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中篇 第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官场上风云多变幻。

姚存胜为人精明,处处小心谨慎,对任何上司都是笑脸相迎阿谀奉承,到头来却意外地栽了跟头。他竭力压抑着失宠和大权旁落的双层痛苦, 心里悲悲凄凄,还要装出一副高兴和欢快的样子,带着铺盖揣着忧愁,到河庄煤矿走马上任来了。

上任的前天,他怀着一种危难之中向靠山发泄全部愤恨的欲望,来到运河市委副书记杨家岩家里。

在杨家岩担任丰湖县县委书记时,由于一种偏亲关系,他一直是杨家岩家座上的常客。他从一般工作人员升任工业局副局长,三十露头担任了工业局长,与杨家岩的积极推荐和重用是分不开的。

姚存胜一旦坐上工业局局长的位子,脑海里又为自己铺好了一条五彩斑斓的锦绣前程。为了一种远大的光辉前景,他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不贪财,不犯罪,不出风头。当官不求政绩,求三年在工作上稳稳当当不出现问题。那样,靠他的年龄优势和他的文凭优势,四十岁前稳操胜劵,攀登上副县级的位置。

杨家岩升任市委副书记之后,在他认为靠山更加有力,自己未来的前景更加辉煌的激动时刻,春风得意的姚存胜被人兜头浇下来一瓢凉水,被丰湖县委平级使用,调出了有权有钱的工业局,要他到河庄煤矿担任矿长兼任党委书记。

官场失意之后,姚存胜用冷静的心态和清醒的头脑,认认真真地作了一番深刻的分析和反思。当年他平步青云青年得志,除了自己的成熟和努力之外,这与杨家岩的积极推荐和重用是分不开的。按官场上正常的规矩,可以把他归为杨家岩线上的干部。

杨家岩担任了市委副书记,原任县长李林仲接任了县委书记,丰湖县不再姓杨改换为姓李换了一个天地。

李林仲在运河市有着很大的杨家岩所无法比拟的地方势力。市委书记李亭玉不仅是他父亲的旧友,在李姓一代代续下来的祖谱上,他们同是唐朝李世民的后裔,追溯上千年前,他们的祖宗是一母同胞竟在一个饭锅里摸勺子。运河市几个大委办局的主要头头,又大都是他的亲戚。

李林仲是六十年代的高中毕业生,在丰湖县一中与他一道毕业的同学,像天上的星星布满了丰湖县的天空。从八十年代由公社改乡镇开始,副乡长到乡长再到乡党委书记,副局长到局长再到县委常委直至人大政协,都有他的同班同学。李林仲在丰湖县哎嗨跺一下脚板,整个县的土地要颤抖半个小时。

当时的县委书记杨家岩工作上稍有不慎,不仅要在丰湖县栽跟头,说不定会被李林仲送进监狱里去。

官场上的荣耀是无穷无尽的,可尔诈我虞和那种明争暗斗你死我活的场景也是触目惊心的。

在李林仲当县长期间,他上上下下的社会关系,像一张网连接在运河市的官场上,过大的地方势力,使他这个政府一把手,从来不把县委书记杨家岩放在眼里。李林仲平日里排外,还喜欢咬群。他当县委书记之后,那些主要位置不换作亲信还能放给追随杨家岩的人吗?这些不平事不仅能在丰湖县发生,看来在整个中国政坛,也许是不罕见的问题。

原任县委书记杨家岩和现任县委书记李林仲之间的矛盾,使追随杨家岩的工业局长姚存胜,充当了他们斗争的牺牲品。

李林仲这样安排姚存胜的位置,是动了一番脑筋作了精心设计的,也符合官场上的规矩。既排挤了姚存胜,又压制了周川,达到了一箭双雕的目的。面对这种委屈的而又无法摆脱的困难局面,姚存胜沮丧和绝望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他那满肚子苦水,不倒给杨家岩叫他去倒给谁呢?

李英热情地为姚存胜倒好茶水,知道他要和丈夫谈论工作上的问题,躲到屋里间看电视去了。

姚存胜在杨家岩面前表现得小心翼翼,一开始仅把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斜着身子面朝着新上任的市委副书记。他用十分抱歉的口吻说:大叔,我这一来,你晚上下班啦也捞不着休息!我心里一直想你,不来偎你坐坐,一段日子不来听听你的教导,干起工作来不知道朝哪里使劲用力。

杨家岩和蔼地笑笑,表示非常感谢,心里也非常欢喜。

姚存胜按照自己想好的思路说下去:大叔,到市里来工作比县里更累了吧?

杨家岩轻松地活动一下身子:哎哟,就像卸了套的牛解脱了似的,能比县里省上八分力。副书记虚事多,党委那边有书记,政府那边有市长,副书记缩在胳膊底下过日子。

姚存胜的神情比来时放松了一些,一扭身子把整个屁股全放在沙发上,将斜歪的身子坐正:现在像你这样的干部太少了,整天光知道为老百姓工作。咱们丰湖县的老百姓,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只要提起你来,个个都赞不绝口夸你是一个好书记。

杨家岩的心情非常舒畅,为了丰湖县的发展,他是立下汗马功劳的。他心有感触地说:县委一把手可不是好干的。全县人民的衣食住行,工业农业加计划生育,还有干部的使用问题,哪一点出了差错,老百姓嘴上不说,眼里有杆称。想当好县委书记,必须有一个公心才行。

姚存胜点点头,然后又长长地叹了口气,试探性地说:现在的县委书记……唉,怎么能和你比呢。

姚存胜见杨家岩沉思不语,便列举了李林仲拉帮结伙和工作中的许多失误,然后又谈到县里调整班子,谈到对他使用不公的问题。

杨家岩沉思了大半天,他何尝不知道李林仲的用心呢?为了表示对他杨家岩的尊重,调整班子时,李林仲还专程派了组织部长,拿着被调整人员的名单征求了他的意见呢。可是,对官场上的事,他不便对姚存胜讲得那么仔细,这是官场上有经验的人必需做到的事情。他用严肃的口吻教育姚存胜:李林仲有他自己的工作方法,咱已经不在那里工作,就不能对人家指指点点。特别是用人问题,一般情况我不会去干预。再说,河庄煤矿是丰湖县最大的一家企业,你这么年轻,到那里担任矿长兼书记,都是正科级,也不算什么降职使用。

姚存胜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观点,失望地垂下头去。

杨家岩停顿了一下,惋惜地叹了口气:不过你这一去,就把周川给压住了。不是为了避嫌,我早就应该给他安排个好的位置。通过这些年的锻炼,看来他把湖猫子的脾性改多了。他还不光是个二杆子,他为丰湖县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是个很好的同志。当初让你兼矿长我兼书记,我的目的就是打算让他锻炼一阵子,然后再叫他挑大梁的。

姚存胜顺着杨家岩的话说:周川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同志,全县都知道的。人直爽,有事业心,要说升早该提升了。

姚存胜用眼角瞟一下杨家岩的神色,见他心情很好,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大叔,你老人家虽然到市里来离我们远了,我的心永远会跟着你。今后你还得多教导,多培养,必要时多说句好话。我一个农民的儿子,能混到今天这个样子,还不是全靠着你老人家的关照。

杨家岩的心情或多或少又多添了一种满足和激动:关键还是靠你自己的努力,丰湖县的干部当中,有几个有大本牌子的?你到下边接触一些实际更好,如果你在煤矿干出成绩,说不定比工业局更有发展前途。我分管全市的工业,你要有了成绩,我也可以向市里分管干部的副书记积极推荐你。

杨家岩似乎有些担心,明显加重了语气:周川那家伙是头牛,没有弯弯心眼子,给他搞好关系对你有利。无论对县里有什么意见,不要表现出来,要和县里搞好人际关系。关系弄僵了,你干得再好他们到时候不推荐你。地方不推荐你,市委领导不好表态,市委也要顾全大局。

姚存胜伸着脖子直眨巴眼皮,心领神会不住地嗯嗯直点头。临走的时候,他仿佛怕杨家岩夫妻忽略了他带来的礼物,从身边拿起一个带着皮套的高级渔杆,用一副晚辈崇拜的口吻说:我给大叔带来一个好渔杆!你也不能光顾工作就忘了锻炼身体。你老人家健康长寿壮壮的,是我们晚辈的福气。

杨家岩站起身活动了几下胳膊腿,一听就知道是故意装出来的厌烦口气:拿回去拿回去。我又不会钓鱼,花那些钱干什么。在哪里买的?快退给人家去。

姚存胜尴尬地陪着笑,揉搓着两手一脸的不好意思:市工业局前些日子搞知识竞赛,瞎猫碰到了个死老鼠,我获了个二等奖。我年纪轻轻整天要学知识要工作,这样的奖品留在家里有什么用呢。

真是奖品?

真是奖品。不是奖品几百块钱谁舍得买这个?

杨家岩一摆手表示留下了,然后一副要送他走的样子:回去好好干,要干出成绩来。你也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人就是用牛不用猴。

送走姚存胜,杨家岩当着李英掏出渔杆,用欣赏的目光看了一阵,咂巴咂巴嘴:这小黄黄真值钱,几百块!小时候俺在湖边钓鱼,弄一块面筋,买一根蚊帐杆子就行啦,值得花这么多钱?都是穷烧包!

李英笑笑说:就你信实,姚存胜那孩子骗你的。这是姚存胜对你的孝心,我才不信是什么奖品。

杨家岩疲惫地坐下来脱掉袜子,李英马上端来了一盆洗脚水。他把脚泡在盆里,笑笑说:你当我不明白?我知道这渔杆不是奖品,他那个书生样爱脸皮,我能揭穿他?他刚刚换了一个工作心里不高兴,偎我来坐坐,要是叫他拿回去,他一夜准睡不好觉。唉,当官有当官的难处。大东西你能干脆拒绝,这些小东西……哎,老李你们教委老干部科不是常常举行钓鱼比赛吗?拿去送给他们就是。

李英没有表示什么,而是愤愤地骂了一句:这个熊李林仲……一个槽上能拴两个叫驴?一个粗一个细,我怕姚存胜和周川弄不到一块去。

杨家岩讥讽地说:李林仲那熊孩子工作上不走正道,歪门邪道使不尽的鬼点子。我真不明白,当初李亭玉书记到底喝了什么迷魂汤,非要他接任县委书记?我真怕好端端的丰湖县出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