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中篇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洞房花烛之夜,罗子终于实现了他几年来的愿望,一连在兰兰身上疯狂了七次。

他年轻力壮前四次做得非常成功,用微山湖边男人的粗话说,砖头瓦块呼碌碌从裆里那个东西里喷射出来。后两次略逊一筹,好像敷衍那样仅仅淌了一点点清清的水儿。罗子尽充大肚子汉还要继续做下去,身子疲乏精神萎缩了不说,裆里那个东西睡死了一样,迷迷糊糊软软巴巴,无论如何再不听他的指挥。

兰兰亲自动手帮了他一阵子,到底还是没把那老是收缩的东西放进自己身子里。兰兰心里厌烦却用哀求般的口吻劝说:罗子哥咱算了吧。好东西也不能一夜吃干净,留着明天再吃,添不了馊气长不了毛烂不掉的。

罗子好像没听见兰兰在说什么,也没有任何要停战的表示,呆望着仰脸躺在那里的兰兰,皱着眉头就像不认识她似的若有所思。直到这时候他罗子还不相信眼前这激动的情景是真实的,不相信他已经娶上了般配的媳妇,媳妇还是一个花一样的黄花大闺女,他竟一连在她鲜嫩的身上日了六次!

当初如果不听周川的劝阻,他罗子不会有今天的幸福,说不定还像村里那些年轻人一样受苦受穷没出息。当时周川恐怕他罗子承受不住那个苦楚,像一些人那样不声不响偷偷地卷起铺盖跑回家去,特地给他罗子掏了一阵心窝子话:再苦罗子你要撑住!别看咱现在受穷吃苦,过二年就会好的。你们跟我干就像我的亲兄弟,我周川一定替你们创一个好日子。你将来有了老婆孩子,我要叫他们端上有油水的饭碗子,真的不骗你罗子!

思想到这里,罗子望着兰兰娇嫩的光身子,莫名其妙地泪水涟涟。兰兰啊,你别看我罗子今天夜里人五人六的,身边睡着你这个白白的黄花大闺女,你没想到当初我们活得实在不容易。当初那个寒酸相,别提它啦,那是过得像猪狗一样的苦日子!

罗子见疲惫的兰兰眯起眼睡去,他大睁着双眼仍然毫无困意,干脆坐起身来点着一棵烟,一边吸烟一边休息,一边思想着他的过去。

刚建矿那时候,别说市煤炭局的业务干部没看起他们,就是他们丰湖县的人们,自己连自己也没看起。周川第一次到湖边和东山区招矿工,县里批了一百个名额,仅招来他和秃子刘二张太王贵三十个年轻人。

丰湖县的老百姓那一颗颗麻木的心,变死了变朽了,一代一代听天由命过惯了穷日子。在这之前丰湖县开办过几家石膏矿,没见效益不说,接连塌方砸死六十多人,那六十多人可都是八杆子打不倒的壮汉子啊!人们情愿在家受穷,谁也不愿意拿着小命毫无意义地去冒那个危险。

开煤矿他罗子那些人受的什么苦啊,挨得什么累啊!他们每个人身上掉了几斤肉磨掉了几层皮。除了秃子刘二那匹野马好耍七叶子脾气之外,他们二十九个光棍从心里害怕周川,就像二杆子周川身上长着瘮人的毛似的。他周川全身像铁打的筋骨,从来不知道苦累,每一天都在头里领着干。他们当官的打头干,老百姓谁还敢偷懒?这是个大道理。

罗子他们累极了,不止一次咬牙切齿在背后里大骂周川,骂他是催命鬼,骂他是阎王爷,骂他怪脖子不是人东西十足的二杆子!今天再回过头来看看吧,说实在话说良心话,不是周川这个二杆子,换了丰湖县任何一个干部,煤矿缺乏建矿资金,白手起家,到今天别说出炭,就连直井斜井也打不通啊。

周川带着他们软缠硬磨加恐吓,用泼皮无赖的办法,像挤牙膏一样,从煤炭局业务干部那里挤了一些少得可怜的资金。工人工资先记账,不发工资光发生活费,三年过来硬是把人间的光明,带到了五百米井下的巷道里。他们挖炭没有机器,靠着两个膀子和一身子力气,最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回忆起二年前刚出炭的那段日子,就像昨天刚发生过似的那么清晰,那时的河庄煤矿以“光棍矿”和“光腚矿”,闻名整个微山湖整个运河市。

二年前的河庄煤矿,像它所隶属的丰湖县一样,苦苦挣扎在生活的贫困线上。像罗子他们那些在采、掘一线不见阳光的光棍们,把煤矿定期发放的崭新工作服,视为身上肉心尖子。别看他罗子衣锦还乡堂而皇之穿戴得整齐,一副人模狗样,那是故意做给家里的爹娘做给兰兰做给全村人看的。早在三年前,他罗子就开始打她兰兰的主意,只不过因为贫穷啊!人穷志短,他没有勇气赤裸裸地显露他心里隐藏的秘密。

一旦回到煤矿,一旦到井下放炮拉煤筐,他就会立马把那身工作服脱下来,折叠得整齐齐,像供奉神仙那样珍贵地放在干净地方。冬天里穿一件家做的穿了好多年已经破烂不堪的棉衣;春夏秋三季,他们干脆脱得净光。不仅仅是他罗子一个人不怕难堪,秃子刘二麻脸张太他们,也像他一样一律光着身子。

刚一开始,他们看到对方的难堪样子便想到了自己,脸红心跳真有一点不好意思。几天过去大家渐渐习惯了,反正他们都是腿裆里带把的葫芦,老鸹落在猪身上,谁也不会讥笑对方样子丑陋,讥笑对方下流粗俗。

除了生活困苦受累之外,他们那群光棍们也有自己的活法和乐趣。从井下干活回到地面,只要身上还有一些残存的力气,苦中作乐,聚拢在一块玩小时候玩的游戏,摆开一溜半块砖打大堂。

大堂上设“皇上”、“大炮”、“耳朵”、“鼻子”,按照差额,仅有其中一个人打不到立起的半块砖。打不到半块砖为输家。耳朵鼻子各行其职,扭住输家的耳朵鼻子绕着皇上转圈子,直到皇上大发慈悲说一声好方才罢休。然后,皇上根据他对对方的喜爱和厌恶,吩咐大炮对输家少则一次,多则五十次的惩罚。

输家直挺挺罪犯样老实地站在那里,大炮由背后抓住他的两个肩头,用右腿的膝盖使劲捣对方的屁股眼。

秃子刘二力气大下手狠,往往把“瓦”扔得最远,以远近由第一个到最后一个打大堂。再说,秃子刘二那小子喜好打人逗乐,耳朵鼻子他不屑一顾,把瓦扔远的目的老想第一个打到大炮,当上大炮好朝着对方打屁股眼,往往因为瓦扔得过远而落空。

麻脸张太天生的疲塌性,每逢见刘二把瓦扔得过远,认为过远他不会打到大堂,就坐在半块砖跟前看家守窝子。只要有一个人打不中,或皇上或大炮或耳朵鼻子,他准能守得一个便成为胜家。

秃子刘二爱惜那张丑脸皮,受重罚之后红着脸咬牙切齿发急。一旦打到大炮,他使着劲报复,把对方的屁股眼顶得酸疼两眼泪。如果打到皇上,他吩咐耳朵鼻子老扭着输家围着他转圈子,吩咐大炮以最多的数字打输家的屁股眼。

光着腚在五百米的井下拼着命干活,光着腚在地面上热热闹闹打大堂,煤矿周围一片荒凉,三五里范围内没有女人,周川是不会出面干预和制止这种游戏的。开矿仅是为了挖煤炭,工人们的衣帽是否整齐,举动是否文雅,在他看来并不是最重要的。

天长日久,周川竟被罗子他们那伙光棍拉拢腐蚀了。和他们一道光着腚下井干活,和他们一道在地面光着腚打大堂。他从小在微山湖上看箔拖钩当湖猫子,这里又没有乌鱼咬他腿裆里的嘎子,过去粗犷的湖上生活,使他很快就习惯了光着腚过日子。

县里的那些头头脑脑,市煤炭局的大领导和那些没权的小兵嘎子,偶然来煤矿检查安全生产,偶然来煤矿联系工作。周川在井下接到电话,放下活路马不停蹄地从斜井里爬上来。有时候惟恐对方等得太久怠慢了客人,用水草草冲洗一遍浑身的煤泥,光着满是疤痕的湿漉漉的身子,拎着工作服跑去接待对方。

省地方煤炭局的大干部,传看了河庄煤矿的建井进度和生产报表,像看见大白天太阳啪啦一声从天上掉下来那么震惊。河庄煤矿和全省的同等煤矿相比,立井和斜井提前三年完工,试产的产量超出了设计能力,分明包含着浮夸虚报和吹牛皮日大蛋的意味。别说省煤炭局的大人物不相信,就是罗子他们这群下贱的光棍,回过头去再看看所走过的道路,也不相信他们自己竟那么神奇!

出于对煤矿工作的责任感,省局的大人物打破了往日的工作惯例,屁没放一声,小偷样悄悄地溜进了河庄煤矿。他们想当场揭露河庄煤矿的浮夸风,想对整个煤矿的人们照头狠狠砸一闷棍子。

周川在井下听说省局里来人,慌张得像没有前爪子,光着腚抱起衣裳,噔噔一溜小跑钻出斜井。

省局的处长和那位总工程师,暗访之后同时站在斜井井口,看见矿长那慌张张狼狈的熊样子,掩着嘴扭过脸哭笑不得。他们先由尴尬慢慢转到平静,周川光着腚一副粗鲁样子接待他们,他们竟没有感到难堪没有生气。

周川两手空空没有提前准备书面材料,直井进度、斜井进度、巷道开拓进度和拉煤筐一天出多少煤炭,一一装在他的脑子里。省局里那位居高临下的生产处长,听了汇报之后顿时矮下去三尺。他一个堂堂男子汉感情脆弱得像个小姑娘,泪珠子啪嗒啪嗒从脸上滚落下来,大晴天像下雨似的。

总工程师像个俗俗叨叨的老婆娘,抱小孩子那样,紧紧抱住浑身煤泥的周川,一连说了几个了不起了不起,我研究了一辈子煤矿还不如你……

河庄煤矿的那伙光棍们,象微山湖里的虾鳖子变蜻蜓,哧愣一步登天了!随着周川的事迹一道在全省扬了名不说,省局的处长回局之后,河庄煤矿三个月上齐了井下采掘的设备。

眼下,罗子他们像统配煤矿的工人一样拿上了工资,放心地穿起了整齐的工作服,还往粗糙的脸上搽起了护肤霜雪花膏!这不是做梦,他罗子面前活生生地躺着一个永远属于他日的年轻的俊女人。

河庄煤矿他罗子是第一个娶上女人的汉子,为了给那些患难的兄弟们争一口气,为了给那些将要娶媳妇结束光棍生活的人们作一个表率,他罗子一定要日够兰兰七次!

罗子使劲掐灭半截烟头,伸手推一下身边的兰兰。

兰兰揉一揉松惺的眼睛:你都吃饱喝足啦,不睡觉还想干什么呢?

罗子信心十足地说:我还要给你再日一次!我一定要当个真正的男人。

罗子向迷迷惑惑发呆的兰兰耐心解释,他们那群光棍们在集体攥着嘎子示威那天,形成了一个不可改变的决议:无论哪个光棍娶上媳妇,第一夜一定要和他的女人日够七次,以此来显示他们兄弟们的威力。他们要让女人们亲眼看看,河庄煤矿所有的汉子,一个个都是真正的男人,顶天立地好样的!他罗子要和兰兰一夜日七次,不仅仅是为了他一个人的幸福,而且是要为整个河庄煤矿的男人们争一口气。他罗子如果不实现这种誓言,就等于给全矿的男人们丢了脸皮。

兰兰心里疼爱罗子,也关心他的身子,娇嗔地扑哧一笑:你真是个木头疙瘩死心眼的货。谁要问你一夜和我办了几次,你就说办了七次就是了,只有我亲眼看着,又没有两姓旁人监督你。

罗子一扭脖子沉下脸来:咱为人要诚实,有几就说几。攮瞎话哄骗人那不是男子汉做的事。

为了让丈夫实现他男子汉的愿望,不给全矿所有的男爷们丢脸,兰兰只好疲惫地从床上爬起来。她在锅灶里烧一把柴禾,往开水里打两个鸡蛋。罗子吃下去仅仅休息了十分钟,这一次日得既成功又有力!

在这之前罗子从来没有亲近过女人,长久不雨,那情形像一棵小苗苗干旱了多少年。一旦娶了漂亮的兰兰,天降甘霖如胶似漆。该去煤矿上班了,他仍然还有些恋恋不舍的意思,仿佛要把多年忍受的孤独和饥渴,一下子彻底补偿过来似的。二十几傍三十岁的男人虎狼一般凶恶,身上有的是力气。新婚之夜他胜利完成七次之后,每个夜晚都要发疯地宣泄两次,一夜不做便觉得十分可惜,认为荒废了他的大好年华。

罗子去煤矿上班的那天早晨,决定要把兰兰带到煤矿里去。他萌生了这种念头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在妻子身上宣泄,而是想当众炫耀一下他妻子美丽的容貌!

罗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兰兰的到来却引发了一场罪恶!

兰兰犹如一颗太阳高悬在河庄煤矿的上空,黑糊糊的煤矿闪耀出明晃晃的光亮,挂起几道五彩缤纷的彩虹。光棍们望着天空的光亮和彩虹,像涨潮的湖水那般翻腾起来。在那群光棍们眼里,兰兰不亚于一个从遥远的月宫姗姗飞来人间的嫦娥,一阵惊叹,一阵振奋,原本死气沉沉的煤矿,让美丽的嫦娥给注满了新的活力,新的生机,同时也埋伏下特大山洪要决堤般的危急。

平日里满嘴下流粗话的莽汉们,猛然间变得胆小规矩而又斯文了,唯恐自己放肆自己行为不慎,到头来给兰兰留下一种庸俗野蛮的印象。他们从井下干活回到地面,洗完澡走出堂子门来,一律穿起了崭新齐整的工作服。那经过竭力约束的行动,显得有几分扭捏几分生硬,男子汉老爷们像一个个没见过世面,拿腔捏调怕羞的姑娘似的。他们满心里虫子爬那样老想多瞅兰兰几眼,可又不敢过分靠近她,唯恐人们讥笑自己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气派……反正,所有的男人忐忑不安,复杂的心情相当矛盾。

兰兰既给煤矿带来了和煦的阳光,给光棍们带来了蓬勃向上的朝气,也给光棍们心里增添了许多的懊恼,给井下生产带来了数不尽的麻烦。有的光棍刚才还说说笑笑驴驹子样活蹦乱跳,眨眼之间害了大病般地蔫巴了。更有甚者,故意装作害病,请完假不吃不喝蒙头憨睡。

有钱花,有饭吃,心里忽然没有了幸福的感觉。男人身子底下没有女人,就像大地上的万物缺少了阳光,生活得苍白毫无滋味。

兰兰身上焕发着一种魔术般迷人的吸引力,使光棍们那一双双看人的目光变得直勾勾的,也包含着一种无形的贪婪和罪孽……

这天晚上,天上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地上一团漆黑。寂静的夜晚给那些居心叵测行动诡秘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千载难缝的时机。

井架上的天轮,在昏黄的灯光下隆隆地转动着,工房里像往日一样骚乱不安。那些夜晚没有去上班的光棍们,咕咚咚灌几碗八毛辣白酒,无酒装得七分醉,躲在工房里嘶哑而伤心地哭嚎着……

夜深了。除了井架上的天轮还在不知疲倦地隆隆转动着,一切骚乱和哭叫声渐渐消失,矿院的地面上越发显得死一般的寂静。

在煤矿所有的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漆漆的一角,秃子刘二和麻脸张太像两个将要入室行劫的贼,腰杆弯得如两条虾米,整个脑袋乌龟样抽缩到粗胖的脖子里。贪婪的淫邪的鬼火般贼亮的目光,紧紧盯视着罗子夫妻暂住的那间工房。他们诡秘地相互咬着耳朵叽咕了一阵,两张神经兮兮的脸上,顿时露出一种满足而得意的狞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