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


廖括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资料,脑海里不由地联想到经典物理学中的光微粒子学说。经典物理学以牛顿为代表,他认为:光是由弹性微粒流组成,由光源发出,以高速作直线运动。并以此为论据,阐明光沿直线传播的性质及反射定律,同时解释了光的折射现象。光的传播速度取决于媒质的密度,媒质的密度越大,光在其中传播的速度也就越大。然而最终证明牛顿的这一结论是谬误。

因为根据这一假设,光在水、玻璃中的速度大于空气中的速度。

会议室的门,这时候被人推开,开门的响声引起大家扭头去看。一位技术总监走进会议场。大家齐刷刷地站起朝他敬礼,然后整齐地重新在坐位上坐下。

来人显得神态严肃,可是在严肃的面容里还夹带着一种奇怪的兴奋。它是一种经过努力克制后仍然洋溢出来的兴奋。他快步地走上讲台。在即将说话的时候,有意地停顿一下,一双眼睛里射出含意复杂的目光扫向众人,顷刻之后,很快投到摊开于台面上的讲稿上。他没有对讲义去花时间作修辞性的构思,而是直接地将各部门所取得的参数内容整理于讲稿内,只是将它们编排了一个次序,因为这样做,有利于讲清报告里的事项。

“先生们!我们所面临的事情,是奇特的,并且又是没有任何的先例可寻。我们现在是在开创未来的典故。科学是我们人类毕身都在追求的目标,科学每一次向前迈进一步,每上一个台阶,人类都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投身于科学事业,献身于科学事业的勇士们,他们的献身,为我们人类的科学事业奠定了新的里程。”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再一次地停顿下来,让大家去体会该话中的意思。国家宇航局的局长正呆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吩咐过众人,现在他是谁也不想见。因为没有任何理由要出来会见新闻界,以及部下与上级领导。宇航器遭受到不明物体的撞击,受到了损坏,决定让自己去承担该事故的责任。而那两位宇航员……,科学的进程是艰难与风险并存的伟大事业,人类在未知领域的开拓进程中,必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技术总监早琢磨出局长目前的整个心事,一定是在构思当那特定时间段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将要去发表言论的说词。如今让他先来打理事故事项的处理,及前沿可能性的事项,他愿意也乐于扮演这个角色。毕竟科学事业是他一身奋志献身的事业。

现在他的话锋一转,直接进入到议题的事项之中。二个小时之后,他还得去主持对外界的新闻发布会,其中很多内容会在发布会上透露出去。因为公众有权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宇航器遭到受损的事故。技术总监有一种认为,他相信许多的科技人员都有同样的认为。虽然在发布会上,有的事项在没有征求国家安全局的同意,是他私自的决定,但是他决定要将实情公布出去,尽管会引起哗然,有关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并且还想到了人民,只需要一个认识与接受的时间。他要正视这种事实与现象,同样这也是对客观科学的尊重。从某个角度上来讲,应该有理由去这么做。对于有没有外星生命体,及外星智慧物存在的事情,一直让学术界在该问题上持怀疑与猜测,即将公布的资料,会证实外星生命体及外星智慧物是一个存在的事实。

“刚才国家宇航局收到了来自国家安全宇航局总管,提出来的一个援助方案。那就是利用我国的资源卫星去作为推力器。”他快速地谈及目前国家宇航局的紧迫事项,希望尽可能简短地说明技术的可能性,“这是惟一的,存在充满技术能力的一个方案,也是首次的尝试,论证可行性的技术会议将在十分钟后结束。现在我们进行的是另一项事情的研讨。”他朝最前排座位上的一名技术人员招动一个手势,当此人上前来的时候,将一个赶制出来的资料光碟交把他,让他去将它塞进屏幕的读碟器里。

当光盘的内容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他再次拿开了话题。5号密码局里的人真是各行各业里的全才人物,从光盘呈现的资料中,循序渐进的编排,就能得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制作光盘的人具有绝对的编辑能力。并且还具备了声响,当初认为需要自己去讲解的事项,而现在倒不必去做了,可以成为一名真实的观看者坐在座位上来观看内容。

很快看完里面的内容。当技术总监从坐位上,走上讲台去讲话的时候,有一位下士来到廖括的身边,悄然地告诉他,主任找他,请他到主任办公室里去一趟。

五分钟后,廖括置身于主任办公室的门前。大声地说了一句报告,立即由里面传来回应声,“请进!廖括中校。”

推门进去,并顺手将门关上,看到主任正由桌子旁边移身朝他走来,对方在走来的过程中,朝他做了一个请在一旁沙发上就坐的手势。

作为国家安全局管辖之下的不明事件调查局的主任。他是一个大学者,以前的身份是国家科学院的院士。个子单瘦,一头蓬松的白发,很随意,并没有去注意该去梳理一番。似乎像爱因斯坦的发式让他很着迷。他来到对方面前的单独沙发上坐下。这是他的特性,很多的时候,喜欢坐在这里办公,而不愿意到办公桌旁去。用一名学者式的人物来当主任,自然不会有那种行政人员具有的气度,俨然是学者的风范。而很多的时候,他不在办公室里,总是呆在试验室。目前正由他主持着几项科研项目。

“刚才看过资料介绍了吧!”

“看过了。”廖括回答,自从进入国家安全局,经历了几位主任来赴任,面前坐着的主任是任期较长的一位,从上任到现在已有四年的时间。“我一直就确定地认为存在的事实,我是说在我曾经历过那一次行动之前就是这样地认为的。”

“我们不是宇宙中孤独的一族。”

“是的,主任!”

“同妻子的生活怎么样?”

“很好!”中校回答,虽然知道问这个方面的事项,是另一个话题的开始,但是这样的问法,让人很感激,也很亲切。

回想去年的时候,在经历代号为水母行动的任务之后,那位德国籍的西德尼·闶阆特就是先找上他,然后在他的帮助下找到安全局局长,才使得两人的爱情获得了成功。因为在当初,国家情报局很想将西德尼·闶阆特接收为情报人员。如果是那样的话,自然他俩的爱情就不能成立。从事这种事业的人,不能拥有爱情,因为爱情是一个敌人。各国都出现过因爱情的原因,造成了许多的叛逆行为,没有那个国家能这样承认不曾出现过这种事件。

“说说你认定外星生命存在的事件经历?”

该方面的问话让他没有预料到。有一瞬间不太明白问及这些是干什么,因为存栏的报告里很详细地说明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那还是在前任主任手下执行的一次不明事件的调查工作。在太平洋的一个岛屿上,有一件离奇古怪的事件发生。那就是有目击海员证实该岛上存在类似人类的怪物。许多的科学家登岛探险,最终都因不明事理地失踪。后来惊动世界科学界。最终查明该岛成为外星生物体着陆地球的一个基地。人类不停地前去进行调查,也许是干扰了他们,或者还是他们内部的什么原因,该岛发生一次大爆炸。在爆炸后的几天里,各国科学家登上该岛。发现一架外星高智慧生物彻底炸毁的飞行器。经地毡式的搜查,在岛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一个外星生物,最后证实是外星人遗留,或者是幸免于爆炸存活的外星人,一个婴儿。

问题是人类首次接触到该名外星人,总是从人类本身形体的生命形态上去认定,然而这是一个错误。它不是一个婴儿,而是青少年!这是人类对一个人的生长年限的判定。科学家们立即对他进行特别隔离,进行研究。也就在这个时候,棘手的、后来让各国不得不用军事手段去进行消灭。

一群本来是对该生命体进行研究的科学家,竟成为了该种生命物的意念行使工具。也就是说,变成了他的第二躯体,同时也获得与他同样的能力及超自然力量。人类的生存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各国联合起来,予以消灭。可是那位外星生物的实体并没有找到。但是该生命体不能只有一个编号。于是,在调查被该生命物第一个遭到控制的人类之人,一位著名科学家的名字来给他命名,亚利!这也算是对那位不幸科学家在形式上的一种永恒怀念。同时为了能更好地区分,以他那种人类无法达到的智慧带入名字中,该外星人被地球人称之为亚利智者。现在各国一直都在密切地调查亚利智者的行踪。

“我很难说出内心的感受来,主任!只是有一点感到很庆幸,那就是我们人类当机立断的决定是正确的。”人类动用了从人类目前科技水平上来说是最后的手段,那就是核武,把亚利智者所在的地方进行多次的核直接打击。

“认为将亚利智者消灭了吗?”

“目前还没有任何的情况表明,亚利智者躲过了毁灭。”

在回答该话题的时候,望着面前沉思的主任,那种思绪的面容让他想起事后的科研会议。人类虽然用上最后手段,核武的方式。可是有鉴于亚利智者能将自己思维智慧随便移植的技术,没有人敢去断言真的被消灭了。可是过去许多年,没有任何的信息,仿佛又证实已被消灭的事实。地球上的生命体及该星球上的生命形式,一直吸引着更高文明生物的来访。可是在来访客中也有不少对人类极不友善的智慧生物。

主任用手扫了扫头,“从你刚才看到过的资料上,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呢?”

“您需要一种判断?”

“是的,不用急着回答,好好地整理一下思绪。”

“我不能做出判断,原因是:首先我不是该方面的专家。只是!”回想看过技术总监带来的资料,里面提及到的内容让他仿佛又明白了什么。“相同频率的信号。”

“说下去,中校!你知道5号密码破译局里的破译员们都是正宗的天才,如果没有宇航局飞行器受到无故撞击受损的情况出现,也许他们的破方式仍然不会被人接受。”

“相对现在来说,没有任何的理由,不去接受他们的破译方式,以及破译出来的内容,是这样的,对吗?主任!”

“非常正确,中校先生!经宇航局观测到的信波来源位置,我国那台大型银河五代计算机计算出信号来自于相距我们有一佰万光年的拽光星系,同时也测出发射信号的来源点,以及发射出去的方向,同样是拽光星系。”

“从这种情况看来,那份破译出来的信号内容已被确认。”

“正确地对待译文的内容是理智的行为。”

廖括现在真正地明白了过来,将他召回来是出于什么样的事件。只是还有一点弄不清楚,如今众人脑海里是否有了一种认定,“是否认为与亚利智者有关,怀疑他并没有死去?”

“从科学技术的角度上来讲,怀疑是必然的,谁也不会去凭个人的思维将它从脑海里抹去。科学界一直很关注亚利智者的存在与否,因为他是我们人类的公敌,发现了他就不能放过,必须将他进行消灭。”

“看来本局将组织人员赶赴信号发射源的地区,去进行不明事项的调查?”

“上级已经批准了行动方案。”

“看来我是其中的一员?”廖括有一点惊讶。

面前的主任好像看出下属内心的想法。“你认为自己不是一名学者吗?”

“是的主任,严格地说来,我还是一名军人。”他谦虚说道。

上司不这样去认定,在他的脸上表露出来的神态里,带有一种钦佩的色彩。“不!你不单是一名高素质的军人,同时更是一名够水准的学者。我认为这次科学考察的性质不一般,必须有军事力量进行协助。”

“我知道主任的意思。意思是用军事的方法去进行科学考察。”

主任点点头,“我准备让你去担任科考调查队里,军事力量的指挥长。”

“我听从安排。”

主任对他的话抱以点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