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车队拖着尘雾,出现在杨锐等人的视线中,只见它们牛烘烘地开到近前,停了下来。

看到站在侦察车边的巡逻军官在招手,押送队的带队军官从开道的步战车上钻出来,两个军官点个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押送军官看到对方旁边还有个左臂受伤的人,他穿着地下军的作战服,在他身后,有个本方士兵正用枪顶着他。

“这是谁?”押送军官问。

“他是这些俘虏的带队士官,就是他主动找到我们投降的。”巡逻军官指着不远处山脚下说:“那就是投降的战俘。”

押送军官轻蔑地扫了眼杨锐,冷笑一下,便顺着巡逻军官的指向看,约二十个受伤的地下军士兵在那围圈坐着,旁边有六个端枪的人在看着他们。

“干吗让他们离这这么远?”押送军官不满道。

“风大,都是伤员,让他们在那避避风。”巡逻军官说。

“对这些臭虫还用这么仁慈?哈,”押送军官嘲笑道,随后他又问:“不是五十多个吗?这不够。”

“其他兄弟都是重伤员,他们行动不便,得你们去接。”杨锐抢着解释道。

押送军官狐疑地看看杨锐,又看看巡逻军官。“这种蠢话你都信?不怕中埋伏?”

巡逻军官耸肩:“那又怎么办,我们不是也不敢去嘛,所以才等你们过来再去看看。”

“真麻烦。”押送军官抱怨着,朝后一招手,步战车上的士兵悉数下车,卡车的副驾驶也出了驾驶室,走到车后打开蓬布。押送军官对一个士兵说:“中士,带你的人把那些臭虫赶上车,行动要快,还有另一批货要接呢。”

中士点头,带一个班的人向山脚下走去;另有一个班在车队边警戒。

巡逻军官完成了杨锐交给他的任务,却一点没感到轻松。看着没有任何防备的同僚,他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因为攻击他们的枪声随时都会响起。他想喊,揭穿这个骗局;但他又不敢——杨锐藏在绷带中的左手又握住了那颗手雷,而他们自己看上去是全副武装,其实所有的枪都是空膛,没有子弹。这些事,押送队的人不知道,也许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听天由命吧,巡逻军官偏过头,微闭上眼,不敢再看那些已经是瓮中之鳖的同僚。

“这是圈套!啊——”让巡逻军官没想到的是,站在杨锐后面的驾驶员终于忍不住了,他做了巡逻军官不敢做的事——他喊着,左手伸到杨锐的身前,想握住那颗隐藏的手雷;右手举起空枪就想向杨锐头上砸。

杨锐早有准备,在刚才他就听出后面的气息不对。在枪就要砸到他的头上的时候,他突然向后一退,用身体把后面的人挤在了侦察车前杠上,那抡枪的胳膊撞在杨锐的右肩膀上,把枪给震掉了。杨锐迅速从腰带里面拔出藏好的手枪,抬枪便射。三声枪响之后,还没回过神的押送军官连同旁边的两个士兵脑袋上都被开了个冒血的洞。

枪声就是信号,十几个隐藏在路边的士兵掀掉伪装跳了起来,对着还没从肩上摘下枪的地上士兵开始了屠杀式的扫射。埋伏在远一点的狙击手在杨锐的第一声枪响时就消灭了他们的第一目标——两辆步战车上的机枪手,随后开始对第二目标——每辆车的驾驶员——开始逐个点名。佯装投降的那些人也从屁股下面拽出了武器,扫倒了刚才配合他们演戏的六个巡逻队员之后,与潜伏的同伴对已经走近的那一个班形成了交叉火力,可怜那些人听到身后有枪响刚回过头,就被数个方向射来的子弹击中,如同被收割的麦子一样,成排倒下。

巡逻军官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同僚一个个在自己面惨叫着前倒下,听着弹头嗖嗖地从自己身边飞过,嗅着那些弹头从人体中带出的血腥。他没有害怕,或者说已经害怕得麻木了。混特的士兵们准头都很高,即便是扫射也是有的放矢,所以尽管弹雨密集,却没有子弹射向巡逻军官,谁都知道,他对这次行动已经没有了威胁。

仅过了十秒钟,增援来的地上军便都躺在地上了,枪声也稀疏起来,偶尔一两声也是混特士兵对没死的人补枪。战场趋于静寂,大多地上士兵都被打成了一摊烂肉,破碎的内脏、肉屑和着血水流得到处都是,在晶莹雪白的冰原上如同一片片红艳的花丛。

“砰,砰。”身后两声沉闷的枪响把巡逻军官惊醒,他转过身,看到杨锐直了直身体,右手握着的手枪还在从枪口里冒烟,后面的被挤住的驾驶员软绵绵的倒在地上,鲜血从尸体下流出,很快便积成一大滩。

杨锐冷冷地看着军官,那目光让对方浑身发寒。

猎狗和雪狐的士兵开始向车队集中,没人再受伤,他们完全把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呕——”几个新兵看到遍地不完整的尸体,忍不住吐了,全然没有了刚才对敌人进行单方面屠杀时的快活劲。徐可也在呕吐人的行列,他看到了一个被自己打死的人,那家伙半个脑袋被掀飞了,鲜红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混在一起流了一地。

杨锐叹口气,走过去,轻拍他的后背,因为他清楚,这好象是徐可第一次杀人。“习惯就好了。”杨锐用汉语说。

“不要你管。”徐可倔强地推开杨锐的手,走到一辆步战车前接着吐酸水。

杨锐尴尬地笑笑,不再说话。

“这家伙怎么办?”鲨鱼从后面拎住了军官的脖领,问杨锐。

军官彻底清醒过来,他意识到现在自己是唯一站着的地上人。他拼命挣扎,却挣不脱鲨鱼的大手,于是他本能地向杨锐喊:“不要杀我,我帮了你们,你向我保证过,不杀我!”

杨锐轻蔑地看着他,想到了那些惨死的雪狐兄弟。他回给对方一个冷笑:“我是保证过,但他们没有。”随后,杨锐转过身,不再看他。

“哦,不……”身后是绝望的嚎叫。

“砰——”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枪响。

“咕咚。”最后是尸体倒地的闷声。

“所有人登车,我们回家了!”杨锐高声命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