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TEEN 转移 [8] 柯云的情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屋子里静了,杨锐盯着白色的被单,感觉有点不自在——他不太习惯冷场的气氛;而且他也意识到,这好象是他和柯云第一次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

柯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有些红,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自顾低头摆弄起衣角;刚才还落落大方的她,现在连头都不敢抬。

约莫能过了一分多钟,杨锐感到保持一个姿势坐着有些累,便想向后靠一会,谁知脑袋一下磕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啊噢,该死的!”杨锐骂着揉起了后脑勺。

柯云看他那窘样,又咯咯乐了起来;随后她起身走到门口,拣起杨锐刚才扔掉的枕头,拍掉上面的灰尘,走回床边,帮杨锐把它垫在床头。

“谢谢,”杨锐看到柯云的脸上还泛着微红,说:“你别在意,那些牲口就是爱开玩笑,无聊痛快嘴而已。”

“没关系,”柯云坐回到椅子上。“老外都这样,我也没少让莎拉他们折腾。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可以动了。”杨锐晃了晃左臂说。

“那些鬼子还真敢下手!”柯云凑过来摸着那缠着纱布的胳膊愤愤地说,眼光中闪动着憎恨与心疼。

杨锐吃惊地看着柯云,他没想到她能知道事情的内情。

“我见过徐可,他告诉我的。”柯云看到杨锐的疑惑,解释说:“你们回来后,我去过那个临时营地,当时我并不知道你受伤了。到了那里,我发现谁也不认识;后来看到了徐可,一说话才知道他也是中国人。是他把你的情况告诉了我,而且我看得出,他认为你是咎由自取。”

杨锐听完苦笑,没有说什么。以前跟柯云聊天的时候,无论说什么都能有共同语言,惟独在对待日本人的问题上,他们总合不到一块去。于是为了避免冲突,他们都尽量不谈这个。这回又提到了,杨锐觉得只有自己不说话最好。

柯云看看杨锐,接着说:“他还让我告诉你,他有他自己的做人准则,只要你不试图改变他,他也不会干预你,包括你跟日本人的那些破事,他也不会捅出去。”

杨锐还在苦笑,并摇摇头。看来徐可这小子还真给自己面子,要不凭他跟自己吵架时表现出来的仇日劲,他准不会让那些日本人好过。不过细算算,自己跟徐可还真没什么交情,他说这些话时到底是怎么想得呢?

又冷场了。柯云看着在沉思的杨锐,说:“出去走走吧,换换空气。”

********

“今天没给你妈妈打电话?”在一个户外咖啡店,柯云端起自己的卡布其诺搅着汤匙问。

“刚才路过的都是可视电话,我不想让她看见我受伤,关掉视频她还会怀疑,所以……”杨锐耸耸肩。“等伤好了再说吧。”

柯云淡淡一笑,喝了口咖啡。看到杨锐一点没动放在面前的杯子,她问:“你不喝?”

“到现在都喝不惯。”杨锐歉意一笑,随后右手在身上各个口袋里摸了一边,无果后他问:“有烟么?”

“吸烟有碍伤口愈合。”柯云话虽这么说,但还是从身上掏出一盒没开封的“万宝路”扔了过来。杨锐知道,这肯定是她特意为自己买的,因为以前他注意过柯云抽的是摩尔女士烟。嘴硬的丫头,杨锐心里暗笑。

“咖啡里的咖啡因对伤口也有刺激作用。人不能活得太金贵,要是吃喝拉撒都小心这注意那的,那就没法活了。”杨锐开着玩笑打开烟盒,抽出一根很随意地甩进嘴里;然后掏出火机,在手上灵巧地转了几圈,待他停了下来时,火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打着了;杨锐凑过去,把烟点上。

“说话真恶心!”柯云嗔道,看杨锐还在不停地玩手上的打火机,又说:“这个ZIPPO还好用吧。”

“挺顺手。”杨锐抬头回答。“听霍克说这东西值五十万美元,你哪弄来的?”

“这是我继父留下来的。”

杨锐愣愣地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柯云,对方在平静中渗不出一丝的悲伤,尽管杨锐已能看出那张脸上满是强忍的意味。带着恭敬的心情,杨锐把打火机轻轻地放在咖啡桌上,然后从嘴里拿出烟。“这对你来说太贵重了,我……”

“只要你喜欢就好。”柯云知道杨锐要说什么,打断了他的话。

杨锐又感到头皮发麻了,他想了想,说:“小云,有些话我很早以前就想跟你说,但你知道,我这个人,嘴有点笨,所以我一直都不知该怎样跟你说……”

“那就不要说,”柯云再次打断杨锐,红着脸说:“现在这样不好么?有人想着你,如果有时间她还会来照顾你。而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反正知道,这样做,我会很快乐,很开心。”

“可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杨锐咬咬嘴唇,犹豫着该不该说下去,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怕给眼前这个已经是遍体鳞伤的姑娘增加痛苦。

“你不要说了。”柯云接过话,并送上一个微笑,那笑容是那么苦涩,却又那么坦然。“我们不还是朋友么?如果你觉得我的存在干扰了你和她之间的感情,只要你说出来,我会离开。但在此之前请你不要拒绝我为你做的一切,因为这些会让我感到活得充实。”

杨锐无话可说了,他沉进椅子里,默默地抽着烟。自己的嘴确实笨得可以,想好的东西却说不出来。不过,他也在迷惑,自己何德何能让这样一个好姑娘为自己操心。但爱情是忠贞不二的,这点杨锐还是清楚,不管现在安儿在何处,自己的爱情还是只属于她的。那眼前的这个人呢?也许还是原来的那句话,两个在战争的迷途中偶然想遇的两个各有苦衷的人,只要对方存在,他们就能在战争的间隙里互相轻抚一下冷酷的现实给他们留下的创伤,仅此而已。可杨锐也明白,从跟柯云相识至今,大多数时间都是对方为自己做这做那,而自己几乎什么也没有做。该怎么样才能报答她对自己的情谊?杨锐微微陷入了欠人情却不知怎样偿还对方的苦恼中。

“日本仔,让点地方!”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叫嚷,停在矛盾中拔不出来的杨锐还没等反应过来,背后便被重推了一下,连人带椅子撞在了咖啡桌上。

“啊,该死!”伤口碰到了桌沿,疼得杨锐冷汗直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