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会有大行动?”小个子刚坐下,杨锐便问道。

“你怎么知道?”小个子并没有太多的吃惊,他太了解杨锐了,这小子只要有一点风声就能判断出那些鲜为人知的部队调动。

“重组建的101师和新组建的特别空勤大队是美国陆军的两张王牌,它们的同时出现只能意味着有决定性的战役要打,更何况还要有混特参加。只是,这仗会在哪里打?”

“我说什么?”弗劳瑞笑了起来。“他准能知道得比我快!”

“猜得好!”泰戈尔等几个人鼓起掌来。

“喂,军事机密,别太张扬。”斯巴菲利小声提醒道。

“这么多人知道的军事机密?”杨锐笑问。

“少尉说的没错,我们所说的都还是我们的猜想,如果是真的,那这么多精锐部队的集结就肯定是绝密级的。”小个子说。

“那你们怎么猜的?不会是捕风捉影吧?”

“这要问你的好徒弟。”

“徒弟?”杨锐没明白。

“哼,哼。”弗劳瑞故意咳嗽来吸引注意,看到杨锐很奇怪地看着自己,他说:“跟你在一起,我可不光学了那点不成熟的狙击经验,更多的是你脑子里的东西。”

“少卖关子了,菜鸟,让你的师父也开开眼。”纳帕伊在一旁不耐烦地起哄。

“其实很简单,在所掌握的信息里抽取有价值的进行分析,就可以得到与现实差不多的答案。”

“信息?”

“没错,”弗劳瑞似乎很自信。“在我们没有完成任务之前,猎狗突然被命令终止行动立即返回,而破天荒地出动了重型轰炸机对我们已掌握位置但未能摧毁的目标进行了无差别轰炸。这说明什么?有比杂种们的细菌研究更吸引上头的东西让我们离开了那个鬼地方。而在我们刚到达波士顿时就见到了与我们几乎同时到达的101空突师的前导分队和几乎是全师的辎重。有这些,我就能知道会有大行动;在看到美国特别空勤大队也到了这个地方,我就更加坚信我的判断。”

“可是,我们带回的资料已足够让那些官老爷们去邀功了,北极的细菌基地对上峰来说,除了摧毁再没有任何战略价值,用猎狗还是用空军结果都是一样的。”鲨鱼插嘴说。“再说,在我们先撤回的途中所知道的事情也足能让上头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哼,无差别轰炸,便宜这些狗娘养的了。”

“撤回的途中?什么事情?”弗劳瑞忙问。

“你们不知道?这种事情早就该通报了。少尉,你不会也不知道吧?”杨锐对斯巴菲利说。

“知道倒是知道,回来的第一次例会就得到消息了。我只是不明白,这消息对民众来说是多好的激励教材,对那些主张妥协的反战派是多好的一记耳光,可上面却要低调处理这件事。会不会是你们信息有误?”

“怎么可能?是杂种的一个军官亲口说的。那家伙当时腿软得站都站不起来,就差尿裤子了,不会有假。”鲨鱼解释说。

“有保密要求?”杨锐问。

“没有,只在军官例会范围内通报,但并没有任何保密级别。听说关于此事,军方对外是保持缄默的态度,尤其是对媒体。”

“这些人在搞什么鬼?”杨锐自知有种不可名状的踌躇,并不是因为自己带回的信息未能得到重用,而是上峰对此事的冷处理让他感到在冥冥的不为人知的背后肯定有某些隐含的原因在作祟。沉思中他没注意,旁边一直在倾听他们谈话的柯云有过一个欲言又止的动作。

“你们在搞什么鬼?”弗劳瑞在杨锐和斯巴菲利那哑谜似的交谈中理不出一点头绪,便焦急地催促道:“你们说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

“既然不保密,鲨鱼,你告诉大家吧。”斯巴菲利说。

鲨鱼点点头,便把杨锐带领伤员两次伏击地上人车辆而获得交通工具以及那个俘虏的巡逻军官所交代的一切都告诉了在座的人,除了早已知道情况的斯巴菲利,其他人都听得张大了嘴巴。

“哇噢,漂亮的一仗,看来让你带队绝对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鲨鱼说完后,弗劳瑞第一个感慨道。

“用活人进行细菌研究,从二战之后,再没听说过这样卑劣的行径!”泰戈尔则愤愤地说。话音一落,熟知日本真实历史的中村身体不由地一震,他心含愧疚地看了看对面的两个中国人,杨锐体谅地避开了他的眼神,却看到了柯云冷冷表情,中村就在这冷视中收回自己的目光,低下了头。

周围的人并没察觉这几个亚洲人那无言的交流,弗劳瑞突然懊恼地抱怨起来:“还以为猎狗被临时召回会有大行动,结果是上头改变主意,发动的报复性打击。”

“不,大行动还是会有的,否则上面不会把北美的精锐部队集结在一起。”杨锐转头,试图把话题从活人实验的事情上岔开。这事说多了准能把气氛冷下来,因为他看到柯云已经快挂不住脸了。任何一个知道历史的中国人只要一听到在活人身上做细菌实验的话,都会联想起日本曾经给数万中国人带来的苦难;就像一处严重的外伤,即使凝成血痂,长出新肉,但一个看似轻微的触动也会引起钻心的疼痛。二战给中国带来的旧伤已经深深地刻进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碰不得,也提不得。不过,杨锐有种奇怪的感觉——柯云今天对中村的冷淡怎么跟平时不一样呢?似乎漠然中有种不忍的感觉。

“那行动的位置在哪?在这?吃掉杂种们的司令部?还是围点打援?”弗劳瑞像个急于解决一道难题的学生一样问。

“这里不太可能。现在我们虽然把地上军北美战区的司令部围了个水泄不通,但吃掉它决不是盟军的最终目的。现在敌我双方在北美可谓犬牙交错,我们没能对境内的地上人完成彻底的分割包围,各处被困之敌还都有能力对我军发动有规模的反击进而突围;而地上军也在不停地要打通各部之间的联系,企图形成与我们划区对峙的态势。所以,在双方都有实力进攻且调动兵力困难的情况下,谁先发动一次有威胁性的进攻,并吃掉对方相当数量的作战部队就显得犹为重要。我想,这次集结并不是一次单纯的围点打援,消耗对方的实力;而是以司令部为要挟,迫使敌人频繁调动,在他们都出了固守的乌龟壳之后,寻找他们机动中的空当,予以重击。”

“结合蛙跳战术,美国人惯用这种打法。”弗劳瑞恍然大悟,继而补充道。

“没错,不管是101师还是特别空勤大队亦或混特,这都是善于蛙跳打击的部队。”杨锐对弗劳瑞与自己不谋而合很是满意,笑着说。

“看来又要回到西海岸了。”小个子自言自语道,脸上露出一丝不经意的微笑——又要回到离家不远的地方了。

“看呐,那就是我们被穿了洞的英雄!嘿,你的勋章呢?被这些家伙贪污了?”仿佛一只公鸭子嘎嘎地飞到了自己面前,杨锐听到这声音,舒心地笑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