么区别。

“嘿,我说你现在怎么总是冷冰冰的?为了在美女面前装酷还是别的什么?那个爱说爱笑,满身多愁善感的小孩哪去了?”杰弗逊觉得杨锐有些不对劲,打趣地说。

“他还在这,杰弗逊。”霍克应道。他看得出杨锐此次战斗回来之后变了很多,这不同于以往他看多了无情屠杀之后的颓唐。也许是他太累了,内部,日本人已经开始对他痛下杀手;外面,又刚刚完成了一个近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事加在一起可能把这个孩子已经折磨得疲惫不堪。霍克不想看到他如此欣赏的“代理弟弟”再不能平静地度过这难得休养生息的时间,于是他替杨锐开脱说:“他刚才还担心你呢,你可不能这么没情义地说他冷冰冰的。”

“什么?担心我?”杰弗逊没明白。

“你来之前,就是我们刚到的时候,大家商量要跟小孩开个玩笑,”小个子解释说。“我们故意在他问起你的时候装出悲伤的样子,看他什么反应。结果……”

“结果,这家伙鼻涕一把泪一把,就差抱着我们哇哇大哭了。”弗劳瑞接话说。

“没错,他那时的样子就像个刚断奶的饥饿孩子找不到奶嘴一样。”纳帕伊也跟着开玩笑道。

“邦查,别说得太恶心,还有女士在呢!”泰戈尔看看有些脸红的柯云,小声提醒道。

“哈哈……这个比喻太生动了!你叫纳帕伊,对吧?强尼说你的英语很是蹩脚,没想到你还能说出这么搞笑的话?哈哈……”倒是莎拉不管不顾地大笑起来。

她这一笑,别人也跟着夸张地笑了起来;倒是杰弗逊出奇地没有耍出他那手舞足蹈地笑法,而是微笑中带着一丝欣慰地看着杨锐,“你这么在乎我?”

杨锐被他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摆摆手掩饰说:“狗屎,别用看莎拉的眼神看我。我是担心我的钱,上次比划拳脚,你还输我一百块没给呢。”

杰弗逊知足地笑笑,不再说话,心里却感觉像是儿时躺在被窝里听妈妈的摇篮曲一样温暖。

等到大家都笑够了,杨锐想到一件早就安排的事,于是冲弗劳瑞问:“菜鸟,那事你跟中村说了没?”

“早说过了。”弗劳瑞马上就反应到杨锐问的是什么。“一切还算不错。”

“那就好。”杨锐又看看中村,看到对方肯定的眼神后,点点头说。

“小孩,你用不着打哑谜。”斯巴菲利说。“在座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而且也都参与进来了。”

杨锐很意外地看看少尉,又看看其他人,大家都投来似乎商量好的那种“你没想到吧”似的笑容。“阵容够强大的,看来我和徐可能安全归队了。”杨锐撇嘴笑道。

“至少能保证你们以后零件齐全。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大田和池上掰了。”弗劳瑞说。

杨锐再次意外了,他求证地看着中村。

“没错,我亲眼看见的。现在我和大田这伙对池上和介川他们,人数上六比六,势力相当。我虽然说服不了大田改变对你的看法,但至少他同意不再给你和徐找麻烦,而且我感到大田在转变,事态还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中村你说的不准确,大田现在应该是拒绝给小孩他们找麻烦,所以你还要努力让他阻止池上他们乱动。毕竟如果那些白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大田也得兜着走,在这点上你有机会。”斯巴菲利说。“而我们,则要暗中监视他们的动向,并且还要看住雅凯这个混蛋。”

“雅凯?”杨锐不明白。

“我发现池上跟雅凯联系密切,近期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可能跟他有关。”中村说。

“看来这畜生还记得那件事,”泰戈尔看着杨锐说。“这样的小人肯定是睚眦必报。”

杨锐沉默了,池上他们已经够让他头疼,有时甚至都叫他心惊胆寒;这回又多了个雅凯,他感觉自己是背到家了。向来不爱争名夺利,以诚心对人,却没想到会树敌这么多,杨锐真有点吃不消了。

看到始终不怎么笑的杨锐渐渐把自己扭成了苦瓜脸,小个子忙劝解说:“别担心了,看得出,不管是雅凯还是池上,他们都是绑在一起的蚂蚱,搞定一个,那个就没什么蹦头。现在大田可以说已经被我们争取了一半,这是个很大的进步;再多些时间,我想我们,尤其是你的景况会更好。”

“小个子说得没错,”泰戈尔插话说。“其实大田不是个不明白事理的人,他以前所做的,无非是因为对小孩有成见,时间会淡化一切的。”

“大田在改变,也许只需要一个机会,他就能彻底改变。”霍克道。

“那样就好了,解决了这个队内最大的分歧,那我们的日子就会更好过!”杰弗逊笑着说。

“没错!”众人附和道,邻近的几个人还互相开心地撞了撞拳。

“在此之前,还得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徐可,”杨锐被这样一说,心里也舒服了些,但没放松多一会,他又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小老乡来。“我不想他因为我处事的失误而受到牵连。”

“好了,你可真多事。”杰弗逊说。“先照顾好你自己再说吧。这次假期只有一天,我猜明天我们就会转移,你就多替我们泡几个漂亮护士好了。养好伤就快归队,我可不想在被子弹压得抬不起头来的时候,旁边少了你那支鸟枪。”

“滚蛋,就算是鸟枪也要先打你这只大嘴鸭子。”杨锐彻底打开了自己的笑容。

“好了,为我们能活到明天!猎狗!”斯巴菲利也学会了猎狗老兵们的互勉方式,把拳头伸到了桌子中间。

“嗷——呜!”其他人附和着也伸出了拳头。

几个汉子把拳头撞在了一起,彼此用眼神透着心里无比的坚定与信任。而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一直没有说话的柯云迷茫地闭上眼睛,低下了头,沉重地叹了口气。只有莎拉看到了,她伸过手,轻轻地按在了柯云的肩膀上。后者睁开眼,看看对方,随后送来一个无奈而枯涩的笑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