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陈二的话一下就把土匪的心勾搭了起来。其实陈二的想法十分简单,去紫水河边搞鬼子。这一点相信他是这伙土匪中最有发言权的,当初他就是在那里搞掉了两个鬼子的。要是他没估计错的话,那里应该还会有鬼子兵去。虽然那里曾经死过鬼子兵,可毕竟时间过去有段日子了。再加上时下正赶上南方特有的秋剥皮,他就不信鬼子能挡的住戏水降温的诱惑。再说那里离山区很近,搞完就能往山上撤。万一失手了也会少吃一点亏。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安师傅的坟就在那附近不远的山上,远远的能看见紫水河。在那里杀鬼子也算是让师傅能亲眼看到啊。

陈二的主意让所有的人一致通过。当然,大伙在说到万一之事时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事已经是这样了,万一有个什么那也不怨谁。怎么说咱这也是打鬼子,说出去名声也好听。总比以前那些让官府搞掉的人强。

第二天天没亮,大伙在陈二的带领下绕了足足三十来里路,赶在太阳出来前到了河边。秋初的紫水河两岸长满了一人多高的篙芦,又多又密。别说躲上他们这十多号人马,就算再多上个十倍也不成问题。老杆子是土匪中唯一一个抗枪出身的,所以排兵布阵的事几乎是他一人包办,这次也不例外。

看着老杆子特麻利的,一会儿便布置好伏击阵。陈二对他的佩服之情可不是一星半点可言。自己这是第二次参加由老杆子指挥的伏击了。上一次搞伪军的整个行动真是顺利的可以,所以陈二对老杆子特信任。直到后来他自己也入了武行当了兵,真正接触到更高层面的指挥官后才清楚自己当初乱佩服的离谱。老杆子最多也就是一般三流部队的普通班长的水平,整个二把刀。就拿上次搞伪军的事来说,什么计划不计划的,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真他娘的太悬了。只要当时行动时,伪军里有一个敢拼的,大家谁也别想好过。陈二知道,别看当时冲到伪军堆里的八个土匪手里都有手雷,可那玩意当时他们中楞是没有一个会玩的。只要人伪军一反抗,陈二他们还好说,可那八个兄弟绝对是玩完。闹明白后的陈二当时就说了一句:“我那八个兄弟的命可够大啊!”当然这些全是后话。

各就各位的土匪们全部窝在篙芦丛里,顶着越来越毒辣的日头,等啊等啊的,等的陈二都差点睡过去了,这才把鬼子们给盼来。鬼子兵很嚣张,人还没到,声音老远就传了过来。陈二的睡意一下子飞到了九天之外,连忙把手里的枪推上了膛,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好一会,鬼子才出现在陈二的视野中,一共九个。看来这班狗日的鬼子兵刚去附近的村院里祸害完乡亲,每个鬼子身上都挂了包袱,有几个鬼子的枪上还挑着几只鸡鸭。走到河边的树阴下,鬼子们停了下来。天气太热了,鬼子们看来也顶不住烈日,想来凉快一下。严严酷暑下,没有什么比清凉的河水更加诱人的了。

顶不住诱惑的鬼子们看着河水便纷纷放下身上的所有东西,准备下河戏水。也许是这里以前死过俩鬼子的缘故吧,这伙鬼子还算是有一定的警惕。一个看似头目的鬼子留下了一个哨兵后,也跟着解除了身上的武装。

就在鬼子们放下枪,脱光衣服准备下水之际。陈二按事先的约定瞄准那个放哨的鬼子兵抠动了板机。“砰”的一声,高速飞行的弹丸一下子击中了鬼子兵的头部,把他身体抬了起来摔了出去。顿时,河边的篙芦丛中枪声四起。短短的十几秒钟时间,所有的鬼子在没能做出任何有效反应之前,便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

土匪们从篙芦丛中冲了出来。面对正在地上抽动的鬼子们,没有一个愿意再多浪费一颗子弹。纷纷拔出刺刀对鬼子就是一阵乱捅,捅的那些还没有死透的鬼子一阵阵杀猪般的乱嚎。这动静在陈二他们听来,比什么大戏都要动听。而没有枪的土匪跑的更快,那些鬼子留下的枪才是他们的最爱。

陈癞子没有心思去管手下的人怎么分配武器。他红着双眼,拿着大刀,一气砍下了所有鬼子的脑袋,并把它们朝着院子的方向摆成一堆。然后跪下来,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啥也没说,领着众人就往山里撤。一路上,土匪们边小跑边大声的谈笑着。行动的如此顺利确实超出了大伙的想象,让他们有点得意忘形了。

鬼子兵并不是他们想的那班无能。尽管土匪们一直掌握着主动权,可鬼子那强大的军事能力还不是冷山土匪们可以正面抗衡的。土匪们刚刚把前脚迈进山区,鬼子的队伍后脚就追了上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顿时在土匪们身边响起,四处乱飞的弹丸把土匪身边的树叶树枝打的跟下雨般的一阵乱落。好在山里树林密,暂时还没伤着人。

土匪们也没闲着,尤其是那几个刚缴到枪的兄弟,更是回头一阵乱放。只可惜是雷声大,雨点小。子弹干了十来发,毛也没捞着一根。这些人笨拙的表现跟败家子一般的行径,把老杆子心疼的直日娘。凭借着平日里在土匪们中的威信,好歹算是制止了这些败家的行为。就这样打打跑跑的,翻过了好几座山头。可鬼子就像吊死鬼一般跟在大伙屁股后面转悠。俗话说的好,蚂蚁多咬死象。打后面飞来的众多弹丸终于开了张,一下子就连伤了四个。这样一来,土匪们的速度就变的慢了下来,鬼子们也就追的越发紧了。

山里作战最忌讳的就是人多目标大。由是老杆子提议说他先跟陈二把鬼子压一压,然后大伙朝愁羊涧撤。到了那里,他跟陈二俩人就能把鬼子死盯在涧口。这样一来,大伙就有足够的时间分头撤回老巢了。于是土匪们朝着愁羊涧就是一阵狂奔。

到了地头,老杆子跟陈二便分别占据了愁羊涧最有利的位置。对于陈二跟老秆子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的行为,土匪们老是感动。虽然陈癞子有点不放心他俩是否能好生生的活着回来,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是拍拍他俩的肩膀,让他俩保重。

老秆子还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趁这个机会硬生生的从其他人手里敲出了一百八十发子弹。众人走后,他对陈二这么说:“这些子弹落在那班家伙手里,也就是听个响什么的,根本没鸟用。也就只有咱们师徒俩才能真正发挥这些子弹的作用。所以啊,不敲白不敲。”对于老杆子的话,陈二是举双手赞同的。接过老杆子递过来的九十发子弹,陈二心里那个乐意,别提有多浓了。

看着接过子弹,笑得屁股快冒烟的陈二,老杆子苦笑着直摇头。末了又给了陈二二十发子弹,说了声:“小子,一回可得省着点啊。千万不能打空枪浪费罗。”陈二接过子弹便一阵狂点头,点得老杆子头都快晕了,这才做数。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鬼子,陈二兴奋的直流口水。正准备要开枪,老杆子开口了:“小子,不想浪费子弹就该学会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会冷静的人才不会浪费子弹。”说完,老杆子非常心平气和的端起了枪,平静的一点都不像是在射人,倒像是在射一只兔子。“砰”的就是一枪。远处打头的鬼子就像被什么人狠狠推了一把,从台阶上滚落山涧。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趴在地上,刚刚抬起脑袋四处张望的鬼子兵被弹丸开了瓢。这一枪是陈二开的。

看着被陈二干掉的鬼子兵的尸体,老杆子笑了。他知道这孩子开始真正理解枪应该是怎么玩的了。于是师徒俩仗着地理位置的优势加上本身一流的枪法跟鬼子玩起了对射的游戏。

愁羊涧是一个天壑,其地势之险要在冷山一带是出了名的。这个地方只有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道,两边都是悬崖。更要命的是这路还往上走的台阶路,想冲过去都跑不起来。如果想绕过去的话,那要多走上百里的山路。只要是本地人,没有不知道这里的险要。在过去,官府一旦剿匪到这里都是异常小心。一旦让土匪占了地势,那剿匪官兵顶多是做个样子便后撤,从来不会硬着对拼。可鬼子并不了解,为了表现所谓的狗屁武士精神,楞是傻呼呼的冲了好几回。可每次冲锋除了多死几个人外,连根毛都没捞着。这也不怪鬼子,谁让这愁羊涧只有这么一条小路呢。

就这样陈二师徒两人两枪的,硬是生生的把整整大半个中队的鬼子钉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