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私情帖内部论坛曝光


周一八点半,我上班,同事们的眼神都很奇怪,似笑非笑,连讥带讽,我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


办公桌对面,阎丽的位置上没有人。奇怪,作为副手,她一向到得比我早,难道她病了?我给阎丽打了个电话,她的声音闷闷的,仔细听,我听出了一丝哭腔。阎丽说,钱伟你个白痴,赶快去单位的内部论坛看看,帖子是不是已经被删掉了。


我赶紧上了内部论坛,首页上有一个最新的帖子,标题只有两个字“快看”。帖子显示,发帖人是我,点击量已到了两百多点,是早上八点二十发的帖。


我早上没有发帖啊,边想着我边好奇地点开了。一看,头皮一炸。


全是我和阎丽的照片。有凌晨两点,我们俩坐在单位门口的烧烤摊上吃夜宵的,我在说什么,阎丽在笑,从某种角度看,她几乎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有我和阎丽一起逛商场的照片,她拉着我的手,指着一件衣服在对我说着什么……一共十二张图,无一不暧昧。想起那两百多的点击量,我忽然明白了阎丽为什么要回家了---那几乎相当于单位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帖子,她哪有勇气面对所有人的指指点点。


我当即拨打内线电话,要技术部的人赶紧把这个帖子删掉,几分钟后,这个帖子终于消失了。


震惊和愤怒已不足以形容我的感觉,我知道这事是谁干的了,除了我那亲爱的老婆安惠能盗用我的ID发帖,还会有谁?问题是,安惠根本不大会上网,又怎么懂得上网发帖,还传送图片?


电话又响起,我接,是安然打过来的,“钱伟,你还有什么诡辩的?你还要说你跟阎丽没有关系?哄鬼吧?”


我放下电话就冲向四楼安然的办公室。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事居然是安然帮着做的。


我真是想不通,我和安惠是在吵,是在闹夫妻矛盾,但那不代表我要离婚,安然是安惠的亲哥哥,这个时候不但不劝和,还落井下石,不管我和阎丽有没有关系,这样一闹,全单位的人都知道了,我和阎丽两家人都丢尽了脸,我和安惠还怎么可能挽回?


我找到安然,两句话没说完,我们就打了起来。安然块头比我大,我又几乎两天没睡,一下就被他掀在地上,他打了我三拳,边打边骂:打你个陈世美!打你个喜新厌旧!打你个不知好歹!


我边抵挡边想,老子他妈不是陈世美!


婚姻缺少感情色彩


世界上有我这样的陈世美吗?房贷一个月两千,儿子上幼儿园连吃带喝一个月八百块,一家老小的吃喝用,父亲常年的慢性病,这么巨大的生活压力都压在我的身上。安惠在家当全职太太,她只知道伸手要钱,钱钱钱!我的工资也只有两千五百来块,我能怎么办?还不是到处接点私活做做,要做活,肯定没有多的时间陪她,难道这也不能理解?


安惠其实也蛮可怜,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有好的都用在儿子身上,也没见她买过什么衣服,倒是总给我买衣服说我在外应酬要注意形象,就是因为她从恋爱时就表现得如此贤惠,我才有了成家的想法。


说起来我和安惠的婚姻也的确缺少一些感情色彩。虽然兴趣爱好都和我大相径庭,但她贤惠安静,一起过生活还过得去。而且我们结婚的时候年龄都不小了,我30,她28,都算是大龄青年,加上介绍人是安然,本单位的同事,算是知根知底,这样我们恋爱了半年就拿了证。不久,安惠怀孕生子,为了好好带孩子,她向单位请了长期病假,我也一心扑在赚钱上。毕竟,经济上的压力大啊。


如果没有阎丽的出现,也许我们就和所有平凡的夫妻一样,平淡无味地一直过下去了。


阎丽是从分局调来的,她在我们单位很有名,人漂亮,性格外向,擅长做效果图,她分到我们科室来,立刻成为办公室的一道风景。


她是个非常热闹的人,周末时常请同事们去她家里打牌,我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她牌品好,无论输赢多少从来不形于色,没多久我就觉得,牌桌真是个交流感情和放松的地方。我也喜欢去她家,阎丽的家收拾得干净整洁,小饰物独具匠心,鲜花常年盛开,和安惠的朴素持家形成鲜明对比。


阎丽打动我的是件小事。去她家玩时都脱了鞋,我的黑皮鞋里穿的是双白袜子。第二天,阎丽给我看本杂志,上面有男士着装的正确打扮。她看着我笑,我忽然明白了,这种善意和间接的提醒,让我觉得她真是细心体贴。我忽然对她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极力压抑着内心的骚动。我接了更多的活,或者每天都早早地回家,特意给安惠买了条铂金项链,虽然什么都没做,我却已经对安惠有了愧疚感。


只是红颜与蓝颜


但这种压抑没有坚持多久。单位组织员工去张家界玩,我正好跟阎丽分在同一批。在那个风景秀美的人间天堂,人很容易就没了内心的禁忌,我和阎丽聊音乐,聊绘画,聊单位的大大小小的事,聊彼此的婚姻,没有一个不投机,聊天变成一种惊喜,常常是“哦,这个你也喜欢啊?”或是我说上句她接下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异也太痛快了。阎丽提起她的老公,说她老公是个工作狂,毫无生活情趣,对她在生活中的经营毫不在意,“到现在为止,他没有送过一束花,没有和我看过一场电影”,我哑然失笑,安慰她,也许人都是有两面的,我在安惠的眼里,也是个只知道赚钱没有任何生活情趣的人。


阎丽说了一句让我惊心动魄的话,“如果你是我老公,我想就算再忙,我们也能营造一个舒适的生活。”


我无话可答。我承认,跟她在一起,生活会变得非常有滋味,也许我已经喜欢上了她,可这喜欢也来得太晚了点吧。


回到武汉,一切照常,但我们之间的短信却多了,好像是普通的聊天,但我感觉很甜蜜。下了班,我们也常常会在办公室呆上很久,我做我的活,她就在一边上网,偶尔过来帮帮忙,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一直等我;有时候我很晚才能做完事情,那时都快到凌晨,我们就去单位门口的小吃摊上消夜,然后我再送她回家。


同事间开始有人开我们的玩笑,我们谁也没当真,在我看来,我们是第四种情感,“红颜”“蓝颜”那种。也许有暧昧,但不过界。


妻子抓我的“现行”


心一偏离,时间自然就少。我在办公室呆的时间长了,和安惠的交流就更少了。安惠经常跟我抱怨,说我整天不着家,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累,想想我干活干到一两点,回家只想睡觉,她却像个蚊子一样在我耳边嗡嗡嗡地轰炸,我真是不堪其扰。我常常没等她说完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上班前,看见她眼睛都是肿的,我有点心软,但哪有时间管她啊。


流言在单位传得飞快,阎丽很生气,她犟,说我们是清清白白的,偏要每天跟着我进出,晚上下班了还是帮我做活。我先是心怀坦荡,但当安然都当面提醒我说要我注意点影响时,我的叛逆感也上来了。偏要出双入对,偏要说说笑笑,偏要一同晚归。


但是,家却开始不太平。


再回家,安惠不停地追问我一天的去向。“这么晚了你才回来,干什么去了?”“你和谁在一起?”“这条短信是谁发的?这个号码我怎么不知道,发这么多,干什么的?!”


我说姑奶奶你就饶了我,我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呢。连哄带劝,好不容易闭了嘴,睡觉了。


第二天晚上这场戏又重演。我最不能容忍的是,安惠不经我同意,大喇喇地翻我的手机,然后一条条地追问,我烦了,啪地摔了手机。


我没有跟阎丽说起家里的事,细心的她却察觉到了。她似乎退却了,不再堂而皇之地跟我说话,下了班就走,也不再等我消夜。我想凉着点也好,何苦闹到双方身败名裂,没想到,去阎丽家打麻将时,同事们都笑我们,说:“转到地下了吧,这样也好,安然不止一次当我们的面说要揍你们了。”


我气得拿麻将的手都在抖。


那天牌散后我又回了阎丽的家,她的眼睛红红的,一见到我眼泪更止不住。我把她一抱,那一刻我才发现她一哭我的心都在绞,阎丽很激动,主动亲我,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何必担了个虚名!


从阎丽那里回来,我心情很差,我怎么真的和她做了情人了?冷静下来,家庭责任、双方名誉这些现实的问题像块巨石一样堵在我的胸口。难道要两个家庭解体吗?不,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回到家,刚洗完澡出来,安惠就拿着手机冲我怪叫,“好啊,可捉到现行了,有人叫你‘亲爱的’,问你回家没?说!这女人是谁?!”


我的火一下子冲上来了,我冲上去拿起手机往地下一摔,我吼,“过不下去了,离婚!”


回归还是向前?


我和安惠开始冷战。其实在我看来,日子跟以前是一样的,我仍然是早出晚归,和安惠仍然无话可说,但我没想到,一个月以后,绝望的安惠把这事跟她的娘家人都说了。我更没想到,安然居然跟踪了我和阎丽,还拍了照片……我和阎丽真算是名誉扫地。其实自那一次以后,我和阎丽都很后悔,再没有越轨行为。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阎丽请了两个月的病假,不肯再来办公室,她天天给我发短信,劝我珍惜家庭,不要闹离婚,说孩子太小,可怜。


安然却跑到我的父母家,对我那病中的老父亲出言不逊,要他好好“管教你这个苕货儿子”,我气昏了,我问安惠,到底还想不想跟我过?单位家里都不给我留点面子,我们以后要怎么过下去?


安惠哭,她说她也没想到她哥会这样。但理亏嘴巴却还是硬的,说,你看着办,要离就离,反正你是过错方,你要离婚,什么都得不到!儿子你也休想!


看着这个又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离?还是不离?我像被人用锁链锁住了咽喉,一直逼退到悬崖边,往前走走不过去,后退是粉身碎骨。(张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