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这趟买卖可是冷山土匪立杆子以来干得最漂亮的一次,收获之大让所有的人都高兴的跟过年一般。土匪们把抢来的粮食分开四处藏好后,陈癞子带领众土匪作好了撤往大山深处的准备。山寨已经没有必要呆了,杀了一班伪军抢了十二支枪和一票粮食,鬼子不来报复,说了也没有人会信。所以,在鬼子没来前就必须做好准备。冷山这里山连山,峰靠烽连绵好几百里,就算鬼子来再多人马也没用。只要进了山,谁弄死谁还不知道呢。

鬼子们的报复远比陈癞子他们想象的要快。收到风声的土匪们前脚刚离开山寨一小会,鬼子兵的炮弹就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很快山寨就陷入到一片火海之中。四处横飞的弹片把山顶上的树木像割草一般,削的个七零八落。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把还在撤退途中的土匪激的心脏碰碰乱跳。陈癞子心有余悸的说:“真他娘的太玄了。幸亏兄弟们跑的快,不然全他妈的完蛋!”

在爆炸声的刺激下,土匪们撒开了脚丫一顿狂跑,一口气冲出了两座山。这才停下来,一个个抱着新抢来的枪,远远的看着鬼子炸山玩。这炮弹炸出的动静可远比年三十的鞭炮强那去了,场面也漂亮多了。

炮火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土匪们看够也休息够了,开始往大山腹地撤。一边走一边还感慨到:“这狗日的鬼子太有钱了,炸山还能玩这么长时间,真他娘的有油水。咱们以后谁都不抢,光抢这群孙子就够爷们逍遥的了。”

冷山地区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有山的地方必定有洞。俗话说的好,狡兔三窟,当土匪就更是如此。通常他们都会事先找好几个或者十几个出口隐蔽,易守难攻的山洞作为自己的后备基地。这样一来,保命的机会能提高许多。因此,在冷山这一带当土匪的都不会固定不动的只呆在一个山寨里找食。

到了目的地的土匪们松了一口气。稍做休息后,便开始一起动手打扫布置自己的新巢。安顿下来的第二天,陈二便开始四处拉关系拜师学艺。入伙后的陈二明白了很多他以前没有想明白的事。别看这伙土匪只有十多个人,可里面的能人还真不少,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活。互相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陈二清醒的知道,如果自己真想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话,单只凭他与陈癞子的交情是远远不够的。他必须得学会怎么做人,做个不让人随便就能牺牲掉的人。想了半天,他发现只有一个法子最可行,那就是找几个平常在土匪中威望高本领大的人,拜他们为师。一来,拜入他们门下有了师徒名份,平常里也会或多或少得到些照应。二来,可以真的学到本事。俗话说的好,艺多不压身嘛。如今这年月,多一项本事总比少一项好。

打定了主意的陈二开始物色人选。首先落入他眼中的头号人物便是二把头老杆子。说起老杆子这人还真的挺厉害,在土匪中关于他的传说还不少。平常他在大伙的眼中,威望也很高。如果不是老杆子不是本地人的话,说不定这伙土匪的大把头早就换成他了。

老杆子是广西人,行武出身。干过滇军,也入过桂军,火里血里滚了十几年。仗是打了不少,可最高也就当过一班头。后来因为军中口角,错手杀了自己的排副,被逼流落到冷山一带干上了土匪。因为感激陈癞子对自己的收留之情,多年来力挺陈癞子为老大,在土匪中成为义气的榜样。在陈二入伙前,寨子里唯一的一杆步枪就掌握在他手里。多年的战火洗礼,让老杆子练就了一身的好枪法,六百米内是弹无虚发。最厉害的还是他的盲打,漆黑的夜里,他单凭听声明位就能击中目标。加上他与陈癞子相交甚好,所以陈二决定先从他下手。

凭借着机灵的头脑加上手脚勤快,陈二很快就让老杆子喜欢上了自己。有了好感,余下的事情也就是水到渠成了。于是在陈癞子的帮助下,经过一个简单的拜师仪式,三拜九叩之后,陈二就成为了老杆子的弟子。

对于陈二的转变,陈癞子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是打心眼里喜欢陈二,同时对陈二的评价也是相当的高。年仅十六岁就敢以一人之力一举击杀两名鬼子,这事要是换成自己当年是无法想象的。更可贵的是这小子不但有勇而且有谋,起码能很快就认识到做土匪的生存之道。因此陈癞子才会在关键时刻尽心帮他达成心愿。当然,陈癞子这么做,也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怎么说陈二也是自己的族人,于情于理都算得上是自己人。加上这小子重情义,起码不会背叛自己。万一自己以后老了或者有什么危险的时候,陈二是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才起了培养陈二的心思来。

拜师后的陈二每天都过的十分充实。老杆子看来也是真心想教好他这个弟子,对于他的要求特别严格。而陈二也挺争气,学东西又快又不怕吃苦,特耐得住烦。因此,陈二的进步之快是可想而知的。

山中的光阴跟涧水一般,哗哗的流淌而过。一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这一个月里,除了陈二跟老杆子过的无比开心外,其他的人都不乍地。自打劫了伪军后,冷山土匪们的整体力量比过去不知强大了多少。用陈癞子的话来讲:“咱这起码也算的上是兵强马壮了吧。老子的深仇大恨未报,总不能老窝在这山里数鸟玩吧。这鬼子他娘的再喜欢闹腾,也该闹腾够了吧。怎么着也到了咱爷们出山去扬名立万的时候了!”这番话把整个土匪窝震的嗡嗡直响。

土匪们也确实被蹩坏了,加上自己现在手上有枪有弹的,这信心也就跟着膨胀到了顶点。想想也是,就他们现在手里的家伙,要是放在以前,打下一个大镇子是绝对不成问题。虽说现在这一带让鬼子给占了,可鬼子也是肉做的。凭什么就该自己躲在山里吃草,让那班畜生在外面吃肉。

面对着眼前一张张被陈癞子扇呼的热血冲昏了大脑的面孔,朱五即便是再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也不好表明了。只能说先让人出去收收风,如果风声不紧的话,大伙再出山也不迟。陈癞子心里非常想立刻就出山去杀鬼子报仇,可对朱五的话还是能听进去的。当下决定先派两个兄弟出山打探风声。

等了好几日,这才把打探风声的土匪给盼了回来。所得到的消息也正是大伙所期盼的,鬼子早消停老久了。于是乎冷山土匪们在自己大把头的带领下,煞气冲天的溜出了深山。回到先前驻寨子的金鸡岭,才发现这里的情况有多糟糕。整个岭被折腾的一塌糊涂,一个月前的炮火留下的痕迹依然历历在目。山上所有有可能再一次利用的东西全让鬼子给烧的精光。就连岭上大大小小几十个洞子,鬼子都把洞口给炸塌了。总之昔日美丽的金鸡岭现在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山架子。人是没法子在这里呆了,连个住的地方没有。土匪们也只能边问候鬼子们的家人,边赶往另一处窝点。

此时的陈癞子没有一点骂人的心思,他现在正头痛着呢。在山里时,他光想着报仇就带人出山了。可当下金鸡岭的惨状让他不得不往深处想。当然,他并不是让鬼子给吓住了。冷山一带的没有金鸡岭,还有银鸡岭,铜鸡岭铁鸡岭呢,岭子多的大发了去了。他就不信鬼子都能把这些岭子都搞成金鸡岭这样。他头痛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报仇。据他得到的消息,目前冷山一带的鬼子不是驻扎在县城跟其他几个大小镇子里,就是驻扎在铁路附近的据点里,很少有鬼子靠近大山周边。鬼子不傻,知道冷山山脉太大,自己人太少,兵力不够。所以只是防守重点,对冷山山脉一带不带搭理的。而土匪之所以不那么容易被消灭就是因为土匪是靠山吃饭,一旦离开了山区,这土匪也就什么都不是了。想想这些就足以让陈癞子头大如斗。左思右想,想不出个所以然的陈癞子干脆一拍脑门放弃了。

到了新窝的土匪们安顿好后,便开始讨论这下一步该怎么走。十多个土匪讨论了半天,楞是没想出一条好办法。在整个讨论会中,有两个人没参与。一个是朱五,一个是陈二。朱五没说是因为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可行的好办法,作为土匪中的三号人物,他一直扮演的是狗头军师的角色。所以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发表什么意见的。他认为那样会降低自己在土匪中的声望。而陈二却是有了法子,但他知道自己目前在土匪中没威信。尽管陈癞子跟老杆子力挺自己,可在不当的时机发表意见并非明智之举。他在等待最佳时机。等大伙吵累了再说也不迟。

好不容易洞子里安静了下来。看着一张张极度郁闷的脸,陈二站了起来,一开口便非常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想杀鬼子很简单。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绝对会鬼子出现,而且不会太多。以我们目前手里的家伙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干掉至少四个以上的鬼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