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天是市体育记者协会召开年会。开会之前,市体育局组织会员参加文体活动,80分和网球。虽然已是许久没有再握过球拍,但有机会打球,对于平时我们这些忙于工作的人来说,还是极具诱惑,因此,当市局办公室的刘主任事前征求我意见,是否愿意和张局配对打双打时,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记得自己初次打网球是10多年前,在南京大学著名的八舍前。而最近一次摸网球拍应该已是5、6年前的事鸟。

赛前,我从书房里翻出已满是尘埃的球拍,是张德培使用的“王子”牌,那可是当年金鹰最贵的一只拍子,曾经让我爱不释手。虽然球包上落满灰尘,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所幸拍子还是保养得不错,由于拆除了网线,球拍并没有变形。我找了一个时间,重新给球拍穿线、绑护手。

应该说,我曾经是那种所谓的专业网球爱好者。在我的球包里,除了拍子,还有毛巾、毯子、润滑剂、创可贴,因为在打网球时,手和脚都很容易起水泡。当然,一副装酷的太阳眼镜更是必不可少。虽然球包许久没用,却好在这些东西还在。

我知道,安排我和张局配对打双打,是想我多带着他一点,场上救险的苦活、脏活多干一些,多给领导创造截杀的机会。练习时还行,等到正式比赛就丢死人啦。毕竟是荒废了好几年,生疏了,失误频频,脚下移动也跟不上,手型也掌握不好,绷不住腕 。最主要是对球速没有感觉,总是要慢半拍。呵呵,不会是平时羽毛球打多了吧?结果,比赛中我没能帮到张局,倒是他左接右档,汗出如浆。我只是拾遗补缺,到比赛完了手也没热。

年会的一项重要议程是总结一年的报道成果,接下来自然是论功行赏,到最后也兼带着给80分和网球比赛的获胜者发奖。我们最后侥幸获得了网球比赛第三名,也上去弄了个奖杯拿。打牌的人很多,有几十对选手,不过打网球的好象也就四、五对吧,只要参加的八九都能上台领奖,至于成绩吗,呵呵……

事后,大家开玩笑,说我这哪里是比赛拿奖杯,完全是奖杯自己砸到我头上的!我说是张局砸我头上的。

明年开始,加紧恢复身体状态,攀岩、骑马……嘿嘿,“我才刚上路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