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飞来日本喜鹊,日本对华政策变数有几何

在2007年即将过完的时候,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党首小泽一郎访华,成果赫赫,为该党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打通了途径。这看似是一条平平的新闻,但如果观其背景,会感到这次来访华的小泽,在中日关系问题上,或许可以被看作从日本飞来的一只喜鹊了。


小泽在日本政坛堪称平成之妖,素以朝三暮四,反骨拆台,动辄插朋友两刀而闻名,本人的形象也酷似房檐上的兽头瓦,如何能和喜鹊相提并论呢?


原因是小泽其人,有着多样的形象,在日本民间有不少人对他印象颇好,原因是他“总是能够表达国民的声音”。说来这是小泽的聪明之处。由于屡屡树立反旗,政坛大老几乎人人对小泽忌惮三分,这对立志踏上日本相位的小泽显然是十分不利的。为了弥补自己的弱点,小泽采取的策略就是紧紧抓住民意,立场翻覆不要紧,只要自己的观点永远和主流民意站在一起,要想撼动小泽在政界的地位,就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样,也使小泽成了日本社会气候的一根风向标。比如当大家都不满政界暮气沉沉时,小泽率先提出改革的概念 -- 虽然连他自己可能也不明白怎么个改法。


小泽在历史上,可是相当“鹰派”的人物,他力主日本修改宪法第九条和坚持“有事法则”,在对待历史的态度上否定东京审判,被传统的政治分界视为“极右”。他也曾经说过自己亲中,但那效果真是“小泽说自己亲中,全日本的人都笑了”。


现在小泽访华,却表现出一副热烈的亲中面孔,实在是与原来的立场大相径庭。以观察者看来,这无非显示着日本社会对中国态度的阴晴而已。当小泽表现极右的时候,他显然认为这样与日本社会对中国不安,并力争在政治上摆脱战后体制束缚的倾向相符;而当小泽表现亲华的时候,他也显然是认为在日本对华友好的声音开始走向民意的主流。


事实上,如果观察日本近期的对华政策,从安倍的闪电式访问,到福田竞选前就宣布不参拜靖国神社的承诺,无疑可以看出其态度远较小泉时代更为软化。


小泽对中国的访问,让我们可以基本断定,这个中日在走向缓和的判断,并不是片面的误判。从这个角度,把小泽比作飞向北京的喜鹊,似乎并不是过分的说法。


那么,日本社会对中国的缓和,是暂时现象呢?还是有可能形成一种长期趋势呢?是否仅仅因为现在这个首相比较亲华呢?


笔者的看法,这应该是一种可以抱以长线期待的趋势。原因呢?这一次对华关系缓和的趋势,并不是源于两国某一方的某一个举动或政策变化,中日关系的障碍固然并非一日之寒,其改善,也有内在的原因在推动。


个人认为,这内在的原因,主要有三个,都显示了日本社会对中国态度的逐渐改变。


第一点就是小泉单边外交的失败,促使日本社会回头寻找自己在亚洲的位置。


在日本的外交界,一向有“亚洲第一”和“美国第一”两种流派。前者是日本地缘政治的自然需要,后者则带有美日战后体制的重要影响。而日本政治家对此的看法也很有趣。没有一个政治家不承认亚洲邻国关系的重要,但是,也颇有人认为对美关系总是可以给日本带来实惠。这是因为,无论是朝鲜战争还是越南战争,无论道义如何,追随美国的日本总是从经济巨无霸美国身上获得道不尽的经济发展机会。这颇让日本政治家迷信对美外交必能带来实在的好处。


所以小泉选择“义无反顾”地追随美国进行对伊,对阿战争的时候,大多数日本的议员并未进行强有力的阻击,大约他们的看法也并不真的认为这是一招错棋。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美国的做法实在史无前例。小布什把战争作为回避自己在内政问题上能力不足的挡箭牌,结果短期内获得了极高的支持率,但其短视和对形势控制的缺陷很快又将自己和盟友一同推进了泥潭。泥足深陷的小布什自顾不暇,自然更无法分给日本期待的好处。由于小布什政府对盟友的竭泽而渔,西班牙,法国等曾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坚定与美国站在一起的国家纷纷卷甲而去,日本也逐渐失望。等待了七年都没有等到越南战争中“美国哭,日本笑”局面的日本国民终于无法继续忍耐,日本的外交重心回归亚洲已经成为明显的选择。


而亚洲邻邦中,第一重要的,无疑是中国。对美无限信任的单边外交被残酷现实打回原型,日本国民忍不住回头东顾,中国成了无意中的受益者。


第二点是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的淡化。


众所周知,中日之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日本首相的靖国神社参拜。从安倍到福田,最新的两任日本首相在这个问题上都是“不参拜”,这个变化,我认为和日本首相是谁关系不大,倒和日本社会的结构改变有很大关系。


靖国神社问题,笔者的看法这真是一个日本的“国内问题”。


看到这个观点肯定有人会问:那么你是认为中国等国家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错误的么?我说并非如此,而且,我个人认为这些国家反对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反映的是一种对于和平的良知。所说靖国神社是一个日本“国内问题”,说的是日本政府利用了这一话题解决国内问题。


为什么这样讲呢?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早已有之,甚至还保留了对于老兵的“恩给”制度,但亚洲邻国对此并为予以激烈反对,更没有把它上升到“复活军国主义”的高度。


靖国神社之所以成为“问题”,诱因乃是日本方面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突然将原来供奉在别处的东条英机等七名甲级战犯的灵位移入靖国神社,并几乎在同时提高了首相参拜的级别。这两个举动无疑引发了邻国的愤怒,于是,开始了围绕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三十年拉锯外交战。


这个举动,是否真的代表日本试图复活军国主义呢?我在到日本之前也有如是看法,但到达日本以后,逐渐了解情况,才恍然大悟 – 复活军国主义可以有各种办法,从祭祀东条英机开始却堪称效率最低的方法之一,而且,日本的社会,今天也基本不存在复活军国主义的基础了。这个靖国神社问题,受益者只有日本政府。


原因是,在靖国神社成为一个国际问题之前,日本政府和日本战死官兵亲属之间一直有较为强烈的对立感情。日本战死官兵的亲属,固然可以接受为天皇战死的说法,但日本人通常并不把天皇和政府看作一体,我家的人是被日本政府带去的却没有带回来,要找政府算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些人得罪不得,但要讨好也很不容易,因为他们人数众多,日本政府就算有金山也无法填补他们的需要。这也是历届日本政府头疼的问题。但是,靖国神社问题一出,日本政府的头疼就迎刃而解。由于亚洲邻国的反对,日本政府成功地获得了战死老兵家庭的支持,成为了他们的代言人和保护者,双方站到了一条战线。按说,中国方面在这个问题上占有绝对的道义优势,但是具体到日本每一个战死官兵的家庭,无论日军有怎样的罪恶,这些供奉在靖国神社的人毕竟是他们的儿子,兄弟,丈夫或爸爸,可以想象这个时候,这些普通日本人无论是不是军国主义者都不会讲道义的。


于是,在日本国外的人认为靖国神社有甲级战犯在里面,日本人是要复活军国主义,在日本国内的人则认为是外国人不让自己政府表达对于因自己而死者的尊敬和歉意,在这个聋子的对抗中,日本政府获得了最大的成功。日本首相支持率不够高的时候去拜靖国神社,也就成了不二法门。


所以,靖国神社的矛盾,根本就是日本政客为了从中获利制造的一个“人造矛盾”。


但是,这个做法对于外交的破坏性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越来越大。中国等国家不但政府对此表示反感,连民间也无法接受,成为改善双方关系的巨大压力。此后的日本政府,其实心中也明白问题是谁种下,颇有几任首相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已经骑虎难下,无法解套了。


然而,今天,解决这个问题的契机却是越来越接近了。其原因说来也令人啼笑皆非。


因为任何事物都敌不过时间。二十一世纪以来,和靖国神社中老兵同龄的日本人渐渐死去,甚至他们的后代有很多也到了耄耋之年。日本国民的主体与靖国神社中被供奉者的关系渐渐疏远,感情也不再那样浓厚,靖国神社的拉票作用渐渐减弱,而它的副作用却日益加大,连日本国民对此也产生了厌倦。小泉时代最后一次参拜靖国神社前,民意调查中认为“不应该参拜”的比例第一次超过了“应该参拜”。


可以预期,即便日本更换首相,靖国神社问题,也将在今后渐渐淡化。而日本首相不参拜靖国神社,中国方面的反弹也随之消去,也促进了日本普通国民重新审视中国对自己的态度。


这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双方关系的。


第三点是中日双方相互依存的关系日益增强。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日本人中的亲华比例一直递减。


在日本,根据统计对中国最怀恶感的是两个阶层 – 底层蓝领市民和上层知识精英。前者的不满一方面是受到多年来双方民族对立情绪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通过日本媒体看到一些在日中国人涉案新闻,因此对中国人抱有反感;而上层知识精英,则是对中国的发展速度深感惊恐,担心日本的亚洲龙头地位被中国夺取,可是他们又没有任何对策可以遏制中国的崛起,于是只有在感情上表达敌视了。


然而,随着中国多年的持续发展,这两类人对中国的看法,也逐渐复杂起来。


第一类人,也就是蓝领市民阶层,固然依然保留对中国人的偏见,却在百货商场价廉物美的中国货面前败下阵来,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 – 中国可以反,中国货不可以反,否则,没了中国货,以日本人的工资现状,要保持同样的生活水准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第二类人,也就是上层知识精英,对中国持续赶超日本的趋势依然无可奈何,但也不得不承认今天日本经济与中国经济的关系已经十分密切,而日本的经济发展速度,竟然于中国的发展状况产生了同步 –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发展快,日本的经济就比较好,如果中国出现停滞或者混乱,日本经济也会遭到重创。无论从原料,市场,合作等各个角度,日本经济都无法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在这种背景下对中国仇视的日本人,态度也变得日益模糊起来。


于是,当上个星期看电视,看到日本的电视主持人依例抓住“宙斯盾泄密案”大谈对外国间谍需加提防时,就遭到了观众意料不到的反击。(日前,日本警方在受理一名非法定居日本的中国中年妇女试图在日结婚“洗白”的申请时,发现其丈夫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二等曹长,而且家中计算机内还有日本海军宙斯盾舰的一些“机密”级资料,于是如临大敌拘捕了多名海上自卫队的军官和士兵,最后发现这些资料只是教学中教官为了让学生尽快掌握而私自拷贝的。然而,这的确证明日本军事领域存在泄密漏洞,因此称为“宙斯盾泄密案”。)这一次,有一位观众带着厌烦的口气问道:“请问那个中国女性确定是间谍了吗?”主持人张口结舌,道:“嫌疑,嫌疑。”“那就是还没确定对吧?”观众又逼上一步,主持人只好顾左右而言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