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纪念在南京大屠杀中死难的中国人

距南京大屠杀70周年了 为死难者默哀 为死难者致哀

1937年12月,在中国是个黑暗的日子;在南京是个血腥的日子。因为几十万中国人的头颅和身躯,就倒在了日本人的屠刀下,他们中有的是老人;有的是孩子;甚至是还未出生的孩子……

这里的天空充满了阴霾,一个个冤死的灵魂向日本侵略者讨伐,死者如是,生者更无惧!他们带着血泪,走向战场,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把可恶的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赶出中国!

中国的东北被占领之后,日本一直找机会要大举进犯中国。公元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发生,日本发动大规模的军事攻击,中国也全面起来抗日。经过八年的艰苦抗战,获得最后的胜利。中国人民终于成了自己土地上的主人。可是,每一个中国人无不思念那些在血雨中倒下的英灵,人们无不缅怀那些为战争的胜利而壮烈牺牲的战士。

今天又到了12月13日,时过70年的今天,我们依然没有忘记;我们更不能忘记!曾经的昨天,几十万未曾安息的灵魂从未停止过向日本人讨还血债;更不忍赌,昨天还鲜活的生命,被埋在深坑中,焚烧的惨烈景象。如今已成白骨,但他们还在向世人诉说着那一段不能忘怀,更不应忘怀的一幕幕……

我们中国人民和日本人之间是阶级仇、民族恨,这是我们中华民族世世代代永远都不能忘记的国耻!

日本人不但在南京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们还在中国的东北,非常残忍地用中国人做活体细菌试验;活体解剖试验,同样的也没有放过孩子——那些未出生的孩子呀!甚至,从刚刚孕育生命的开始一直到老得不能自己的耄耋老人……

现在,我们东北的地下,还会挖出被他们埋藏的尸骨、细菌试验场和弹药……

我们怎敢想象,昨天有日本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民的血债!有日本人的地方,就有冤魂的声讨!无论时间过去多么久远,这血债要让日本人一代一代人来偿还。无论他们怎么窜改历史,我们要教育中国人的子孙,永远不要原谅他们!我们更要记住:防止他们为我们的后代设下的陷阱,更要防止他们再次侵略东北、侵略中国……

下面是资料摘抄 仅供参考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陷南京,屠杀30万南京平民。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对中国军民进行了长达40多天的大规模屠杀,共有30万以上无辜市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约8万多妇女被日本军人强奸。

2007年12月13日,我们愿意努力汇集这段浸满鲜血和屈辱的历史点滴,我们想再说一次:历史不可以忘记。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讲述历史

时间:1937年12月13日

地点:南京张府园

讲述人:常志强

当时年龄:9岁

其父亲戴英俊、母亲戴张氏、大弟戴二龙、二弟戴阿三、三弟戴小发、四弟戴小来均被日军刺杀,姐姐戴桂珍被先奸后杀。

——亲历者说——

我姐姐被戳昏死在地下,一个鬼子跑过去,拎着她的头发,把她朝旁边一摔。我哭喊着,眼睛冒火花,就昏过去了……

——幸存者常志强

敌人的机枪向人群扫来,血把沟里的水染得通红。前头尸体七横八竖,挡住了我。

——当时教导总队第三营营部勤务兵唐光谱

(我)亲眼看见10人1批、10人1批被日本兵枪杀。从早晨到傍晚,还有六、七百个人未被枪杀,日本兵就把他们一起赶到河口,用机枪向他们狂射……

——幸存者陈德贵

鬼子顺手就把刺刀,朝我弟弟屁股上头一刺刀,一挑,摔得老远的。

——幸存者常志强

他们问你们要怎么死法?你们是要用机枪扫射、用步枪打,或是用汽油烧、燃烧弹烧死呢?还是用刺刀刺死呢?

——幸存者骆中洋

我的伤口因此严重感染,长时间流血流脓,头发与脓血粘结在一起,生了蛆虫。三年后,才基本愈合。但是,肩部留下了较大的伤疤,每到阴雨天,仍隐隐作痛。

——幸存者倪翠萍

——侵略者说——

南京是中国的首都,占领南京是一个国际性的事件,所以必须作周详的研究,以便发扬日本的武威而使中国畏服。

——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

山川草木都是敌人。

——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

我在城里扫荡过残敌,把俘虏绑在树上,军官们一面教导怎样枪杀和刺死的方法,一面把他们弄死,军官和下士官把蹲在挖好的坑前的俘虏的脑袋砍下来。

——第114师团重机枪部队田所耕造

“往尸体上浇上油就直接烧了,烧尸体的事我们干了很多回,数都数不清了。

——原第16师团步兵33联队士兵上西义熊

抢劫、强奸、放火、杀人,什么都可以干!

——第16师团中队长天野乡三

不知不觉中,我和野田都超过了一百人,好高兴啊!

——第16师团向井敏明在“百人斩”竞赛时

部队早就下达过命令“无论男女,凡是活着的,一律杀掉,即使一只猫也不要放过!”

——第16师团33联队第3大队町田

• ——第三方说——

• 屠杀平民的现象极为普遍。

——美国记者杜丁给《纽约时报》的特别报道

• 我做梦也没想到过日本兵是如此的野蛮。这是屠杀、强奸的一周。我想人类历史上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如此残暴的事了……就像在野外猎杀兔子一样,许多百姓在街上被日本兵随意杀掉。

——美国友人约翰•马吉

• 一位已经怀孕六个半月的19岁少妇,抗拒两个日本兵的强奸。她面部被砍了18刀,腿上也有几处刀伤,腹部也有很深的一个刀口。

——金陵大学医院医生罗伯特•威尔逊

• 即使我已经有了魔鬼的心肠,我也觉得惨不忍睹。战争真是太悲惨了!

——日本军医保坂晃

• 我到放尸首的地下室……一个老百姓眼珠都烧出来了……整个头给烧焦了……日本兵把汽油倒在他头上。

——《拉贝日记》

• 成千成万的难民,为死亡所威胁,为黑暗所包围,他们的一线曙光,只是希望能够到达一个外国人管理的安全区域。

——英国《曼彻斯特卫报》记者田伯烈


本文内容于 2007-12-20 21:56:34 被ardar001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