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涉职场:冒充警察抓住了贼!

1999年我由中专学校毕业回家应聘到一家通讯器材经销部从事传呼、手机、固定电话的销售工作。

在当时,通讯行业是新兴行业,处在高速“膨胀式”发展阶段,传呼入网竞争已经进入了群雄逐鹿的状态,手机入网(购置SIM卡)还需交纳1050元的入网费用,但这些阻止不了大家对新兴实用型产品的购买欲望,同时对于改革开放多年逐步富裕起来的人们也都不再是问题。

我所在的通讯器材经销部是新疆石河子市最早从事通讯器材销售的店铺之一,老板是个很有经营理念与头脑的人,也拥有非常好的人脉关系,店面所在位置亦是城市繁华商业区之一,这些令店铺的生意如日中天···

话回正题。

记得那是在1999年12月一个周末的下午,店里老板、老板娘和我们三名店员都在,店里的人出奇的多。有来维修传呼、手机的,有在那询问购买传呼、手机、固定电话的,店里的几个人都处在思想高度紧张的忙碌状态下各司其职招呼着店里的顾客。当时的场面对于我们那个仅20余平方米营业面积的小店真的可以用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来形容,柜台被这一波、那一伙的顾客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忙碌了差不多近三个小时后,我们相对清闲了下来,老板和老板娘在那对帐,我们三名店员各自一边清点着柜台内的机子,一边大侃特侃刚才那些顾客的各种情况与问题。正聊的起劲的时候,老板突然问:店里的折叠钢丝床呢?我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店门背后——床不在了!那张折叠钢丝床是每天晚上住在店里给我们看店的老大爷的,现在咋没了呢?

店里就那么大点儿地方,一眼扫过去头都不用转就全看完了,店外面也看了,可没床呀!正好我要去电信公司办事(电信、移动尚未分家),老板让我顺路留心看着点,看床是不是叫收废品的给“顺手牵羊”拉跑了!

办完正事,我就骑着自行车满大街的溜达,目光寻觅着拉着板车或骑着三轮车收废品的踪影。转了数条主要街道最终没有任何发现,天也渐渐暗了,只得回店里了。

新疆冬天天黑的早,也快到下班时间了,老板也为此事犯愁起来:你说这大冬天的不能让给我们看店的老汉打地铺睡呀,让老汉坐一晚上的板凳也不现实呀,这可怎么办呢?

我则到了该去给老板刚满周岁的女儿打牛奶的时间了(给个体老板打工嘛,什么都得干,包括他家里的活)。我走路到离店面有一二百米远的另一个路口,站在那等送散装新鲜牛奶的人来。

我刚打完牛奶正准备回店里,借着路灯我看见离我二三十米远的人行道上好像有个拉着平板车收废品的向我这边走来了。我决定站在那等他过来,看他车上是否有我们店里的折叠钢丝床。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走进一看——嘿!他车上还真拉了张折叠钢丝床!可黑灯瞎火的,床也没什么特别记号,我也不敢确定他拉的就是我们店里那张床呀!我将牛奶藏到了背后,上前拦住了他。

我问道:你车里拉的床是哪来的?

他反问我:咋拉?啥事?

我说:我是这个片区警务区的!你这床哪来的?

他看我穿着一身藏兰色西服(其实那是店里发的工装),胸前还挂着一个工作牌(其实那是店里的工作牌,并且我平时都是有意反着戴——只能看到是工作牌,看不到内容),他的态度“老实了许多。

他说的地方其实就是我们店,只不过他说是在人行道的花池子里“捡”得!

我说:“捡的”?你再捡一个我看看!刚才那边有人报案,说是店里的折叠钢丝床被人偷走了。走,你拉着床跟我走!

他一听做贼心虚,着急了,继续辩解着:我真的捡的,要不我放回去···

我是穿的单,还惦记着赶紧回店里要下班了,就不耐烦的对他说:你哪那么多话!叫你跟我走你就走!你走不走?还要我再找几个警务区的同事来帮你推车呀?

他一听没脾气了,一边辩解着,一边说着好话,一边拉着车跟我往店里走。他可能想着我要把他带回警务区去。我懒的搭理他,不时的催促他快点走!

回到店里,我先进去的,我对着老板和另两个店员说道:我是警务区的,你们刚才报案被偷的床找回来了。老板和另两个店员看着我蒙了,他们刚想笑,刚要说我什么,我赶紧挤眉弄眼的使眼色,他们又蒙了。我让那收废品的把床搬进店里,并装腔作势的询问了一番,批评教育了一顿那个收废品的。

后来,看在老板没打算深究的态度和收废品诚恳道歉的情景下,我让那个在我们店里,店门背后“捡”到钢丝床的收费品的男子离开了···

人家前脚走,我们老板和另两个店员就笑翻在地,一个连眼泪都笑出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