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免征额度应该再次提高


新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将于下周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个税免征额度是否再次提高引发关注。有税务专家指出,提高个税免征额度是大多民众和专家的呼声,短时间内再次调高“幷非没有可能”。(12月19日《广州日报》)。


新京报今日刊登社论指出,就目前情势判断,即将审议的个税法修正案,调高起征点的可能性不大。可是,民意却更多地将关注点放在个税起征点上,而《中国青年报》近日一项调查显示,97%的受访者认为当前个税起征点不合适,还需调高。可以看到,自去年个税调整后,关于起征点的讨论一直没有平息过,今年以来尤为热烈,那么,民众对于个税调整的殷切期待,因何而生?


原因很简单,个税起征点去年由800元调整到1600元,在许多人眼里,这次调整幷未到位,因为1980年800元的购买力,估计超过现在的8000元。1600元的起征点本来就不高,尤其今年以来出现了大幅度的物价上涨,物价涨意味着工资“含金量”的下降,对此,每个人都感同身受,以前上次菜场,买足一两天的菜可能一二十元就可以,但现在几十上百元都感觉不耐花。所以,个税起征点看似1600元,实质上却大大下降。


社论说,民众对于个税调整的期待情有可原,面对物价上涨,最低工资标准、低保标准、养老金标准等都一致往上调,个税调整如果悄无声息,主要负担个税的中产阶层自然会深感焦虑。


此前有人认为,在住房政策上,中产阶层处于“夹心层”的尴尬地位:保障房享受不到,商品房也买不起。可是这种“夹心层”的尴尬不止是住房政策。物价上涨,穷人的境况会立刻得到政府关注,富人则财大气粗不当回事,可中产阶层面对上涨的物价,更多的是被动承受。


中产阶层是对社会贡献非常大的群体,可是,中产阶层的福利增长却非常慢。我们的福利制度主要关照的是社会中最穷的人,它是一种底线性的社会保障。因此,中产阶层在对抗社会风险时,既没有富人阶层强大自救能力,也难得到政府帮助,这不利于树立中产阶层的中坚地位。


如何保障中产阶层的利益?个税无疑是一个有效的调节器。政府不可能像补贴穷人那样补贴中产阶层,却可建立一个联动机制,当工资下降或物价上涨时,减征个税,减轻中产阶层的生活压力;政府不能为中产阶层提供保障房,却完全可以像国外那样,买房减税甚至退税,一些国家个税征收以家庭为单位,征收数额考虑支出状况,相比之下更加科学、公平。


社论认为,个税起征点与经济消费状况联动,同时建立以家庭为单位,兼顾收入和支出的综合税制,这无疑是个税改革的方向和目标,面对民意的焦虑,期待这项改革尽快推动。此前,800元个税起征点我们沿用了20多年没变,这种迟钝的公共政策调整不应该再重演。合理税制,这对于培育和发展中产阶层,构建一个橄榄形的社会结构至关重要,当高度重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