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历史的车轮 刀与刀的对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6.html


张婧接下了这要命的第一刀,她迅速的先蹲下身子,就是这几十公分的距离给她换来零点几秒的时间,用这点时间抽回了刀,挡在自己的头颅前,将军齐的武士刀架住,换来一条命。张婧就势一个翻滚,向茧子后面滚去。她用两只手握刀,现在双臂感觉发麻。她知道这小鬼子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当下先惊呼一声。

军齐的第二刀随之而来,尽管郑草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但张婧的背部依然被划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如果不是郑草一刀压住军齐上撩的刀势,张婧的脑袋就要搬家了。张婧忍着疼痛,起身一刀直砍向与茧子交战的那日本武士。茧子也是机敏,马上舍弃对手,一个转身与郑草双战军齐。

一边的商媛媛马上一个人应付着十几个日本浪人的围攻,形势异常的危险。军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刀没能取下张婧的性命,而且对方依然有战斗能力。惊讶一下后,马上专心与茧子和郑草做战。军齐的刀法守起来密不透风,攻起来迅捷有力。

几回和以后,茧子忽然说道:“姐,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郑草知道,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军齐的对手,留下一个是必死无疑。当下冲茧子一笑:“这时候还这么多废话,专心一点。”

军齐看着他的两个对手,虽然自己占据上风,但要收拾两人也不是一时能办的倒的。旁边张婧和那日本武士两人都受了伤,杀的倒是难分难解,不过如果张婧不及时止血的话,估计她撑不了多久了。商媛媛的形式虽然危机,但不断得到房顶上,街道旁的一些石块之类的暗器相助,到也能支撑。

去驱赶人群的浪人有几人被老百姓从房上丢了下来,几栋房屋里面也有打斗声传来。老百姓本就对这些日本浪人恨之入骨,以前没有机会,也没人带头,今天正好。十几个浪人冲到屋子里来,这里可有上百个老百姓,浪人又没有长枪,一开始满屋子的乱砍人,一些胆大的看看跑是跑不掉了,马上

抄着板凳就上来对打,胆小的砸砸黑石头,就这样参加群殴的中国人越来越多,那些日本浪人马上支撑不住了。日本浪人一但倒下,马上几十双脚丫子就盖了下来。有穿布鞋的,有穿草鞋的,还有没穿鞋的。

军齐又战了几个回和,郑草的肩膀上被砍了一刀。军齐十分有信心胜利是属于自己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他看看茧子,忽然说道:“刚川君是你杀的吧?”茧子一愣,“哪个刚川?”军齐冷酷的看着茧子,描述了刚川的样貌。茧子一笑:“是我杀的,又没挖你家祖坟。”军齐眼神依然冷酷,脸上却笑了:“再来!”

张婧终于杀了那日本武士,但自己马上感到一阵眩晕,她用刀支撑住身体才没有倒下,摇摇晃晃的向军齐走过来,没走几步就倒在地上。军齐,茧子,郑草,三个人影已经分开。郑草脸色苍白,一下倒了下来。她的胸口被军齐砍了一个口子。军齐看看自己手臂的伤口,轻轻一笑:“皮外之伤。”郑草想用一条命来换军齐的一条胳膊,让茧子可以顺利逃脱,可她失败了。

茧子扶起郑草:“姐,姐,你没事吧?”郑草惨然一笑:“死不了。”说完挣扎着想爬起来,茧子忙的按下:“你坐下。”接着转过头来直接面对军齐:“你刚才为什么不把刀砍向我?每一刀都砍女人,你就这本事么?”军齐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变:“到你了。”一刀砍出。

刀在半路收回,然后劈向自己身后,两把飞刀随之落地。茧子看见了刘虎,他顾不上打招呼,忙的扶着张婧和郑草向后退去。军齐没有追击,他也看见了那发飞刀的人,这张脸,他在画像上看过很多次了的都打死又冲到街上,目标是正围攻商媛媛的那些日本人。日本浪人开始溃逃,商媛媛终于松了口气。

有几人老乡看军齐孤身一人站在大街中央,马上冲上去打他。军齐手起刀落,两人倒在血泊之中,其他人马上愣在那里。军齐冲刘虎苦笑:“我本不想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可是他们非要和我做战,无奈。”这时候正好几个日本浪人从刘虎身边想逃走,刘虎九环刀一阵挥舞,几人同样倒在地上。刘虎笑着看看军齐:“我也不想杀日本人,可是他们千里迢迢的赶来,犯贱!”

接着不理会军齐,冲一大街骚乱的人群喊道:“诸位父老乡亲,兄弟刘虎,今日叨扰了。”说着冲四周一抱拳。山西有几人现在没听说过刘虎呀,人群马上就安静了。刘虎说道:“今日兄弟借乡亲们这一块宝地,来会会这日本人,希望各位老少爷们原谅刘虎唐突之处。”说完来到茧子身边,小声说道:“先送他们回去,回去再跟你算帐。”

茧子忙的和商媛媛把重伤的张婧和郑草扶走,刚走出人圈,就有一人上前:“爷,这两个姑娘伤的不轻,我家是祖传的郎中,先到我家去吧。”旁边群众马上有人推来两辆板车。

刘虎将九环刀握在手里,慢慢的走向军齐,脸上两条刀疤隐隐犯红。两人相距十米远的距离挺了下来,刘虎说道:“你不自我介绍一下么?”军齐笑道:“日本剑道冠军,军齐林部。黑龙会剑道教头。”此话一出,周围人马上小声议论起来,见过世面的人马上向旁边的介绍什么是日本剑道,什么是黑龙会。刘虎刚要张嘴,军齐一笑说道:“你是刘虎,黑山刘虎,现在一七四军副军长,我知道。”

刘虎的眼睛盯着军齐的刀,赞了一声:“好刀!”军齐一笑:“天皇赐的,你的刀好像不怎么样。”刘虎抖了一下刀,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随便找个铁匠打的。”军齐叹了口气:“刀是霸王的象征,你是一个出色的刀客,这样做侮辱了刀这个字。”刘虎一笑:“错了,刀就是刀,它只是兵器里的霸王,用刀关键在人,人有霸者之气,刀才有。”军齐的嘴角慢慢的扬了起来:“那就让我看看,用刀的人如何。”

话音刚落,刀已经到了。第一刀,军齐只用了七分力气。刘虎向后一退。军齐没有追击,他看着刘虎,忽然笑了:“好刀!”军齐这一刀原有十几招后招,无论刘虎做什么反应都可能陷入被动。刘虎退了,退也会陷入被动,可刘虎退的时候把刀尖指向自己的右下方,那正是军齐准备二次砍击的位置。

刘虎随之身形欺上,一连串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从两人交战的地方传来。两人的身影分开以后,刘虎哈哈一笑:“你也不错,可惜如果你不是日本人,我会把这一战改期。”军齐笑笑,武士刀再一次举起。

郑草以一条命换他一条胳膊的想法虽然没有实现,但与刘虎力拼几刀过后,那伤口已经开始渗血。他也知道如果不能速战速决,自己会越来越被动,而速胜的希望渺茫到几乎没有。街上的围观者远远的堵死了街道,越来越多的人跑过来错热闹。

第一刀,刘虎知道五分的把握打赢。刚才一刀砍上,觉察军齐的手臂发抖,一看发现他手臂依然受伤。虽不妨大事,但刘虎的把握却增加到六分。现在双方已经拼杀了一刻钟,刘虎依然没有把既有的优势扩大为胜势,原因是他不想占军齐的便宜,他要凭真功夫击败军齐,用这把中国铁匠打的九环刀,将那日本天皇赏赐的武士刀打败!

军齐也一开始还怕刘虎攻击他受伤的手臂,但刘虎始终没有这么做。他本已经计划好用这一点做诱饵,让刘虎上个大当,现在在失望之余也十分佩服刘虎的心胸。

两人拼斗了近一个小时,依然无法找到对方致命的破绽。应该说军齐没有找到,刘虎找到了。刚才军齐跃起一刀的时候,下盘在一瞬间漏出一点破绽。刘虎知道,只要自己拼着手臂上挨一刀,就能在军齐的腿上砍一刀,再往后军齐就不可能蹦的这么欢了。而自己只不过是不能双手握刀罢了。

这点破绽是军齐故意卖给他的,只要刘虎一刀攻来,那自己就砍下刘虎的头。他想用这点伤甚至一条腿来换刘虎的命。刘虎已经决定了,用胳膊去挡军齐的当头一刀!刘虎并不着急,他知道军齐迟早会再卖这个破绽给他的。

旁边的老乡不管是看懂的还是看不懂的,都看的津津有味。一些平时被乡亲们视为高手的小混混这时候开始担任现场解说。

军齐终于露出了那两人都等待已久的“破绽”。刘虎的刀直奔军齐的下盘,军齐一刀从刘虎头顶砍下。见到刘虎忽然伸出手来,一只粗壮的手臂挡住自己的刀路,军齐马上愕然。顿时明白过来。刘虎要用手臂来牵动他的钢刀,把这当头一刀拉开。刘虎断一条胳膊依然可以战斗,而自己断去一条腿后却是必死无疑!就算刘虎不杀他,围观的成百上千个老百姓也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军齐不愧是日本的剑道冠军,情急之下。忙的双腿一缩一个空翻。刘虎哈哈一笑:“寻死么?”大刀挽花点向军齐的后腰。眼见就要把军齐伤于刀下,忽然一道白光袭来。软剑,日本武士大多喜欢在腰里缠一把软剑。不过军齐这把已经十几年没用了。刘虎被迫向后一退,接着一把飞刀射出。才落地的军齐顾不上追击,马上磕挡袭来的飞刀。

两人再一次面对面站着,军齐头上一头冷汗下来,“好险!”刘虎不禁叹息:“可惜!”军齐身后的衣衫上已经添了几个窟窿,如果刘虎能再向前两寸,他现在就不是站着的了。

就在两人准备再战的时候,街口忽然大乱,有站的高的老百姓马上喊道:“大侠快走,鬼子来了!”军齐皱起了眉头。日本人已经得到这里的消息,马上赶过来一个中队,军齐可是日本的武魂,他千万不能有意外。一百多个鬼子冲进县城,在逃走的几个日本浪人的带领下直奔闹事地点。

刘虎看看军齐,一个倒身后退:“少陪了!”军齐把手里的剑一收:“请!”手向前一指。军齐后面响起枪声,一个冲的快的小鬼子冲着前面放了一枪,还没有拐过街口的刘虎忽然感觉腿上一阵疼痛。

日军中队长来到军齐面前:“阁下,您没事吧?”接着看看军齐只是手臂受了点伤,还有衣服烂了几个洞,马上笑道:“阁下不愧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魂,几百个支那暴民也不能伤了阁下。”军齐一挥手,看见日本士兵正在枪杀那些老百姓,想想说道:“我们回去吧,我要见刚村司令官。”军齐没有制止屠杀,因为这些人当时攻击了日本浪人,在他的眼力,军人就应该用武力来保护侨民的安全。至于他不出手,那是因为他是武士,要有武士的身份。

一条街道上血流成河,但那些跑的快的人依然不后悔自己今天赶到那里。杀牛的胖子躺在床上,从腿里用牛刀挖出子弹。媳妇抱怨到:“说了让你别凑热闹,你还去,吃亏了吧?”胖子骂道:“你个娘们唠叨什么,还不给我找块布条来。”媳妇离开后,胖子慢慢想道:“下次要有这热闹,我还去!踢那日本浪人那几脚真他妈过瘾,叫他上次拿我牛肉不给钱!”

“到底谁输了?”茶楼小厮问道,一边一个混混摇摇头:“不知道没打完。”旁边一人说:“怎么没打完?你没看那小日本后面衣服都破了,再打下去他肯定输!”混混慢慢的想想,点点头表示赞同,接着说道:“那刘虎,真够狠的,一刀砍下来敢用手去档!佩服,佩服。”都认为军齐输了,因为他衣服破了。

刘虎却说道:“下次再碰上,我也没把握赢他。”接着问何平:“其他人回来了么?”何平看王越李从他腿上把子弹取出来,马上看看王越李。王越李笑笑:“没事,休息几天就能下床,月把时间就应该好了。”说完出去取药。对刘虎说道:“嫂子已经回来了,还带回一个重伤的人。茧子他们四个没有消息。”刘虎听后攥起拳头:“这个茧子,就会给我惹事!”商越也忙的来打探妹妹的消息,得知妹妹没有受伤后才放下心来。

何平说道:“我估计他们是找地方藏起来了,张婧的郑草伤重,应该不会出城。”被他们救回来的那人到军营的时候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现在却忽然醒了片刻。靳戴看见忙的上前:“你醒了?”那人的眼皮勉强睁了一下,提起力气说道:“做英雄的感觉真好,告诉老三,别去当伪军了。”说完又昏了过去。靳戴叫唤几声他也不答应。

看看和他同来的那人,那人忙的说道:“军爷,我现在想回山寨,告诉三当家的别去当伪军了。”靳戴细问之下才了解这是一股山贼武装,但又不敢私自把人放出去,忙的去请示何平。何平让几个战士随那人去了。以后的敌后战场大部分都是伪军驻守的,少一个人去当伪军将来就少一分阻力。

“下一次你就有把握打败刘虎么?”刚村宁次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武魂军齐。军齐摇摇头:“没有。”刚村宁次马上说道:“先生还是三思!”军齐坚定的说道:“一个礼拜之后,我会在孝县等刘虎来。按照他们中国的规矩,在擂台上打败他。”刚村宁次忙的问道:“你不是说没把握么?”军齐一笑:“可我有信心,我要打破中国武术的神话!”

军齐虽然人没有官职,但他在日本的声望是很高的,特别是在那些尚武的人眼中。刚村宁次慢慢问道:“先生要我做什么?”军齐一笑:“给我一个小队的士兵,同时孝县周围的部队后撤三十里,我要一个公平的擂台。”刚村宁次的眼珠一动,想到一个主意。

军齐发先他的神色后,马上说道:“阁下,如果我们耍一些伎俩,那就算杀了刘虎,也无法消灭他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相反,我们会成就第二个霍元甲——中国的不败武魂。”

刚村宁次想了半天,问道:“先生有几分把握?”军齐哈哈一笑:“我有十分的信心。”刚村宁次终于点头。军齐并不知道刘虎腿上受伤,如果知道了,这么重视武道的一个人,还会这样做么?我也不知道。

接下来的几天,军齐开始准备他的擂台。他专门找来几个日本高手给他压阵,一般的人只有打败这些人才能和军齐会面。他本人一天只战三场,打完收工。擂台计划连摆一个礼拜,他要让中国人知道,中国武术的神话已经破灭了,是被日本人打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