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人评价我是务实的理想主义者,我觉得比较合适。我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并且会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和信念去做。虽然遇到了这样或那样的挫折,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理想。”这是陈天桥对自己的总结。

“纵使陈天桥已经不是福布斯中国排行榜的首富,但是如果福布斯能出一个中国最操劳CEO的排行,陈天桥的名字应该居于榜首。”这是盛大前高管朱 威廉对他的评价。开创了中国的“网游盛世”,登临了“中国首富”的巅峰,亦因巨亏5亿元而光环尽褪……34岁的陈天桥,怀抱着打造中国超级互动娱乐平台的 理想,经历着别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大起大落。

“离开盛大两年有余,有一句话却时常在我耳际响起,那就是陈天桥在会议和邮件中一再强调的六个字:要耐得住寂寞。”

这是盛大前高管朱威廉近期博客中对陈天桥的一段回忆。

也许,经历过大起大落的陈天桥尤其能体会个中深意。

如果说当年的《传奇》造就了盛大的商业传奇、带给陈天桥的暴富,多少带有那么一点偶然的因素,那么,在经历过盛衰沉沦后的盛大,在网游行业实现“王者归来”,则让我们明白,如今的盛大与陈天桥已经与偶然因素绝缘。

耐心

2005年上半年,盛大表现了前所未有的辉煌。一时间,所有的互联网荣誉几乎都集中在盛大,集中在陈天桥身上。但是似乎应验了盛极必衰的古老预 言,2005年的下半年,盛大、陈天桥给我们所有人冷不丁扔了一个巨大的“炸弹”。巨亏5.39亿元人民币!从1999年成立开始,从来没有亏过钱的盛大 2005年第四季度财报出具的数字,让所有人大惊失色。各种质疑、冷嘲热讽也纷至沓来。

2006年,对盛大来说是寂寞、失落的一年。

因为家庭战略计划受挫以及市场对游戏免费模式的不信任,华尔街投资者抛弃了盛大,盛大股价暴跌至最高时期的1/3,市值在一个季度内缩水20亿 美元。相比之下,竞争对手网易、九城甚至刚刚诞生的新网游公司征途(现已改名巨人)却经营得风生水起。褪去光环的盛大只能在寂寞中暗自前行……

胸襟

“陈天桥在2007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眼界和胸襟,从他的‘盛大愿意做一颗小小的铺路石’到唐骏的‘我要为整个中国网游行业去路演’,皆表现出盛大将自己升华到了一个产业的高度。”朱威廉的博客中,对陈天桥的赞誉溢于言表。

现在许多盛大高层回忆起当年转型带来的低迷,都将此称之为盛大的“U”形转弯,而对于陈天桥来说,他并不为自己曾走的弯路有所抱憾。“网络游戏 业有如此高的利润率,如果你不去冒险,难道要那些利润率低得多的企业去冒险?社会给你这么高的利润率,就是要你应该承担的风险,否则就会被社会抛弃。”

盛大:收获中国最好的游戏

2007年11月28日,盛大历史上最好的一份财报出现了,2007年第三季度季报净利润达到3180万美元。对于这个成绩,一向谨言慎行的陈天桥再度用“近乎完美”来形容。

这已经是2005年第四季度之后盛大连续第七个季度保持高速增长。凭借良好的营收,盛大也顺利夺回网游行业的头把交椅。

3C的核心竞争力

没有九城的《魔兽世界》、没有巨人的《征途》……盛大的游戏产品中,甚至没有一款可以称得上是游戏大作的产品,但是盛大却是所有网游公司中最赚钱的一个。

从五年前实验网络游戏的点卡收费模式,到现在推出风云等一系列收购中小型游戏公司的计划,在陈天桥的带领下,盛大已经完成了一轮在商业模式、公司战略、企业文化、内部管理上的变革,这些也让盛大处在了行业领先的位置上。

在最开始,陈天桥是激进的。

在公司战略上,陈天桥提出了家庭数字娱乐战略,陈天桥大胆规划了一个符合未来发展逻辑,但却不合时宜的产品———连接电视与互联网且集合众多娱 乐内容的“盒子”。虽然陈天桥的初衷是想靠这个战略性的产品将自己运营的游戏带入到更广泛的家庭用户群体中,但是这个“盒子”由于政策的不确定以及市场推 广的难度,并未收到明显的成效。

此刻,盛大游戏开始步入衰退期。

陈天桥的家庭战略计划受到巨大挫折,不过并未摧毁盛大核心的游戏运营能力。意识到问题所在,陈天桥及时地调整了策略,随后采取了渐进式的商业模式变革来应对网络游戏行业的兴衰周期。

盛大又一次开了网游行业的先河,主动将还在赚钱的但是处于衰退期的几款老游戏,由原来的时长收费改为道具收费,也就是游戏的免费模式。

免费模式的推出虽然令盛大再次遭到质疑,但是随后的业绩却证明盛大在商业模式变革上的成功,此时,陈天桥也把盛大的战略调整 为3C(content内容,community社区,com-merce交易),牢牢地围绕盛大的主营业务和核心竞争力展开。

“相信自己、相信盛大、相信我。”2005年第四季度巨亏季报发布后,陈天桥在发给全体盛大员工的内部信中曾这样写道。

捕捉游戏创意的猎手

今年7月,盛大高调地对外宣布了三个计划:“20计划”,即将整个事业部分成不同的游戏项目组,按项目组进行考核,而公司会把游戏收益和游戏运 营团队的骨干分成,最高分成比例可达到20%;“风云计划”,是盛大为收购成熟网游项目和成熟网游公司而设立的,风云基金总额在20亿元人民币,单个项目 投资额可达亿元;“18计划”,在每个月的18日,盛大高层都会接待来自各地的揣有游戏梦想的年轻人,如果他们的想法获得了支持,就能得到百万元人民币以 上的投资。这些举措让盛大跳出了单纯的游戏运营业,陈天桥及其高管们也成了游戏业的分析师,成了游戏公司的猎手。

盛大率先发动的“三大计划”现在已切实地展示出了成果:《鬼吹灯》、《封神演义》等五款原创网游同时亮相,彭海涛、廖连慎等更多现实和潜在富翁的出现,以及更多目前还在“三大计划”筛选库里的成果。

“不求为我所有,但求为我所用”,陈天桥坦言在网游全民化趋势下,已经不可能将所有优秀的人才局限在一个企业。“搞精英式开发、用一个团队的智慧去对抗千千万万用户和竞争对手的智慧,已经过时了。”

盛大“为我所用”的人才观,其实也是其他行业国际顶尖公司的通行做法。“这将使国内网游人才、作品等行业优势资源进一步向盛大集中,盛大会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互动娱乐公司,推动整个产业走向规范和成熟。”分析人士这样评价。

应该看到,从“20计划”到“18计划”,再到直接嫁接入“风云”这样已小成气候的网游公司,盛大寻求“为我所用”的这个平台已越来越广,除了人才发掘培养机制被渐渐成熟化,盛大自身收获的是中国最好的游戏。

陈天桥个人历程

1990年,进入复旦大学经济系学习,1993年,提前一年以优异成绩从复旦毕业,进入陆家嘴集团总裁办工作。

1994年,被委任为陆家嘴集团属下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

1998年,加入金信证券公司。

1999年,创办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

2000年,获得中华网风险投资,制定网上迪斯尼发展战略。

2001年,与中华网合作破裂,背水一战代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

2003年,获软银集团4000万美元风险投资。

2004年,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