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TEEN 转移 [9] 摩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恼怒地扭过头,杨锐看到一个白人士兵拽过一把椅子放在刚才自己坐的位置上,只不过椅子面朝的方向是他后面的桌子。

“看什么看?日本仔,见到你们那身黄色的皮囊我就感到恶心!”那士兵见杨锐在盯着他便走到跟前,挑衅地说。

“你他妈的放屁!”没等杨锐火起来,柯云先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张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谁是那些下三烂的日本倭瓜?”

白人士兵先一愣,然后打量起柯云来。除了吃惊于对方那种冷艳的美丽之外,他还清楚地看到了柯云左臂冷蛇队徽上面蓝色的联合国国旗以及制服右胸处佩带的混特徽章。再看看杨锐,除了队徽换成了猎狗标志,其它都一样。

“混特的?那又怎么样?真搞不懂你们这些黄皮猴子是怎么进入混编部队的?”白人士兵的气焰显然在柯云的骂声中被压制住了,但他好象还不肯认输,继续挑衅道。

杨锐揉着胳膊站了起来,冷眼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白人。对方被看得有些毛,几次闪烁着避开杨锐的目光。冷笑了一下,杨锐低下目光瞥到了那人胸前崭新的美国特别空勤大队的飞人胸章和以闪电图案突显出的阿拉伯数字“7”为主画面的臂章。杨锐重新盯着对方的眼睛,说:“特别空勤,霹雳七中队。如果改叫你们白毛猩猩,怎么样?”

“他妈的日本杂碎……”旁边几个同是七中队的士兵火了,叫骂着把杨锐围了起来。

“纠正你们一下,”杨锐眼睛都没眨一下,平静地说:“我们是中国人。”

几个美国人停住了,也许是误把中国人认成了日本人让他们很尴尬,也许是杨锐那平静得发寒的眼神让他们后脊梁冒冷气。没有任何继续冲突的动作,也再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语,美国人默默地退了回去,并有意拉远了他们的桌子;只有挑事的那个家伙还不知趣地站在杨锐的面前,想动却又不知怎么动;最后还是同伴们把他拉回桌子。不想惹事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正想过来“凑热闹”的国际宪兵。

杨锐和柯云也坐回各自的椅子,只是原本喝喝咖啡聊聊天的气氛被刚才的事一搅,两个人全然没了兴趣。柯云无聊地用小匙搅着咖啡,而杨锐则在另点上一支烟后,不停地把玩打火机。

远处的宪兵边离开边不死心地向这里看,所以隔壁的美国人在点完东西后也没了动静,多数人只是在偷瞄几眼柯云这个冷美人之后,用略带些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那个推杨锐椅子的同伴。

许是对刚才面子上的失利并不服气,或许是被朋友们那无言的奚落惹出了一肚子无名火;在看到国际宪兵消失在一个街角之后,那个白人士兵瞥了眼杨锐这里然后故意对同伴们说:“中国人,哈,一个个那么瘦弱;按个电钮还放几枚导弹可以,让他们上战场,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拿得动枪。喂,你们不觉得他们都像个营养不良的秃毛猴子吗?哈哈……”美国人说完便大笑着端起刚送上来的咖啡;而他的同伴们听过这个并不好笑的笑话之后都苦笑着互相看看,然后无奈地摇头,那表情就差在自己面前立个牌子,上书:我不认识这个傻笑的家伙。

“噔!叭!”正当那还在装模作样嬉笑的美国士兵把咖啡杯凑到嘴边的时候,他手里的杯子突然诡异地爆开了;咖啡撒了他一身不说,端杯的手上还多了几条被杯子碎片划伤的血道子;尽管如此,但那士兵却一点没去管,他还愣愣地看着手里仅剩的杯子把,迷惑地想这杯子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碎掉。

“这一美元算是赔这个杯子的钱,不够你们自己添。”一个清脆而冰冷的声音唤醒了迷惑中的美国人,他们循声看去,只见柯云很悠闲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却故意看都不看他们。

美国人又把目光移回了桌子,他们在木桌的桌沿上发现了一枚五十美分的硬币;让他们惊奇的是,这枚硬币已有大半嵌进桌子里。一个士兵好奇地想把那硬币从桌子里拔出来,无奈嵌入太深,不管他怎么使劲,那硬币依旧死死地钉在桌子里,纹丝不动。

事情似乎已经很明了了,尽管这结果让在场的多数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和恐惧:是柯云以一种另人匪夷所思的方式丢出了两枚五十美分的硬币,一枚击碎了咖啡杯,而另一枚则打进了桌子;从如此瞬发而精准的攻击看,桌子里那枚硬币并不是柯云打偏的,而是她故意留给那些美国大兵看的;也就是说那第二枚硬币也有可能嵌入其它的任何地方,包括那个胡说八道的美国兵的任一处皮肉里。

大兵们,甚至附近其它桌上的人们都开始惊恐地看着柯云,仿佛那清高而美丽的外表里面包裹的是一个神秘而诡异的女巫的灵魂。只有少数几个喜欢中国武侠片的人兴奋地瞪大眼睛看着桌上的硬币,心里默念着:这不是幻想,不是天方夜谭,那古老的国度里真的有这神秘的功夫,而他们的脑子则闪出了两个只在电影里有的词汇——飞镖、暗器。

“怎么?嫌钱不够?”感到周围诧异的目光射在自己身上,柯云缓慢地放下杯子,向隔壁桌瞥了一眼,略带讽刺地说:“桌上已经有五十分了,另一半应该就在附近。打烂了个杯子,它飞不远。”

被打碎杯子的士兵恍然在柯云的话语中被惊醒,他再也忍受不了这被戏耍的感觉,火气一下冲到了头顶。“婊子!”他狠狠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甩开想拉他的同伴向柯云冲来,全然不在乎那不偏不倚被他拍碎的瓷碟又在他手上添了几条渗血的口子。然而没等他近到柯云身边,便感到一股力量横在腹部并挡住了他整个身体;施力者肯定是不想伤到他,发力由小变大,最后在他本能地回撤重心时突然爆发,把他推了个趔趄,虽然没感到痛,但他还是跌跌撞撞地摔回了椅子。

待那个屡屡受挫的士兵从突然的袭击中定过神的时候,推回他的杨锐已经收回了仅能动的右臂,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夸张地向对面的柯云做了个鬼脸并用英语说:“真难喝。”

柯云会意一笑,故意也用英语说道:“借力用力,你玩得不错啊!”

“你扔硬币的功夫也不盖啊,有空教教我。”杨锐也笑着应道。

“没问题。我养父当年就是靠这个在部队里混出名的,十米之内指哪打哪。”柯云扫了眼那边从椅子里爬出来又要蠢蠢欲动的美国人,又掏出个硬币,两指一动,把硬币弹转在桌子上,然后接着说:“而我就差点了,但七米之内人眼大小的玻璃球我也敢说百发百中。”

许是领教了柯云飞硬币的厉害,听到这一席话,那还想讨没趣的美国兵也没想对方的话是不是吹嘘,腿一软又坐回到椅子上。硬币还哗啦哗啦地在桌子上转着,它似乎是只神话中的黄金鸟,吸引着那士兵的目光;又仿佛是只盘旋找寻目标的毒蜂,牵动着那士兵的神经。

“叭!”还在旋转的硬币被柯云突然拍倒在了桌子上,而一直盯着看的士兵被这突然的声音惊得浑身一震,还在渗血的手本能地挡在了眼睛前面。

“哈哈……”柯云被那夸张的反应逗得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拍着桌子大笑起来。杨锐看到这可笑的对局,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相比之下,与那士兵坐同桌的其他美国兵们就不是很好受了;看过这荒唐的闹剧和同伴的窘样,不想与之“同流合污”的他们早就想喷了;当见到那傻子颇有些搞笑意味的动作之后,他们都开始吭吭哧哧地往外冒笑了。

“你,你们……”那傻大兵有些恼怒地瞪着自己的同伴,然后又看看还在揉肚子的杨锐和柯云,他又站了起来,运足力气喊道:“我要和你们决斗!”

“省省力气吧!科林!你这傻子怎么总爱跟别人决斗?到现在都改不了!”一个貌似乌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让背着身的杨锐有种久违了的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