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生难忘的夏令营(二)


一生难忘的夏令营(二)


开营仪式结束。第一天夏令营就算开始了,因为要睡在地板上,所以打扫卫,擦地板不能马虎。大家擦干净地板。潘教员开始指导个人物品摆放。要求用过后一律按现在这个样子摆放。这时女同学们都过来了,开始教大家如何打背包,有的人很快掌握要领,有的练一个多小时也没有掌握要领。晚饭后举行打背包比赛。一组五人杨教员用秒表计时,最快的用时58秒是一个初二男生。最慢的也是一个初一的男生,用时180秒。大部份都是90秒以上,讲评时表扬几个速度快的,同时指出按军人标准你们都不合格,但还不错。


夏令营第二天,进行队列训练。杨教员演示。除了正步走以外,立正,稍息,敬礼,左右转,齐步走等。刚开始大家还精神十足有说有笑。但随着时间推移,一个个让太阳晒得满脸统红,小脸都嘟噜下来,到下来,到下午中间休息时候,有人四仰八叉躺在操场上。潘教员过去揪着耳朵给拉起来,严肃说:“谁都不准躺!”一天总算熬过来了。但也有人发牢骚,东东是第一个说:“知道整天搞这我就不来了!”我接他话说:“卷卷被子回去得了,何必遭罪!”他说:“我敢吗?我爸爸非把我劈了不可,这叫进来容易出去难。”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早饭后集合,潘教员宣布:“根据天气情况,安排今天出去游览,先到东陵,下午到机场参观。中午饭是每人两个面包一根香肠,水壶灌满水。”一听出去玩,情绪都上来了,部队派两辆大巴士,在当年东陵还是郊区,大部份孩子都没有去过,现在沈阳城区框架拉大,东陵基本隔入市区。参观机场只是看看歼七,轮流到座舱里坐一坐,听场站的参谋长介绍歼七如何先进。不过当年也确实是我国空军主力战机。时过境迁。歼七走完了它的辉煌历程。在回来的路上,我问潘教员:“潘叔,啥时能让我们玩枪?”他脸一沉:“玩!你这个小子,怎么说话。”我赶紧说:“我错了,我错了!啥时教我们打枪?”他说:“看天气情况,天气好,先按排野外活动。”哦,我明白了。


今天仍然是阳光灿烂,上午警通连的几个战士背着几支枪,跟睨潘教员来了,大家明白,今天教枪械知识,先由杨教员介绍,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构造,后进行拆解。然后五人拿一支枪,轮流进行实际操作。第一遍组装时有点笨拙,到第二遍感觉太简单,容易得很,三次拆装下来,对枪的神秘渴望已是荡然无存。没有了新鲜感,也就失去了兴趣。开始时,五个人围着一支枪争先恐后抢着,到后来推着,让着。接下来杨教员让把步枪集中收起来。他说:“步枪你们基本掌握拆装的要领,下面介绍,五四式手枪。”又是先验枪,退弹等动作。还是五人一支枪,拆,基本都没有问题。可是组装时遇到麻烦,枪簧压不进去,个别人压不住弹簧,飞出去十几米,吓的女孩吱哇乱叫。年纪大的装得比我们这些年系小的顺利的多。我们装几次没一次顺利,有几个小女孩,都没有一次是自已独立完成。五年后我参军再次接触到五四式手枪,非常顺利的拆装,班长特别奇怪。我始终不作解释。这有啥难的。吃过中午饭潘教员宣布:“今天不睡觉,下午到太子河游泳,大家准备准备,车来咱们就走。”在车上才看到两老师和我们一起去。听宋老师说她也从未到过太子河。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有20分钟是在农村土路行驶。选择的河段是一个拐弯处。河水冲刷对岸,我们脚下就成了一片沙滩,由于多日没有下雨,河水清澈,水流缓慢,河床不到百米宽,最深处不到两米。划定的区域都不超过1?5米。这是我第一次在河里游泳。即新奇,又兴奋。不会游泳的聚集在岸边一米左右深的地方喜戏,打闹。自认为游的比较好的几个人顺流而下。其中徐燕平比好多男孩子游的好,她向我们吹嘘过,去年署假去哈尔滨横渡过松花江,对于从未到过江河体验的我们,既有怀疑,妒忌,也有羡慕。下水很快游出200多米远,听到潘教员用半导体扩音器喊:“注意安全,马上回来,不要向前游!”虽然未尽兴,但调头往回游,逆流而上,吃力不算根本前进不了。索性上岸走回来。这时徐燕平说:“这回你们相信我能横渡松花江不是假的吧?在游泳池游七?八百米,在江河里能游几千米。“我的游泳技能真正成熟还是入伍后。参军第四年参加万米测试,在静止水(水库)里游完全程,可惜始终没有机会到大江大河游过。


回到下水的地方,有一个孩子,挤眉弄眼,努着咀,顺他的视线望去,见杨教员两手在水里平托着宋老师上肢,耐心的教她游泳。太子河作证,宋老师和杨教员这次亲密接触,成就一段佳话,他们的红娘是太子河。


时间飞速过去,连续两天进行射击训练,按部队标准称第一练习,100米胸环靶,卧姿有依托,仍然是五人一支枪。大部份人员能坐在后面聊天。有人问:“潘叔,多拿几支枪,能练得时间也多些,后天实弹射击把握大些。“潘教员说:”不是不能多几支枪的问题,是怕你们连续趴着没有兴趣,反而不认真练。“第二天谁认为自己掌握射击要领,可以让杨教员用简测镜检测,合格者可以不练。”争强好胜可能是人的本能,只要拿枪都举手,要求检测。可实际大多数没有准确掌握击发动作。当轮到我,心里默念,击发前,先呼吸,实指慢慢扣下扳机,处在待击状态,屏住呼吸,果断击发,杨教员站起身说:“可以合格!”两天射击训练结束,个别人不合格,可他们不担心自己明天能打出什么样的成绩,而是担心自己明天能不能让他过一把枪瘾。


这是夏令营最后的一项活动,实弹射击。车到靶场已是上午九点多钟。实际射击前又强调一遍,不准乱跑,叫到谁,谁才可以站起来,进入射击位置。靶场安排我们一号区,有六个靶位,二号区空着,三号区不知是那个部队的几名校级军官,正用轻机枪轮流射击。我们这里每个靶位已放好六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潘教员点了六个人名字,然后带他们向射击位置走去,杨教员在每支枪旁放半夹子弹(五发子弹),潘继续下达口令。卧倒,持枪,压弹,同时杨教员向报靶示意,开始射击。报靶员迅速消失去靶子后面掩体内。潘喊:“开始射击!”话音刚落,第一枪响了。潘赶紧补充:“不限时,别着急,瞄准再打。”六个人最后一发子弹打完,听到潘教员喊:“枪放在原位,起立。”杨教员一声长哨,报靶员开始检查记录成绩。用手势形式通告成绩,和弹着点。杨教员写好,报靶员在那边贴。这边第二批六人,已经站好,等待向射击位置走去。报靶员通知,靶子已经贴好,第二批开始进入射击位子。当叫到我的名子已是第七批,射击完毕。宣布每人成绩。第一名48环,我的成绩是44环,其中两个10环,排在八位,最差的一个女孩两发脱靶三发中靶22环。


打靶结束,夏令营也进入倒计时,吃过午饭让大家收侍个人物品。等处长来开毕营式。结果处长没来,潘简短的讲话宣布毕营。


夏令营己成为往事,当年的少年,如今早己是人父。深刻的印像将永远铭刻在我心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