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一 二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山峦尽披银装,地上积雪盈尺,树枝上也积覆了厚厚的雪。

似乎只是一夜之间,气温骤降,天气冷得出奇。

北风迅烈,呼啸着掠过树梢。树枝在风中摇动,树枝上积覆的雪纷纷震落,飘舞在风中。

劲急的北风,卷扬起浮在地上的雪,扑打着行进中的游击队员的脸,犹如有人拿着刀子戳裂了肌肤似的痛。

王守成率领着一中队,在深山老林中跋涉前进。

游击队员们迎着凛冽的北风,低着头,努力地耸起肩膀,将耳朵藏在衣领间,身体微微前倾,人人裹紧了身上棉袄,抵抗着刺骨的风寒,艰难地在雪地上行进。

王守成和游击队员的狗皮帽子和棉袄领子上,呵出的热气,都已经凝结成了厚厚的一层白霜。风雪中,游击队员走得极其吃力,也很缓慢,每跨出一步,都要使出浑身的力气。

天色渐黑,凛冽呼啸的北风减小了。

王守成率领着一中队到了筒子沟,充作前锋的惊蛰和两名游击队员就回来报告,在沟外发现了一支日军分队,只有七十余人。

王守成笑着说:“好,耗子自己送到猫嘴边来了。弟兄们,准备战斗。咱们就用这七十多个东洋鬼子祭旗!”

王守成将一中队一分为三,惊蛰率领一队自左侧包抄,郑洪彪率领一队自右侧包抄,自己则率领一队自正面攻击。郑洪彪是位林木工人,长得高高壮壮,威威武武。

得了命令,郑洪彪和惊蛰同声说:“弟兄们,该让东洋鬼子知道咱们的厉害了。”游击队员把手伸到嘴边,往手上哈着热气,使劲地搓着,笑着说:“鬼子就要知道咱们不是吃素的了。”

三队游击队员,高呼呐喊,猛然自三个方向冲出筒子沟,远处枪打,近处刀挑枪刺。眨眼之间,七十余名日本兵非死即伤,死了的横尸雪地,没死的抱头逃窜。

王守成让游击队员将缴获的枪弹全部背到身上,惊蛰忽然跑过来,笑着说:“嘿,大队长,瞧好吧,沟子外还有一百多辆马车,车上全是粮弹呀。”王守成放声大笑,说:“好啊,这一仗油水可大了。”

王守成蓦然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问了句:“啥,你说有一百多辆辎重?”惊蛰喜在眉梢,点头说:“嗯哪,有一百多辆大马车,车上全是粮弹。”

王守成皱起眉头,暗暗琢磨:“这么多的辎重,足够一个旅团的东洋鬼子用的。糟了,附近必然有鬼子的大部队在严阵以待。”想到这里,王守成感觉到情势已然极是险恶,当即命令三中队,不要管顾日军的辎重,迅速撤进山林,高度戒备,然后派出多支侦察小分队,搜索前进,遇到情况,立即回来报告。

很快,各支小分队回来报告,在筒子沟外发现大队日军,眼下附近许多屯子里都是灯火明亮,侦察小分队抵近侦察后发现,屯子外都布有日军哨兵,显是屯子里驻有日军。筒子沟屯也被日军占领了,屯子外布满哨兵,戒备森严,日军正从筒子沟屯往附近的村屯扯电线。

王守成意识到游击队与大队日军不期而遇了。在参加抗联三军和领导苇河游击队以来,与日军的遭遇战打了无数,但是与这么庞大的日军猝然而遇,却还是第一次。

王守成暗自在心里寻思:“敌我力量太悬殊了,打起来游击队肯定要吃大亏。他娘的,吃大亏的事老子不干。可是现今就是突围,也可能被鬼子发觉,立时追过来围住。”一中队已经和日军押运辎重的部队打了一仗,不被日军发觉是不可能的了,引起日军的注意只是迟早间的事。

此时王守成也明白了,为什么日军押运辎重的只是七十余人的小部队。日军是根本没有想到,众军环伺之下,苇河游击队却还会因为不清楚情况而骤然出击。

虽然朔风呼啸,寒气袭人,可是王守成的手心里却冒出了冷汗。

王守成不是害怕了,而是极度的担心和焦虑。

王守成知道,游击队已经到了生死攸关之际。一中队近七十人,多数游击队员都是在攻打灰蔡顶子屯前就参加游击队的老队员,可以说苇河游击队的全部精锐都在这里。此仗打得好,苇河游击队就还大有可为,打得不好,一中队就必将全军覆没,苇河游击队也必将因此而元气大伤,一撅难振。

王守成将郑洪彪、惊蛰、十香召集到山坡上一个坍塌的窝棚里,商量对策。

王守成看着郑大彪、惊蛰和十香,语气严峻地说:“大家伙说说,这一仗该咋打!”十香说:“咱们钻进了东洋鬼子的胳肢窝里了,可是咱们得想法子跳出去,要不东洋鬼子胳膊一夹,咱们就死定了。”郑洪彪说:“哦,东洋鬼子是耗子拖木锨,大头留在后面呀。不过,鬼子虽然人多势众,却好像还没发现咱们,在这一点上咱们可以琢磨办法。”

惊蛰闷头想了一袋烟的工夫,沉声说:“依俺看,最好今晚上就动手,先敌出击,想法子将东洋鬼子的布阵搞乱了套,咱们就能跳出鬼子的胳肢窝,突围撤走。”

惊蛰的话让王守成精神陡振,想出了个大胆可行的办法:“筒子沟屯很可能是东洋鬼子先头部队的指挥部,咱们今晚只有来个黑虎掏心,将其打掉,鬼子的部队没了指挥,就会乱套,咱们才能趁乱突围!”

王守成主意已定,挺身站起,沉声说:“生在死中求,成败在此一举。妈拉个巴子的,今晚咱们就给东洋鬼子来个中心开花,在千军万马当中,取上将首级!”

王守成、惊蛰在一中队中挑选了十名精壮的小伙子,编成突击分队,将一中队所有的手榴弹都集中起来,十名小伙子每人分了四五颗。余下的游击队员由郑洪彪率领,分散在筒子沟屯外的山林里,说好单等筒子沟屯内枪声响起,便往屯子里放枪,虚张声势,以为疑兵之计,加重日军的混乱,让日军认为已经被抗日联军包围了。

王守成将任务部署完毕,率领着惊蛰和十名精壮的小伙子就准备出发。十香走过来,低声央求:“守成哥,俺想和你去打东洋鬼子的指挥部。”王守成低声说:“这是凶险万分的任务,你去不合适。你还是跟着郑洪彪,在屯子外的山里等着吧。”

十香固执地说:“不,俺说过,俺死活都是你的人,生要在一起,死也不分开。”王守成扫了眼游击队员。游击队员都在摩拳擦掌,整束行装,准备大战。王守成低声说:“十香,你要听话,去跟着郑洪彪。”十香扭了下身子,仍然说:“不,俺就要和你去打东洋鬼子的指挥部。”

王守成火冒三丈,再也没有了耐心,厉声说:“十香,你当这是啥?这是死里求生的战斗!你也入了共产党,咋还这么不懂事?你不听指挥,就不要待在游击队里了!”十香受了喝斥,心里委屈,眼中噙泪,可怜巴巴地望着王守成。

郑洪彪走过来,笑着将十香拉开,说:“十香,你要听从大队长的指挥。”

王守成转身挥了挥手,率领着偷袭分队出沟而去。

十香望着王守成的身影隐没在夜色寒风里,心里默默地说:“守成哥,守成哥,俺等着你回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