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作品相关 第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在被干掉了十多号人后,鬼子终于认清了自己所处的不利位置。既然硬冲不行,那就绕道。但一连摔死摔伤四,五个人后只好放弃了。唯一的办法就只能趴在原地跟陈二他们对射,等后援的部队携炮上来再做打算。鬼子打的什么算盘老杆子多少能猜到一点,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情况对自己挺有利的,所以也就不着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算算陈二他们已经把鬼子足足拖了一个多时辰。老杆子本想叫陈二扯人,可看陈二打的正上瘾,不想动身,也就没出声。他认为今天这个机会对陈二来讲,比较难得。一个好枪手单靠打靶打猎是练不出来的。只有多杀人才能练成好身手。面对死亡跟血腥,时刻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发挥如常才算是王道。鬼子一时半会也拿自己没办法,干脆让陈二这小子多乐一会。真的情况有变,再扯也不迟。

这种情形一直等到鬼子后援部队的到来。好家伙,黄不拉叽的一大片,足足二百来人,还他娘的带着好几门迫击炮。老杆子一看情况不对,趁着鬼子刚到,还没准备好的档,冲山涧下连开几枪,放倒俩鬼子后,扯着陈二便是一阵狂跑。等鬼子的炮弹落上涧头时,他俩早就跑出了愁羊涧。师徒俩在山里四处乱绕,直到完全确定没有任何被鬼子盯上的可能后,这才有说有笑的往老巢所在的方向赶了回去。

回到老巢,正赶上开晚饭。因为今天收获极大,陈癞子非常开心。把窖藏了许久,准备过年过节再享用的米酒也给起出了四大缸。加上腊肉野味什么的,让土匪们好好的乐了一晚。喝着醇香的米酒,吃着油光喷香的腊肉,看着四周那一张张因酒气上头而红扑扑的笑脸,陈二在迷醉中发出了一阵感叹:“这他娘的才是土匪的幸福日子啊。”

相比土匪们的幸福,县城里鬼子的日子可就不那么惬意了。带队追土匪的鬼子中队长岗田此时的脑袋几乎快炸开了。耳边全是雷鸣般的骂声,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痛。一连正反十来个耳光,把满口的牙根都打松了。想想下午的窝囊劲,脸就痛的更加厉害。这也难怪他上司会发这么的的火,整整一个中队武装到牙齿的鬼子兵,不但没把一群乌合之众的土匪给拿下,反倒让人牵着鼻子戏耍了一下午不说。还让土匪左一枪右一枪的打死自己二十六个人,打伤十四人。这种战绩足以让鬼子们的祖宗都感到羞耻了。

当差点被上司喝令自剖的岗田低着头溜出办公室时,坐在里面的,冷山地区鬼子最高长官敬山永寿大佐正大口喘着粗气,企图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可每当他的视线扫过那份伤亡报告时,那稍微降下一点的血压立马又会上来。这般惨重的损失让他真的无法接受。要知道,别的联队在攻占冷山这一带时,面对着国民党正规军,那也才损失不到四百号人。他倒好,光对上一班乌合之众的土匪就一下子贴上了这么多士兵。这很让他上火。当然,鬼子大佐敬山永寿是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于是平静下来的鬼子敬山连夜发出了一条条命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快把冷山这一带刚燃起的抗日火苗给扑下去。

此时此刻,在冷山山区的土匪们正带着快意跟酒劲慢慢的进入了梦乡。等他们从睡梦中醒来时,早已是日上三杆了。昨天受伤的土匪也各自处理好了。三八大盖就这样操性,射程远,打的准,就是杀伤力差了点。对于这个,陈二早就从老杆子那里得知了。同时也清楚怎样去避免这一点,所以他把自己用的子弹都私自作了一点改动。用刀把弹头统统开了个十字。这样一来,虽然会有些影响准性,可杀伤力就大多了。再说了,那点影响,对目前他的身手来讲,是完全可以克服的。把受伤最重的老烟枪伤口处理好后,他拍了拍手继续去林子里练枪。

日子一天天的飞快流逝着,转眼便进入了农历八月。八月的大山里如同是一坐堆满黄金的宝库。各种野果全熟了,数量之多,种类之繁,让人眼花缭乱。也让人采之不尽。各种山禽走兽也个个肥的流油。相对的,土匪门的伙食也是一天比一天好,吃得人人红光满面。这日子过的比神仙还舒坦。要不是那血海深仇还未报完,真想就在这大山里住他一辈子。

一个多月的时间让陈二收获很大,首先是他的枪法已经练的让师傅老杆子十分满意。用老杆子的话来说:假以时日,这冷山枪王的称号准是他陈二的囊中之物。同时,陈二在上次阻击鬼子的辉煌战绩也袄就经老杆子之口,在土匪之中传开了。年仅十六岁的他一举击杀了十四名鬼子。单就这一点而言,足以傲视群匪了。从而在冷山土匪心中建立起了较高地位。加上陈癞子跟老杆子的缘故,土匪们都开始管陈二叫二少了。刚开始时,陈二怎么听都觉得别扭,后来时间一长也就随大伙去了。

这大山里什么都好,就是一不产粮二不产盐。所以平常土匪们吃的粮盐都是靠山外抢劫或买的。当然作为土匪堆里的军师朱五也不是没有想过一些其他的办法,可不管怎么想,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一定得尽快搞清楚山外时下的真实情况。该做的买卖,绝对不能放过。不管是谁,鬼子来了也一样。

“土匪老窝在山里不动久了,那就该叫改叫山民了。先不说要干多大买卖,总不能叫人把咱爷这杆字号给忘了吧!”这些话是在山里憋得快长毛的陈癞子说的。两次成功对抗鬼子的经验,让陈癞子的信心跟欲望膨胀到了极点。尤其是他把手下完全用枪武装起来之后,那心里时时刻刻都想把自己打造成冷山地区的绿林之王。这个念头是烧的他的心里整天跟有九头猫在拼命挠一般,血一个劲的往头上窜。

陈癞子的想法所有的土匪都知道,而且也算是支持的。能干土匪这行的人,他本身就是一好狠斗勇,浑身上下长满刺的主,绝对不会是一个老实的良民。平时无事还要惹三尺浪呢,更不要说现在人强马壮了。而朱五则是中间最热心的一位。平日里只要陈癞子一往这上面说事,他就绝对是第一个跳出来拍胸脯表决心的人。不但忙着献计献策,还保证只要陈大把头大定决心,他肯定会鞍前马后,事事亲为。管保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冷山土匪的人数成倍的往上翻。

对于朱五的此般行为,陈癞子心里跟明镜似的。朱五小子有野心,可他并不想去点破。他打心里就不是很看得上朱五。在他看来,光有一点小聪明而没有武力做支撑,那顶多也就是个狗头军师罢了。土匪是什么,他太明白了。所以陈癞子从不把朱五当对手,反倒认为如果朱五真能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尽心尽力的帮自己完成扩大队伍的想法的话,那还是好事一件。因为陈癞子心里有个多年一直忘不了的念头。小时候听书时,书里常有一些英雄人物,也跟自己现在一样,时运不济落草为寇。然后恰逢乱世便招兵买马,披挂上阵,保家卫国平定番帮,建立不世基业什么的。最后总是能升官发财,光宗耀祖。所以自打他干上土匪那一天起,就老想着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现时机会来了,乱世降临,鬼子横行。加上自己跟鬼子又有血海深仇,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凭借自己手里的力量,如果操作的好,搞多枪拉多人马,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杀鬼子杀出了名,就不相信国民政府不会不注意。到那时候,就梦想成真了。

其实陈癞子并不知道,在朱五心里也有跟他一样的想法。朱五有文化,读过书,上的还是洋学堂。要不是家道中落加上当初少年冲动,不甘受辱而错手杀人的话,朱五也不至于走到今天步田地。朱五从来就看不起草莽出身的人,可偏生老天开他的玩笑,竟然让他也走上了这条路。说句真心话,朱五虽然有点看不起陈癞子,可在心里还是很感激陈癞子的。干土匪大多都是好勇之人,偏生朱五没有一点工夫在身。要不是当初陈癞子收留了他,还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呢。自打鬼子占了冷山后,他就知道自己苦等的机会来了。为了自己的将来,对陈癞子他们搞鬼子的事,他总是尽心支持的。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要背叛陈癞子去自立山头,就他对陈癞子的了解,深知这是最不可为的。那狗日的陈癞子手可不白。他争着去招兵买马只是想培养几个真正听自己话的人。这样一来,如果真的有一天政府要招安大伙时,自己的地位也会高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