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不知道婆婆在单身行路时的详细遭遇,无法追寻她的心历旅程,可我知道,大革命,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那天灾人祸,风火硝烟的岁月,一个单身女人,终日劳做在大户人家的厨房和院落,吃着仅够果腹的饭菜,穿着为体面而裹身的衣物,积攒着主人的赏赐,孤独,寂寞,鄙视,病痛,无助无时无刻不在伴随着她,战乱,惊恐,迷茫,流离,颠沛贯穿着生活的每一个时间。。。。。。


苍天不公啊!就因为时代要变,订下的亲事被人无情的撕毁,一个身居乡间的女孩要承受社会变格带来的耻辱。就因为不能生育,从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流连与上流社会的教授太太变为家庭女佣,在过去是一个层次上生活转为看着主人的眼色战战兢兢的渡日。


命运害人啊!


生来本是无忧女,


自幼也读圣贤书,


唯怨遭遇时代变,


再恨不能做母亲。


行路好难啊!


为什么是这样的一条生活之路?那脚上的斑斑伤痕扭曲了本该是一双充满女人魅力的天足。尽管她时常背着别人自我修剪,修剪中一有不慎还会鲜血淋淋,痛的钻心,但为了继续走下去,继续站立着,尽管扭曲的近似变形,伤害的疤痕累累,她还是把脚罩的严严实实,表面上看起来体体面面地继续走着走着。


解放了,原来用得起佣人的家庭很多都变了,婆婆也失去了她的工作,正在她不知能去何方时,我父母结婚了,我母亲听说了这位姨妈的处境,就写信并寄上路费请婆婆到我家来共同生活。


1953年的初春,婆婆带着简单的行李走进了我家,从此她与我们共同生活了25年直到她走完了人生。


婆婆走进我们家时,大哥已在母亲的腹中燥动着,那时的我家,父亲结束了十几年战争的艰苦生活,有了娇妻和稳定的生活,正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建设新中国的工作之中。母亲新婚燕尔,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正准备享受生儿育女做母亲带来的欢乐。他们俩人一早出门投入新中国火热的建设工作,下班回来吃着婆婆做的可口饭菜甜蜜地享受着暖融融的家庭生活。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四兄弟一个个哇哇大哭地来到人间,家里人口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杂,我的父母工作很忙,常常是我们早晨还没起床,他们已经上班走了,到了晚上我们睡了他们才回家,而四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凑在一块要吃要穿要戏耍,健康成长无忧无虑的四个男孩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在这样一个家事诸多的家庭里,婆婆就成了我们的管家人,每个月初,母亲就把一个月的生活费交给婆婆,一家人的一个月的生活就由婆婆安排。


家务事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先说吃饭吧,那年月粮食是定量的,就算我父母收入在当时是高的,家里过日子也还是要精打细算,四个男孩个个都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吃起来狼吞虎咽,长身体的时期一点营养都不能马虎,全家每个月的粮食定量经常在我们的狼吞虎咽下没到月底就吃完了。掌管一家伙食的婆婆就得在粮油菜饭上用心调剂,即让我们吃饱,也不能不够吃。在饭菜的口味上,我父亲是河北人,爱吃面食,我母亲是江西人,爱吃米饭,婆婆几十年生活在南方不会做面食,但这难不住她,她向左邻右舍的家庭妇女们打听如何做面食,一点点的学,一点点的摸索,馒头,烙饼,手擀面,饺子,包子样样都能做得我父亲都称赞好吃,地道。而婆婆烧的一手江西菜至今我一想起来还是在流口水。


正常年头吃饭不会成为一个家庭为难的事,但在三年自然灾害时,往往会使一家人为难,三年困难时期,很多家庭因吃饭闹得很不愉快,而我们家却从没因吃饭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其中的原因我常常想起在我记事后,我清楚地记得每当一家人围坐桌边吃饭时,婆婆面前总是有一小碗辣椒,那是一碗没油多盐的炒辣椒,不管桌上有什么好菜她筷子伸得最多的也就是这碗辣椒,而且一小碗辣椒就是婆婆一个星期的下饭菜。难怪她面色总是那么苍白,身体总是那么瘦弱,一点点米面,几根青菜,一筷子辣椒就是她常年的饭食。


家务活除了做饭洗衣整理房间这些事,最叫人忙不过来的就是小孩生病时,我们四个小的时候经常有生病住医院的,婆婆经常是忙了家里的还要照顾医院里的,安排好了大人的事还得管小孩的病,但她总能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一丝不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