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虽然事先李东轩曾经跟杨林说过,给他准备的时间,可是在第二天一大早,潘兴就已经把记载有刘北大略的活动范围和时间的信封交给了杨林,显然,李东轩根本就是在催促他快点动手。


找了个借口离开宾馆,杨林再次来到老何两人的栖身处,刘博似乎特别期待这次行动,虽然仅仅过了一晚而已,但是他却已经杂七杂八的准备一大堆的东西。


套上刘博不知从哪里搞来的迷彩服,再次看可看手中记载着刘北具体信息的卡片,杨林心中多少找回了点当初在部队执行任务的感觉。


“老班长负责掩护,刘博你负责警戒和接应,我去抓这个刘北。”凝神看了看身边一直注视着他的两人,杨林果断的命令道。



刘北最近右眼皮老跳,二奶说左眼财,右眼祸,所以一直吵闹着让他没事别往外边跑,乖乖在家里躲星灾,虽然对这一套刘北并不信,但是二奶的话,却让他觉得心里热乎乎的,妈的, 还是国内的女人好,想想缅甸的那个正室,只要开口,没别的事,就是问他要钱。


对于这些小事,刘北可没工夫操心,毕竟男人赚钱其实就是花在女人身上,至于怎么花,花多少,其实根本不必去考虑,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考虑怎么赚钱。


弟弟的事才是目前的头等大事,中国警察突如其来的行动,一下子打乱了熊缅将军的部署,尤其弟弟的死,简直可以用莫名其妙来形容。


目前首要的任务还是先打理好接货和下家的事,手头的这批货必须要处理掉,否则熊缅将军将没钱应付缅甸军方的围剿行动,至于弟弟的仇,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报吧。


“客户们还在包厢里没完没了的胡闹,不过过段时间,等他们都软下来的时候,也就到了该谈主题的时间了,冰毒的泛滥冲击的海洛因的市场不断萎缩,价格也随之一掉再掉,而眼前,缅北的罂粟大丰收,这帮家伙绝对不会放过眼前这个杀价的良机的,一会要怎么应付这些家伙?”洗手间里,在猛的向脸上冲了两把凉水后,刘北逐渐从酒劲中清醒过来,脑中那些因为酒精而变的模糊的事情也清晰起来,可就在他直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不知何时,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带着头套的陌生大汉。


“你干什……”就在刘北警觉的询问对方时,大汉忽然猛的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下一秒钟,刘北仿佛感觉整个天地都瞬间倒转过来,一直到后背传来疼痛的感觉或,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仰面跌倒。


对方根本没有给他挣扎的机会,在刘北摔倒的同时,大汉双手熟练的在他眼前一晃,刘北顿时感到下巴一凉,舌头仿佛不停使唤一般一下子掉出口外,满意的看了失去语言能力的刘北一眼,对方收回一只手,从怀里抽出一条粗长的尼龙绳,看到眼前这一切,刘北终于明白了什么,开始奋力挣扎起来。


“嘭嘭~~!”见他挣扎,对方随即轮起拳头,用力砸向他的后脑,刘北眼前顿时一阵发黑,可是这样的重击却忽然让他清醒过来,忍着胳膊上传来的巨疼,他如同一条蚯蚓一般不断的蠕动着,同时嘴里呜呜作响。


不过可惜的是,这徒劳的举动显然不能改变现状,对方抓住他的脖领子一把将他从水池下面抓了回来,同时手中的绳子开始利索的捆扎起他的四肢。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一名微醺的男子摇晃着走了进来,可是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原本肚子中的的那点酒顿时化做冷汗从毛孔散发个干净。


“你,你他妈的是谁?”对方显然认识刘北,当看到大汉手中的举动时,一边大声喝问,一边顺势把手向后腰伸去。


见此情景,大汉不再犹豫,猛的弹起身子,双手如虎爪一般抓向对方的咽喉,同时猛的将其撞在门上,怦~!巨大的冲击力顿时让后来的男子失去平衡向后摔去,身后,一把乌黑的手枪也因此掉在地上。


大汉反应异常灵敏,趁着对方努力平衡身形的时候,一把从地上拿起手枪,可是就在他抬手准备砸晕身前男子的时候,身后,一阵怪异的呜呜声却忽然传了过来。


“为嚷绕哇(没想到吧?)”身后趁着两人搏斗的几乎,原本倒在地上的刘北此刻已经站了起来,挣脱出绳索的一只手,此刻正捞捞的拽着一根粗长的导火锁,在大声叫喊了几句后,他含糊不清的向大汉示意道,衣服被慢慢的扯开,刘北身上绑着的一排雷管赫然出现在屋内三人的眼前。


“更我肉,恨无恨扰是瓦你文闩刹始!!(跟我斗!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炸死?)”一边得意的拉紧导火索,刘北一边嚣张的向大汉凑了过来,同时双眼圆睁,神色狰狞的威胁道。


“谁,谁,快开门,快开门。”此刻,洗手间内的搏斗,终于惊动了外面的人,在一阵纷杂的脚步声过后,单薄的门板立刻响起沉重的敲击声。


“会厦,瓦香扔握苒,(跪下,把枪扔过来。)”听到门外的嘈杂声,刘北立刻嚣张起来,再次威胁着要拉响雷管的同时,他命令大汉将说中的武器扔过来。


雷管一旦爆炸,势必整个楼层都会化为灰烬,看到眼前这一切,大汉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将拿枪的手向前送去。


“砰~~~!”就在刘北缓慢向前蹭着要将武器拿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对方忽然再次握紧手枪,同时果断的扣动了扳机,一个子弹顿时带着火光从枪口飞出,瞬间打穿了刘北的脑袋。


吃惊的看着对方手中仍然冒着青烟的手枪,同时尽全力的想要拉动手中的导火索,可惜的是,此刻刘北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指挥自己的手指,脑中,记忆瞬间变成随片,逐渐消散,眼前的光芒也开始迅速的离他而去,黑暗如同天幕一般将他彻底覆盖,在所有这一切即将消失的时候,刘北脑中闪过了唯一的一个念头。


“妈的,应该躲星灾!”


当刘北无力的倒在地上的时候,大汉丝毫没做停留,在一脚踹开洗手间狭窄的窗户后,他纵深跳了出去,高高的三层楼此刻给人的感觉却如同一片宽广自由的天地一般,轻盈的落地后,大汉迅速的钻进街边一辆一直未熄火的车内,车子迅速的转动方向盘,电一般射向前面的路口。



“刘北呢?”车内,刘博一边熟练的操控着汽车,一边奇怪的问道。


“让我杀了~~!”听到刘博的询问,杨林一把拽下脑袋上套着的头套,颓然回答道。



“有什么消息没?”与此同时,李东轩的房间内,潘兴这边刚刚撂下手中的电话,李东轩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刘北挂了,身上的炸药都没来得及拉,就被人一枪打碎了脑袋。”听到他的询问,潘兴连忙将刚刚得到的消息报告道。


“哦?知道是谁干的吗?”听到潘兴的回答,李东轩微微扬了扬眉毛,然后继续询问道。


“现场没人知道凶手是谁,似乎只有一个人大略的看到凶手的外貌,不过听说对方带着头套,根本没见到长什么样子。”听到李东轩的追问,潘兴立刻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杨林的活干的很利索啊,小乖,你觉得怎么样。”听到潘兴的回答,李东轩微微一笑,再次询问道。


“恩,不错,手段狠辣老到,但是这样的人要是反水的话……”听到李东轩的询问,潘兴犹豫着说道。


“哈哈哈,要想让狼不吃人,就要喂饱它,要做大事,岂能没点骑虎驱狼的手段,放心,杨林在我们手里反不了水的。”听到潘兴的疑虑,李东轩大笑着转身拍着他肩膀安慰道。


“大哥,你准备让杨林干什么?”听到李东轩的解释,潘兴若有所思的回味了一会,张口询问道。


“一个心狠手辣,见钱眼开的家伙,你说适合干什么?我看,这种人什么都适合干。”听到潘兴的询问,李东轩仿佛斗孩童一样,拍着他肩膀说道。



“刘北, 熊缅手下少校团长,中缅混血儿,此前主要负责缅甸以及东南亚一线毒品买卖,熊缅手下40%的毒品均经由他销售,与其弟弟刘东并称二刘。”电话响了好久,杨林才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在木然的按下接听键后,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想说什么?是想告诉我这个人该死吗?还是想告诉我我必自责?”当对方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杨林忽然冷冷的反问道。


“是的,对方是个大坏蛋,完全可以用十恶不赦来形容。”听到杨林的质问,对方稍有动情的说道。


“哦,是吗?那是不是我应该开香滨庆祝一下呢?庆祝我刚刚为民除害,干掉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你要不要也过来喝一杯。”听到对方的安慰,杨林立刻冷笑着调侃道。


“刘北的死完全是个意外,你不杀他,他必定会威胁到你的安全,从某种意义上解释的话,你这完全是自卫。”听到杨林看似轻松的调侃,对方连忙再次解释道。


“是吗?那我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我是军人吗?可惜我没得到命令,我是警察吗?可惜我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他妈到底是去干什么去了?到底去干什么了?你他妈的快回答我!!!”对方的解释在杨林听起来是那么的无力,在对方尚未说完的时候,杨林已经一把将电话凑到嘴边,大声的对着听筒吼道。



“老班长,排长这是怎么了?你要不要去劝劝他?”门外,听到杨林的吼声,刘博立刻不放心的向刚刚回来的老何问道。


“每个人当触及到自己道德底线的时候,都会感到彷徨的,你们排长只是表现的极端一点罢了,他想用这种极端将自己与那些人加一区别。要知道,刘北虽然该死,但是却不能由我们判他死刑,因为我们没这个权利。”听到刘博的询问,老何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缓缓的说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