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有些兴奋地转过头,果然,小个子正向杨锐这边走过来,后面还跟着霍克、中村、泰戈尔、纳帕伊、弗劳瑞、斯巴菲利等人,还有一瘸一拐的鲨鱼,杨锐猜应该是他把这些人带到这来的。

“你们回来了!”一连几天没有战友的消息,冷不丁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这让杨锐高兴地蹦了起来。

“嘿,嘿,才几天没见用不着这么激动。抻开了伤口你可就赶不上下次行动了;我可不想看到我们在满是污秽和恶臭的死人堆里拼死拼活的时候,你却在干净又暖和的床上躺着让漂亮白皙的金发护士用甜得像蜜一样的摇篮曲哄你睡大觉。”弗劳瑞现在是继承了猎狗最高调侃功夫的精髓,以最快的速度一口气说出拿人开涮的话却一点都不喘,这本事估计连向来以“大话王”自居的杰弗逊都自叹不如。

杰弗逊!杨锐冷不丁一个激灵,他又在来人之中细细地找了一遍,没有他。对一直担心战友安危,贪心地想让他们全都完整地归来的杨锐来说,只是一个人不出现都会让他后背冒出一股冷冷的寒意。

“杰弗逊呢?”试探地问了一句之后,杨锐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发颤,因为他的心现在犹如在蹦床上频繁体验失重与超重的交替一样,慌慌的。

“他……”已经走到杨锐面前的小个子突然噎住了,僵硬地垂下了目光。而其他人脸上的笑也凝固了,纷纷心情沉重地低下头或看向别处,避开杨锐那焦急得要杀人的目光。

“他怎么了?”杨锐瞬间感到脑袋像挨了一记重拳,他右手抓住小个子的肩膀,不方便活动的左手也顺势抓住了同等高度的小个子的胳膊,近似疯狂地摇晃着吼道。

“他……”低着头的小个子没有反抗,似乎身陷于无比的沉痛中无法自拔。

“说啊!”杨锐又把摇晃的力度和吼叫的音量提高了一个台阶,几乎是带着呜咽声喊道。

周围人的目光都被这歇斯底里的叫声吸引过来,看到此种场面,大家似乎都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都收住了议论声,默默地带着同情注视着这些士兵;刚才还想和杨锐一较高下的那个美国兵和他的同伴也沉默了,都是军人,都知道失去战友后的那份苦楚。

犹豫了半天,在叹出口气后,小个子终于鼓足了勇气抬起头;可看到杨锐那张因为紧张而抽筋变形,还挂着些须眼泪和鼻涕的脸之后,他扑哧一声笑低了头。“我早说过,我干不了这活。”他扭过头,看着身后那几个还在强装悲伤来掩饰早已忍不住的窃笑的家伙。“你们几个小子,谁来给我们的傻孩子擦擦鼻涕?”

“你们……”杨锐还没从刚才的状态中缓过劲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看到杨锐还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小个子笑着把对方的双手放回原位。“是我们商量好的,跟你开个玩笑。杰弗逊没事,他先去找莎拉了,很快就会过来。”

“吁——”隔壁桌突然嘘声一片,显然那几个特别空勤的士兵也被这边的兄弟情深感染了,一听这原来是场玩笑,纷纷泄气地挥了挥中指。

小个子转头看了看,拍拍杨锐的肩膀便走了过去。“科林,”走到那个傻冒士兵跟前,他开口说:“一年了,你还没改你那爱冒傻气好冲动的臭毛病。”看到那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他又说:“怎么?不认识了?”

“芬治?”对方终于从那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中认出了来者。“你的样子没变,但神气却像换了一个人。”看到小个子眼睛中闪烁出的一丝愁伤,科林意识到了曾经听说过的那件让很多101师老同僚难过的事情。“西蒙的事,我很难过。”

“都过去了。”小个子收起了刚流露出的伤感,换成微笑说:“让你认识一下我的新朋友。”

带着科林来到杨锐等人面前,小个子开始逐个介绍:“这是科林,我在101师时的战友;这是小孩,真名杨锐,一个很出色的中国男孩;这是?”小个子看到了柯云,因为没见过而不敢贸然介绍。

“柯云,冷蛇三分队,小孩的老乡兼朋友。”柯云很大方地自我介绍说。“你就是爱德华·芬治?小孩常跟我说起你。没想到你的戏演得真逼真,连我这个向来以骗人过日子的人都中了套,刚才我还想怎么向莎拉解释呢。”

小个子歉意一笑;而科林则握住了杨锐的手。“很抱歉,不过你们的功夫真不赖,等你伤好了,我要跟你真正地较量一下。”

“乐意奉陪。”杨锐笑道。

“美丽的女士,”科林又转向柯云。“请原谅我刚才的卤莽,我真不知道,”他自嘲地耸耸肩。“你们是中国人。”

“没关系,用中国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们也不知道你是芬治的战友。”柯云也笑着说:“这样吧,你们的咖啡我请了。放心,不会是丢硬币的方式。”

科林听后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

小个子随后向科林介绍了其他人,点到中村的时候,科林凑到杨锐耳边小声说:“我真的很讨厌日本人。”

杨锐看看他,无奈一笑——没办法,类似的话他已经听得够多了,不过从美国人的嘴里说出来,这还没几次。

认识了所有人之后,科林向所有人点点头:“祝你们过个愉快的下午。”随后便转身要回到自己那桌。像是想到什么,他又回过头:“芬治,有空回101师看看,大家都很挂念你。”

“会的,”小个子回答。“而且不会太久,也许你也会在。”

“是么?”科林很意外,看看小个子的眼神,他点点头。“我明白了,好运。”说完便坐回到同伴中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