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辽沈晚报12月20日报道 她是一名大学生,偶然的机会让她成了他的女友 他是个残暴恶棍,她一次次提出分手却遭到恐吓……

她去给他送早餐,却遭到毒打并被强行拉到郊外……

她,叫刘儒,一个23岁的女大学生,正处于人生起步阶段的她,却因为与一个恶魔的结识,开始了一场将伴随她一生的劫难……

恶魔男友将汽油倒在了她的身上,将她点燃之后,竟将车门反锁。娇好的面容被烧坏,全身大面积深度烧伤,双手被截掉……

他,叫王昌宏,他用汽油将自己的女友点燃,那些曾经跟着他的“小弟”,也成为他酒后发泄的对象。

就在刘儒被焚时,她的恶魔男友还处于被大连警方取保候审阶段。

姥姥寿宴前,传来噩耗

悲情镜头:鼻子和耳朵没了,手臂也得截肢

刘儒是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的学生,本来明年8月,她就可以走出校门了,不想,等待她的竟是一场噩梦……

2007年10月12日,正在家里为老人准备生日宴会的刘儒父母接到了一个电话:“刘儒出事了……”

在电话中,他们得知,刘儒被男朋友用车拉到了郊外,男友将汽油浇到了她的身上,随后将汽油点燃,刘儒被严重烧伤。

家人立刻驱车前往大连,此时的刘儒正在接受抢救。“孩子的鼻子和耳朵都没有了,手臂也得截肢。”这句话从医生的嘴里说出来后,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母亲当即昏倒了。“我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孩子。”孩子的父亲刘国宏现在还记得当时的一幕,全身不能动弹的刘儒嘴里仍在喃喃地说着什么。

刘国宏低头的时候听到,刘儒一直在说的是:“爸爸,对不起,爸爸,对不起……”

双手没了,我该怎么办

悲情镜头:她全身漆黑,不敢照镜子

前日,记者赶到刘儒所在的大连某医院时,刘儒正在进行治疗,“每天要翻身趴两个小时,再翻过来躺4个小时……”记者在等了近两个小时之后,换上了无菌服,走进病房,看到了被焚之后的刘儒。

她的全身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鼻子和耳朵已经所剩无几,眼睑也被烧毁。除了胸前和少数地方之外,她全身大部分被烧伤,原本皮肤白皙的刘儒,除了裹着纱布的地方,看起来都是漆黑的。

刘儒哭喊着,“我已经没有手了,怎么办啊?”记者才注意到,她的双臂上裹着纱布,23岁的刘儒已经失去了她的双手。

僵卧在床上的刘儒,只能用眼睛紧盯着走进病房的记者。她的父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小声告诉记者,“我们现在根本不敢给她照镜子……”

她去送饭,却遭男友毒打

悲情镜头:她被摔倒在地,浑身是碎玻璃

在病床上,刘儒吃力地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经过。今年10月12日,男友王昌宏打电话要刘儒给他送饭。刘儒看了看时间,上课还来得及,就买了一份早饭送到了男友位于大连市旅顺口区的住处。

可是,当她将饭送到王昌宏住处的时候,男友却意外地抢走了她的手机。在与王昌宏争抢手机的时候,刘儒被摔倒在地。“我觉得挺委屈,就哭了起来。”

在听到刘儒的哭声之后,王昌宏将一个芝宝打火机的火机油倒在了刘儒的头上,还不停地向刘儒大喊大骂。随后,他用打火机将一个枕头点燃。

刘儒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她哭的声音更大了。王昌宏试图将电视的声音开大,掩盖刘儒的哭声。

王昌宏拿起屋内的酒瓶子向刘儒砸了过去,酒瓶子砸到了墙上和电视上,“最后,我身上全是碎玻璃。”

王昌宏找了几件衣服穿上,拖住还躺在床上哭的刘儒到外面的一辆车里,刘儒没想到的是,从上车开始,刘儒更惨的遭遇开始了……

她被关在车里,汽油浇身

悲情镜头:男友拿出火机,将她点燃

王昌宏拉着刘儒和一个叫袁豪伟的人,找了一个饭店和另外一男一女一起吃饭,“当时我头上还有一股油味,就想出去洗头发,但是袁豪伟却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手机和包被王昌宏锁在车里,一直有人跟踪,刘儒失去了逃离的机会。

随后,王昌宏、刘儒和袁豪伟来到了一个停车场,“他们在停车场换了一个车牌子,又开到了一个厂子。”刘儒告诉记者,这个厂子是王昌宏的一个兄弟开的,王昌宏在厂子找到一个姓王的人,要了几百元钱后离开了。

刘儒几人在离开之后,准备回家给姥姥庆祝生日,王昌宏则表示要送刘儒到大连,尽管刘儒反对,王昌宏还是将刘儒拉上了自己的车,并且将车开向郊外。途中,王昌宏给自己的车加油之后,让同车的袁豪伟下车,用一个瓶子装了10元钱的汽油。“你现在跟着我就是犯罪,你要是不想犯罪就下车,给你十分钟考虑。”在袁豪伟买来汽油之后,王昌宏这样说,但是袁豪伟却并未表态,在车开到大连市旅顺口区大龙沟村的时候,王昌宏将车开进了一个山沟。

在这个没人能注意到的山沟里,王昌宏让袁豪伟拿来那瓶汽油,在让袁豪伟离开之后,王昌宏将一桶汽油从头而下,倒在了刘儒的身上,刘儒不断地挣扎着,哭喊着,“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别这样……”面对刘儒的哀求,王昌宏大喊,“你哭,我看到的全是恨……”

说完,王昌宏拿出打火机,在刘儒的脑右侧点燃……

她躺地打滚,火里逃一命

悲情镜头:她滚过的草地,干草都被点燃

车里的刘儒不停地用手扑打脸上和身上的火,她感觉到浑身都在揪心的疼,奋力将右侧车门打开,顺势滚了出去,在地上打滚之后,身上的火才被扑灭,在她滚过的草地上,一些干草都被点燃。

她晃晃荡荡地站了起来,按照原路走了回去,大约500米的路程之后,她终于看到了几间平房。此时的刘儒已经无力支撑下去了,倒在了一片水泥地上,嘴里喊出了“救命”

就在刘儒在车里痛苦地挣扎时,将她点燃的王昌宏和袁豪伟逃之夭夭。

渔民肖树军是第一个发现刘儒的人,他看到刘儒后,马上找到了村里另外几个人和村长,他们给刘儒披上了一件皮夹克和苫布,肖树军说,“那天天气挺冷的,这个孩子当时已经被烧得看不出模样了。”

另外一位渔民告诉记者,“她当时就说让她对象给烧的,我们就报警了。”渔民帮着打了110和120,还到村头去迎接急救车。

记者前日来到了现场,在两座大山中间夹着的一条小路上,刘儒乘坐的轿车还留在现场,在王昌宏将刘儒点燃之后,这辆车也发生了爆炸。

日前,记者在公安部门了解到,案件的参与者王昌宏已经被刑事拘留,而袁豪伟被取保候审。

她为何惹火烧身

偶然相识被恶魔纠缠上

刘儒还向记者讲述了她和王昌宏认识的经历。大概是一年前的一个周末,刘儒和两个同学一同出去玩,王昌宏看到了三个人,于是邀请她们一起玩,随后,刘儒和王昌宏一点点熟悉起来。“当时,我也没看出来他是那样的人,等看出来的时候就晚了。”回忆起当时的经历,刘儒感觉非常后悔。

刘儒告诉记者,在一个周末的晚上,王昌宏和刘儒出去玩之后,刘儒和两个同学走散了,王昌宏在一个宾馆给刘儒开了一个房间,在王昌宏的威胁下,刘儒勉强与王昌宏发生了关系。

随后,刘儒成了王昌宏的女朋友。相处的时间一长,王昌宏就会和刘儒说一些出去讨债、砍人的事情,在王昌宏喝完酒之后,就会打刘儒。刘儒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我们同学劝过很多次,但是刘儒就是不敢离开他,怕他怕得要命。”

威胁和恐吓成为王昌宏所必须使用的手段,威胁的对象也不仅仅是刘儒自己,还包括了刘儒的家人,“我要和他分手很多次,但是每次我说完之后,他就会说要绑架我家人。”王昌宏甚至跟踪到刘儒的家里,并且给刘儒打电话说:“就你家这门窗,还不够我一脚踹的呢。”

一次次暴力和威胁没让刘儒下定决心离开王昌宏,而是让她更加屈从于王昌宏的淫威,这也为惨剧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他是啥样人

校外恶魔恶行累累

曾因强奸罪被判刑六年的王昌宏,因焚烧女友再一次被抓了进去,然而这都还不是王昌宏恶行的开始。

潘某和刘某是在迪吧中打工认识的朋友,后来成了王昌宏的“小弟”。2007年5月初,因潘某为刘某说情,被王昌宏拳打脚踢,拿着烟灰缸朝着潘某的头部砸去,潘某用手捂着头部,双手被砸得直流血,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筋被砸断,由于失血过多,在送到医院之后就昏了过去。最终,潘某在一个月之后报警,大连市旅顺口区光荣街派出所对此事进行了调解,王昌宏赔给潘某3000元钱。

2007年6月的一天晚上,王昌宏打电话给孙某,邀请其去一个歌厅喝酒,由于孙某要提前离开,王昌宏拿出一把刀,将孙某扎伤。

用烟灰缸砸潘某的第一个案件还没有结束,又犯了第二个刑事案件的王昌宏被取保候审,就在取保候审期间,发生了这起骇人听闻的焚烧女友事件。

刘儒的叔叔告诉记者:“种种恶行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让王昌宏更加肆无忌惮,直至酿成惨祸,他们希望能够严惩凶手,给这些受害者一个公正的说法。” (本文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 作者:于海涛 栾俊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昌宏点燃汽油后,把刘儒锁在汽车里,此处是案发现场。

来源:青岛新闻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