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可夫:海南之役的沉痛教訓



中美軍機碰撞事件﹐顯示了中國海軍航空兵十分落後的指揮管理﹑保障維修素質。同時﹐飛行員也欠缺必要的攔截經驗。西方衛星拍攝的海南陵水機場圖片﹐顯示海航的維修保障狀態實在太差。


陵水機場為海軍航空兵第八殲擊師所在地。一九七零年二月十日曾經擊落美軍無人偵察機﹐屬於首批換裝J8﹣2的全訓師﹐全師飛行員年度訓練時間超過一百小時﹐在海軍航空兵﹑空軍中是標準的「拳頭部隊」。

然而即使是J8﹣2這樣的較為先進戰鬥機也逃脫不了一年四季露天風吹日曬的命運。土堆型機堡外形酷似六十年代的蘇聯以及阿拉伯國家空軍的米格戰鬥機掩體﹐沒有厚實的頂蓋保護﹐在一九六七年阿以戰爭中﹐埃及空軍四百架作戰飛機十分鐘之內被以色列空軍使用集束炸彈摧毀於這種掩體之內。隨後﹐一些「第四世界」國家的空軍都知道好飛機就必須為其修建好的全封閉式堡壘機庫。海南島最高氣溫四十度﹐降雨量年平均二千毫米﹐俄式﹑中國產戰鬥機雷達的可靠性本來就不及北約系統﹐難怪蘇霍依設計局的主要負責人聲稱蘇愷二十七SK在中國的出勤率只達到設計要求的五成。官方聲稱中國軍隊軍事預算的三成用在維修保障上﹐到底用在何處﹖

軍方豪華招待所是圓明園


陵水機場的狀況與中國軍隊在各大都市修建的豪華招待所相比﹐後者就是現代「圓明園」。筆者在印度看到﹐空軍將軍寧肯乘坐英國五十年代生產的「大使」牌汽車﹐也要讓印度空軍裝備超一流的Mirage2000﹑和蘇愷三十MKI﹗國防部長可以為貪污案辭職﹐中國如何與他國相比較﹖

陵水基地的機堡設計遠離主跑道﹐只有一條滑行道與其連接﹐整體作戰反應將非常緩慢。滑行道如果被突然炸毀﹐一九六七年埃及空軍的悲劇就可能重演。美國國防部聲稱過去一年來﹐美國對華進行了大約二百次偵察活動﹐只有三分之一被攔截﹐可見海航戰鬥機的反應速度不足。其次是人的素質﹐美軍二十四名機組人員在生命危險之際還盡力完成了破壞情報偵收系統的相應作業程序。與此對照﹐美軍偵察機在降落陵水機場後十五分鐘之內﹐中國軍隊竟然不搶佔飛機﹑獲取相應偵察數據﹐從而使這架美機獲得了意外寶貴的時間執行破壞程序。這種具備四重破壞程序的偵察機的相關數據﹑情報分析軟件﹑硬體相信已經受到損害。


軍機接近中國領空進行頻繁偵察活動﹐反應美國的霸權心態日趨失控。但另一方面也顯示中國飛行員缺乏必要的飛行訓練。眾所周知﹐如何尾追犯罪車輛﹑必要時如何合理衝撞﹐是加拿大警察的必修科目。而美國國防部公布的影像顯示﹐中國飛行員顯然還沒有適應冷戰時代由美蘇兩國建立起來的「空中流氓遊戲規則」。今年一月的一次跟蹤錄像顯示﹐儘管因為攝像機可能使用變焦鏡頭的關係﹐因而無法判斷J8﹣2跟蹤EP﹣3E的準確距離﹐但是攝影角度顯示J8﹣2與EP﹣3E保持了相同的高度。這種跟蹤方式是非常危險的。由於J8﹣2屬於高空高速戰鬥機﹐在跟蹤工作時速四百公里左右的EP﹣3E的過程中﹐必須不斷以「蛇行」動作降低其飛行速度﹐這樣在遭到EP﹣3E尾流的影響下﹐很容易失去平衡。冷戰時代蘇聯跟蹤美機﹑美機跟蹤蘇聯偵察機都保持了不同的飛行高度。


搜救失蹤飛行員王偉的行動也開創了歷史記錄。事發地點距離海岸不超過五十公里﹐並非敵境﹑並非戰場。事態的最終結果表明﹐在與台灣﹑美日爆發一場全天候﹑高強度的空戰時﹐中國無法打到最後。因為最終中國缺乏的是一批優秀﹑具備作戰經驗的飛行員。這也是當年日本輸掉太平洋戰爭的主要原因。


中國是手提電話的使用大國﹐卻不能為其飛行員提供類似北約空軍飛行員使用的PRC112手提電話﹐同時也沒有跡象表明中國飛行員裝備了個人全球定位裝置﹐因此無法對飛行員位置進行精確定位﹐只能採用海上人民戰爭的方式﹐目視搜索目標。這表明中國空軍無法在敵國上空實施攻擊作戰﹐「攻防兼備」的新理論如何落實﹖


其次﹐指揮依然是六十年代蘇聯式的三級方式﹐地面為主﹑長機其次﹐僚機服從。因此﹐飛行員缺乏空中主動性﹐緊急情況下跳傘逃生還要請示。為甚麼王偉跳傘之後﹐長機要即刻返航﹖最了解王偉位置的莫過於長機﹐否則何需最後傾巢出動搜索廣闊的海域﹖甚至連最精銳的南海艦隊唯一一艘六千噸級「旅海」一六七號驅逐艦都派上用場﹖這顯示「生命安全第一」的概念還沒有從根本上落實到具體條令中去。因此﹐才沒有專門的救難部隊組建。


此外﹐情報聯網能力差。根據北約三軍聯合救護體系﹐任何一架戰鬥機﹑KH11偵察衛星﹑Lacrosse衛星可以接收來自意外飛行員的無線電求救信號﹐並且可以回應並通過GPS確定飛行員位置。飛行員自己也帶有GPS接收器﹐可以自我判斷位置並且報告基地。一九九五年美軍一架F16戰鬥機在塞爾維亞境內被擊落﹐飛行員創造了另外一個奇蹟﹐在敵國境內生存了五天﹐他通過PRC112手提電話發送的定標信號最後就是被F16戰鬥機截獲的。由本次撞機事件表明﹐中國海空軍顯然沒有建立相應的聯合救助支援體系。


間諜飛行怎會事前通報


中國希望美國今後不要再從事類似偵察活動﹐並且把它作為下一階段談判議題﹐這顯然在迴避現實的國際關係﹐體現了弱勢的心態。事實是基於技術原因﹐EP﹣3E的部分電子偵察設備﹐包括定向系統擁有作用距離上的限制﹐因此當然希望越近越好﹐最好像六十年代那樣入侵中國領空。同時﹐要確立事前通報制度也存在困難。這是間諜飛機﹐沒有任何一名間諜會首先「通報」。海灣戰爭爆發的前七天﹐中國已經知道了爆發的可能性時間﹐就是通過電子監聽獲得的情報。中國還從六十年代開始便和U2等高性能偵察機在本土過招。


下一階段的談判將是漫長而艱難的。中國本來可以通過這次事件﹐回到現實的國際環境中來﹐與美國訂立「流氓規則」﹐你來我往。但中國害怕所謂「中國威脅論」升級。其實美國的霸主心態已經表明全世界的天空它都要管﹐在廣州上空訓練與在美國航空母艦附近實施訓練的性質﹐在華盛頓看來沒有太大的差別。俄羅斯也在今年恢復了對北極﹑太平洋的某些偵察活動﹐美國並未因此提出新的「俄羅斯威脅論」。與此同時﹐中國自己也有很好的電子偵察手段。目前僅僅Tu154電子偵察機機隊已經擴大到十二架﹐維持二十四小時對台灣的偵察戒備態勢。電子偵察船去年還頻繁闖入日本專屬經濟區實施相應偵察。為甚麼台灣﹑日本能去﹐反而中國軍隊最大的「未來我軍主要作戰對象」的美國航空母艦附近卻不敢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