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话语权在世界上非常非常微弱

目前,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每次大选之前,总统竞选人都会以攻击中国来带动选票,好像如果谁不攻击中国就选不上总统似的。这已经成为规律,选前大肆污蔑中国,上任之后逐渐修复中美关系,每个美国总统基本上都是这样。为什么美国总是制造“中国威胁论”?因为军队的发展和经费投入需要军事需求,提出军事需求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如果中国对美国不构成威胁,中国成为美国的朋友和伙伴,那么美国的敌人是谁呢?如果没有一个与之匹敌的强劲的敌人,国会为什么还要批准对国防部的巨额拨款呢?所以,美国总是说,中国的防空体系很厉害,中国的核武器很厉害,中国要建造航空母舰,中国要发展核潜艇,中国要增加军费投入、中国大陆要打台湾等等。美国在闹,台湾也在闹,目前台湾热闹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台湾领导人面临一个大选的问题,所以,“入联公投”成为一个热点。

你提的问题,核心是如何把握话语权,抢占舆论阵地。我感觉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掌握话语权是信息时代最重要的软实力。美国未经联合国批准,就对伊拉克进行了一场战争,在战争中死亡数十万人,国土沦丧,家破人亡,惨不忍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天天都在看有关伊拉克的新闻,但是你看到过伊拉克人诉苦的新闻吗?你看到过伊拉克人如何打击美国人的新闻吗?没有人为他们说话,他们没有话语权,话语权完全掌握在美国人的手里。美国主导着世界的话语权,他们每天都在进行激烈的舆论战,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以至于普通人很难分清真假。

中国的话语权在世界上非常非常微弱,对此我深有体会,你一出国就会知道。一方面是我们的语言外国人听不懂,这是个问题;再一个就是我们的对外宣传方式,大都是正面宣传、灌输和程式性的,外国人不习惯这种教条式教育人训话的模式。我作电视节目已有十几年了,我对电视访谈有很多体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千万不要在电视上给观众训话,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别人都是阿斗,动辄说服教育别人,一定要心平气和地平等探讨问题,语言要通俗,说话要和气,要循循善诱,就像是拉家常,这才是掌握话语权的要诀。讲课也是这样,我每次讲课都不用讲稿,眼睛总是盯着听众,从他们的眼神中我能读懂他们的心思,他们听懂了哪些,还期望知道哪些,所以我的课总是很受欢迎,大家说听我的课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有些人讲课作报告,眼睛盯着稿子,头都不抬,读完完事儿,这能有效果吗?你都不尊重听众人家能好好听你讲吗?大家都说小布什说话没水平,但你见过小布什拿着稿子说话吗?小布什讲话基本没有超过五分钟的,而且都是站着讲,支持什么、反对什么,简明扼要,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方针政策即可。我不知道念稿子的毛病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但我坚决反对官员和教员念稿子,只要你在那里念叨就不会有话语权。

广播、电视同样要注意这个问题。对台广播我们主要是《海峡之声》广播电台,对台电视节目主要是四套的《海峡两岸》,其他节目一般不允许做有关台湾的节目。这两个对台的节目我都做过,总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但与凤凰卫视的一些对台节目相比,还是缺少了很多东西,比如节目时长太短,谈话内容太少,谈话层次太高,缺乏普及性,对一些事件发生的背景缺乏交代和分析,在谈及一些立场观点的时候,还不能突破国台办新闻发言人的框架结构等等。对于观众来讲,听专家解析与听新闻发言人的谈话是一样的,好像每一个嘉宾都是国台办的官员,这样端着架子讲话就很难贴近百姓,难以与观众进行心灵互动,也很难让人信服,这是我们在掌控话语权方面需要注意的。没有频段的时候呼吁要频段,有了频段和时段以后就要用好自己的话语权,尽量请权威的专家用通俗的语言解析深层次的话题。在这些方面,我们应该向凤凰卫视学习,我每天基本上锁定凤凰卫视,我的电视新闻来源主要是凤凰卫视,他们讲的东西不一定都正确,但没有关系,我喜欢他们的节目风格和谈话内容,尤其喜欢几位评论员往摄像机前面一坐就开讲的那种氛围,没有大话套话假话废话,没有小片的人为隔断,没有主持人和多位嘉宾的来回捣乱,就那么润物细无声地侃侃而谈,不断地向前推进话题,舒服极了,真的是很爽!在中国,惟一让我有这种感觉的是北京电视台的《环球冲浪》节目,尽管我做得不多,但感觉很好,有那种味道。如果以后我退休了,我真想做一个纯粹的谈话节目,就是一台摄像机、一位主持人、一个嘉宾,完全用谈话主题、谈话内容、嘉宾风范来影响观众,保证收视率,那样的节目才叫做真正的新闻评论节目!新闻评论节目如果用小片来凑,如果用专家阵容来哄抬,如果用大量的画面来渲染,那只会破坏新闻评论的氛围。我知道,我的这些观点是电视界同仁们所坚决反对的,这就是电视从业人员与专家和观众的矛盾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