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中篇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每逢想到他们闯下的那场塌天大祸,秃子刘二的良心就像鞭子抽打般的难受。直到那件事平息了好一段日子,每逢听到刺耳的警报声,每逢看见公安人员到煤矿执行任务,麻脸张太悄悄地躲向暗处,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惟恐被抓到公安局里去。多少个漫长而又难熬的夜晚,他们两个人同时被一场场恶梦紧紧地缠绕着,不时吓出一身身冷汗。

一个个撕肝裂肺提心吊胆的日子,在无风无浪的平静中过去。直到煤矿所有的人彻底遗忘了这件丑事,他们俩才渐渐放松警惕,才相信公安局的确不会再来煤矿办案了。

秃子刘二和麻脸张太放心地粗出了一口长气,兄弟俩同病相怜相互关照,一道咕咚咚灌了大半夜苦酒,激动的心潮翻腾着一股复杂的、难以描述的感情波澜。

三分酒意七分晕眩,秃子刘二激动得无法自制,眼里滚出一串串酸苦的泪珠,呜呜咽咽地说:麻子啊麻子,别看我刘二是匹犟驴,讲的却是哥们义气!他矿长帮咱们消解了灾祸,待咱们心诚。咱要以心换心,也要诚心诚意。无论他是矿长是老百姓还是二杆子,他就是杀人强奸犯,谁忘了他的恩情就是狗日的,叫顶板塌下来砸死他个孬妻侄!

麻脸张太一皮锤砸在地上:我张太至死是不会忘记周川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