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日,两名被骗到海南儋州卖淫的河南郑州籍16岁少女,在儋州一市民的帮助下,逃出淫窝来到海口。自称姐姐的朱某,怕骗她卖淫的“男友”被抓,竟然死活不同意报案。


一市民成功解救两少女


昨日下午,一儋州市民打进本报热线称,17日在儋州那大镇先锋路某民宅门口,一名卖淫的16岁少女向他求助,希望把她和妹妹解救出来。


18日上午11时许,他在先锋路某胡同口等着,将假装接待嫖客的小姐妹俩带走,送到儋州汽车站。下午2时许,他将姐妹俩带到海口,在龙华路某酒店开了一间房后离开。他希望通过记者,抓获强逼姐妹俩卖淫的不法分子。


昨日下午,记者在该酒店客房内见到了刚刚起床的两名16岁少女朱某和张某。


新“男友”将姐妹俩骗到海南


据姐姐朱某介绍,她们姐妹俩都是1991年出生的,河南中牟县九龙镇人。她和小妹张某是邻居,从小在一起玩。去年6月,初中没毕业的姐妹俩到县城打工。今年春节刚过,她们俩又来到郑州的两家工厂打工,每月能挣四五百元。


今年10月14日,她俩来到郑州某溜冰场滑旱冰。一名20岁左右的年轻人来到小朱面前,自称叫赵洪,想和她认识,并请姐妹俩喝饮料。


随后的几天,赵洪每晚约小朱出去吃饭、唱歌,并向朋友介绍小朱就是他女朋友。在赵洪的攻势下,小朱坠入了情网。之后,赵洪说自己在海南有业务,希望小朱带着妹妹小张和他一起到海南,帮他管事。小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于是,赵洪给儋州的朋友黄某打电话,说他将和小朱两姐妹到儋州,请对方汇款。从银行取到钱后,10月19日,赵洪带着小朱和小张坐上大客车直奔海口。


姐妹俩在儋州被逼卖淫


途中,赵洪在车上赌博输光了钱,到海口后打的赶到儋州,再次让黄某付账。


黄某在儋州一宾馆给他们开了两间房。当晚,赵洪想和小朱发生性关系,但小朱不同意,两人打了起来。小朱想走,赵洪威胁说:“你走了还有你小妹。”最后,小朱被迫与其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赵洪对小朱说,他没有工作,在儋州也没有生意,还欠了黄某不少钱,希望小张到黄某的先锋路店铺打工。小朱没多想就同意了。到了黄某的店里,她们才知道黄某的生意就是组织十几名少女卖淫。知道实情后,小朱也没介意。


几天后,小朱发现,赵洪不仅有新欢,还组织几名被骗来的少女卖淫。因为赵洪不让她到黄某处看妹妹,两人发生争吵,小朱挨了几次打。最后,身无分文的小朱恳求赵洪,让她也到黄某处,和妹妹在一起。


姐姐最多一天被迫接客17人


小朱说,进店后,虽然和小张在一起,但老板黄某要求她们必须每天“上班”,否则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于是姐妹俩都开始接客了。小朱说,接客价格都由老板、老板娘定,如果每次是70元,老板抽20元;100元抽30元;150元抽50元。剩下的钱,黄某也不给她们,说帮她们存着。小朱说,最多时,她一天接客17人。如果惹得客人不高兴,老板娘就会骂她。有一次,她顶了老板娘一句,结果被老板娘打了几个耳光。小朱算了算,说她接客存在黄某处的钱有1万多元。


提到在儋州的日子,小张说,当时她告诉黄某,自己是处女,不愿接客。黄某夫妇不相信,说她装清纯,光吃饭,不干活。几天后,她被逼开始接客,最多时一天接客15人。


据姐妹俩透露,近2个月时间里,黄某处的小姐跑了不少。17日晚上,她接待的一个客人口音好像是河南的,于是她就把姐妹俩的情况告诉了他。该男子非常同情她们,约好第二天中午在路口接她俩。18日中午,小朱带着小妹在这名男子的帮助下,逃出了淫窝。


担心“男友”被抓姐姐拒绝报案


记者建议小朱和小张向警方报案,但小朱坚决不同意。小朱说,如果报案,她的“男友”赵洪就会被抓,她不想赵洪恨他一辈子。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只想着能和赵洪过一辈子。


对于怎样面对家人、面对遭到欺凌的小张,小朱抓着被角流着泪说,她现在只想回家,希望记者能帮她们回家。只要能回家就行,千万不要报警。而那位送她们到海口的市民,也在电话里劝其报警,但小朱死活不同意。


儋州公安局局长何庆红知道此事后非常气愤,希望姐妹俩提供线索,将这些不法分子一网打尽。对此,小朱坚决不配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