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中篇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无雨的季节,顺水河温柔得像一位羞怯怯的姑娘,稠密的柳树荫凉,白日里遮掩着她那半个美丽的脸庞,静静地睡在那里。生活在两岸上的人们,望着她那优美安详的身姿,往往产生一种扑上去要拥抱她的冲动。

寂静的深夜,睡了一个白天的顺水河,从梦里渐渐苏醒过来,放开清脆婉转的歌喉,重复地吟唱着一首已经陪伴了几代人的小调。

多雨的日子,雨水从东边遥远的山坡,从运河市市区的街道,哗哗啦啦撒泼打滚一样流淌到顺水河里,汇聚成一股一股强大的洪流。洪流像一个毫无教养的粗鲁莽汉,踉踉跄跄地朝着西南的微山湖奔腾而下,白昼黑夜不知疲倦,发出一种深沉浑厚的吼声。

顺水河那喧嚣的流淌不息的河水,既给偏僻的河庄煤矿带来了向上的新鲜活力,蓬勃的生机,也给那些每日里感到生活单调和无聊的光棍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酷热的夏天,那群黑得像魔鬼般的矿工们,嘴里喷吐着粗不堪言的下流秽语,结伙赶集赶会那样,纷纷拥向河边。除了那长久不曾刷过、微微发黄的牙齿之外,油彩般细细的煤尘煤泥,把他们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涂上了一层厚厚的遮羞布。他们从来不知道过问河边岸上有没有男人和女人,像在自己家里玩耍那样,坦然地毫不躲闪地跳到流动的河水里,只管自己洗个舒服痛快。

近处的岸边,一旦有年轻的女人在那里埋头洗衣裳,他们看了之后感到浑身难受心里憋闷,总想放开粗哑的喉咙,鼓着肚子咋呼一阵子。不然,由于心里极度憋闷,他们会窒息而死的。他们胆子贼大忘乎所以,随着一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叫喊,像一条欢快的鱼那样,不住地在河水里蹿跃,满心里想把自己的光身子廉价地献出去。

胆大皮脸的下流光棍大有人在,为了和那些洗衣裳的女人们套近乎拉关系,不辞劳苦一猛子扎到河底,憋闷半天从乌泥里摸出一条草鱼,探起身子一甩胳膊扔过去,咚一声把全神贯注埋头洗衣裳的女人吓一跳。他们下流地哈哈大笑着:大嫂,我想给你个活的用用!

他们的恶作剧若能引起泼辣女人的一顿谩骂,引起小胆女人对他们献出的廉价身子怒目而视,便以为赚到了天大的便宜,回到井下添油加醋,编排成一个个风流的曲折故事。

那些认为得到天大便宜的光棍们,说到底还是损失了不少的好东西。他们把腿裆里的物件用手拿出来鼓捣一阵,让水一样粘粘的好东西泄湿裤子,躺在那里翻来覆去,难受得像得了该死的大病似的。

微山湖的湖光山色闻名于世,这里偶尔出现的蚊子也独具特色,个儿大咬人狠不说,有些年多得密不透风,简直让外地人难以置信。

夏天的蚊子是多是少,和微山湖水涨水落有着密切的关系。春天,微山湖水像有无数的老牛喝那样地跌落,黑色的湖地,渐渐从清清的湖水里挺起一副宽阔的胸膛。十天或半月的日子之后,肥沃的湖地里,疯长起又高又肥齐腰深的三棱草,疯长起又粗又壮像大树般的红蒿,密密麻麻是蚊子栖身繁殖的好去处。

夏天,阴雨连绵湖水暴涨,滔滔的湖水重新又吞噬了春天失去的领地,生活在草棵里的蚊子,被湖水节节逼向堤岸和陆地。

夏天湖水涨潮,淹没的草地红蒿地越广,岸上的蚊子就疯多。

微山湖的蚊子疯多,咬起人来竟不分朗朗的白天,还是茫茫的黑夜,一度曾成为祸患。湖边的男人女人们大白天蹲在坑边大小便,整个身子需要不停地摇晃。不然,光秃秃的屁股上就会趴满黑鸦鸦凶恶的蚊子,咬得你满腚红疙瘩,红疙瘩里象被注射进毒药那样奇痒难忍。

这些怪事还不足为奇,几百斤重的牤牛,上千斤重的肥猪,如果主家不为它涂上一身厚厚的泥巴作防护,而把它死死地拴牢使它无法躲避,一夜之间就会被凶恶的蚊子活活咬死。

有一年蚊子疯多,夜晚行人走路,每走一步只好用手里的扇子或衣裳扑打开一个缺口。不然,蚊子多得像厚厚的一堵墙,阻拦着你前行的道路。除微山湖人之外,没有人想象出几十年才有过一次的特殊环境。

除了值班的保卫人员和主持工作的副矿长周川,整个河庄煤矿,没有一个光棍富裕得能买起一顶蚊帐。过去那些年的夏天,当太阳渐渐沉落下西山,夜雾悄悄来临的时候,那些在井下劳累一天,来井上歇班的光棍们,只好扯起苇席,跑到河边凉风嗖嗖的堤岸上睡觉。除此之外,再没有躲避蚊子叮咬的好办法。

每逢晴朗朗的早晨,金色的阳光照耀着辽阔的微山湖畔,照耀着静静的顺水河,照耀着堤岸上那一溜一溜参差不齐肤色不同的汉子。他们中间有的鼾声低沉,有的鼾声粗犷,汇聚起来好像一阵阵沉闷的雷声,在堤岸上隆隆地滚动。

这天早晨河岸上发生了一桩惊人的怪事!如果不是二杆子周川,换了另外一个做事严肃的领导人,一惊一咋小题大作,那极坏的影响,也许会波及到整个运河市和整个中国,而后被当作中华民族的耻辱,传播到联合国里去。

夜间在井下上班的光棍们,下班回来已经开始吃早饭,按照往日里制定的工作程序,接班的人们提前吃完饭早该下井了,可周川始终不见那群到河岸上睡觉的光棍们回来吃饭。他一肚子怒火,气冲冲地赶到那里,脑袋顿时嗡一下懵了,就像有人照头狠狠地砸了他一顿闷棍子。

河岸上一溜整齐地躺着上百名汉子,他们一个个脱得一丝不挂,肚皮朝上,同一个姿势睡着,并且用同一只右手紧紧攥着腿裆里的嘎子。

在河庄煤矿,从矿长到矿工,无论光着身子在井下干活,还是赤裸裸地在地面吃饭睡觉,习以为常不足为奇。但是他们光着身子在矿外边的河岸上聚集,并且用同一只右手紧紧攥着腿裆里的嘎子,这种奇特的场景,在人世上也是很罕见的。周川作为主持煤矿工作的副矿长,火辣辣地感觉到,人们无情地狠狠地撕破了他那张脸皮。

也许是那些矿工们歇了一个整夜的缘故,浑身的力量都从那个裆里的东西上显露出来,一个一个直挺挺的,看上去像微山湖大船帮里那一排一排坚硬的桅杆。

那简直是一种人为的壮丽景观,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和气势!

在这个关键的当口,如果有年轻的女人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准会像一群凶恶的豺狼,残忍地把整个女人一块一块撕开,然后一口一口吞进他们肚子里去。

这群光棍们在集体向他矿长周川示威,也在向我们这个贫穷落后的民族示威。这种示威的特殊方式,不仅让他矿长周川一个人心里震撼,还有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大冲击力。

煤矿住地河庄村的老百姓,像发现强烈地震那样害怕,潮水般地纷纷围拢过来。女人们瑟缩着身子站得远远的,哆哆嗦嗦地朝这里巴望,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故意装得胆小,做好了随时逃难的准备。男人们自发地组成了一堵厚厚的人墙,结实地把这群光棍围困在圈子里。虽然他们一个一个担负着保护自家女人的重大使命,但从脸上流露出的好奇和惊讶的神情来看,似乎像看一场有趣的游戏,观赏一道亮丽的风景。

望着眼前的情景,周川这个二杆子由生以来第一次竟显得那么恐惧。如果示威的仅仅是一个矿工,他周川不用思考,会马上作出决定,先冲上去照腚踢他几脚,再让保卫人员把他捆绑起来反省几天,说什么也不会让这种有损人格有损国格的下流行径,在河庄煤矿蔓延。可法不责众啊!面对近百名闹事的光棍,周川竟显得那么无能,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处理,那颗心像有一辆隆隆的火车在那里碾轧。这个由微山湖边长大的年轻矿长,忽然明白了一个简浅的并不深奥的道理,他领导的这帮子由湖边和山区农村招来的矿工们,在实现了吃饱肚子的愿望之后,还需要有个女人陪伴他们过日子。说的直白和粗鲁一点,应该有个属于他们的女人,陪伴他们让他们去日!

当着河庄村一窝蜂似的男男女女,他不动声色平静地走过去,把他们身边的衣裳一件一件捡起来,盖在他们赤裸裸的身上。每给一个矿工盖上一件衣裳,下边的一只脚朝他们的屁股狠狠地踢一下,盖完之后他转身扬场而去。

秃子刘二麻脸张太一个个懒洋洋地从河岸上站起来,他们望着周川远去的背影,愣怔了一阵,然后好像联合攻克了一项艰难的科研项目,自发地拥抱在一起,疯狂地嚎叫着,欢呼他们的辉煌和胜利。

长嘴巴王贵仿佛看到自己已经娶上了女人,那张得意的丑脸若有所思,挠着头皮直说:哪一天咱真的娶了女人,到时候怎么日呢?狠狠心一夜日她三次!

麻脸张太使劲朝着前上方一挥拳头,谈起女人全然没有了往日的丝毫疲塌气:咱爷们这些年过得太干苦了,要是娶了媳妇,一夜还不日她五次?

秃子刘二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狠狠一脚跺下去,想把厚厚的大地跺个窟窿似的。他发狠地说娶了女人一夜一定要日她七次!七次是个好数字,只有日她七次,才能显示河庄煤矿工人的威力!干不够七次的男人就算个窝囊废,窝囊废给兄弟们丢脸,到时候把他从患难的兄弟们中间开除出去。

所有在场的光棍们,都害怕刘二的威严,高压之下异口同声,形成了一个不行文的决议:这些光棍们娶媳妇之后,第一夜要和他的女人日够七次。不然,就不佩做河庄煤矿的男人。

如果这伙光棍们仅仅是口头上发狠而已,那他们就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想到未来的前景,想到理想中那些虚幻的女人,引发得他们骚动不安激动不已。

刘二很会扇动眼前的这伙兄弟,也许他心里早就想实现一个极度残酷的目的。他说:远水不解近渴,谁身上要是难受,想想哪个女人最漂亮,今天咱们大伙就日她一次!

刘二微微闭上眼睛,像怀里搂抱着心爱的女人,陷入在幸福的沉思里,腿裆里的东西在他手里朝着流淌的顺水河抽动。

那群光棍们憋闷得浑身难受,也学着刘二的下流样子,用手攥着腿裆里的东西。

一开始是河庄村的女人们在那里害怕,看见那副阵势,那群男人们也颤抖起来。谁要是亲眼看见一百多个男人光着身子,一起在那里发疯地手淫,那心里的滋味绝对不会平静的。他们会联想到一群发情的公猪,会联想到一群吊秧子的牙狗,谁也不会相信他们是一百多个高级动物——堂堂的男人!

那群手淫的男人们微微闭着眼睛,显然在想象着他们怀里搂抱着一个最漂亮的女人。这件事是一个永久性的秘密,昨天莲花来这里给周川送衣裳,她的美丽容貌让煤矿所有的男人们震惊。今天早晨之所以发生这件罕见的事情,谁能说这一百多名汉子,怀里所出现的不是莲花同一个女人呢?

上百名光棍们大白天在那里一起手淫,那简直是一种无穷的力量,简直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像山洪爆发样的气势!河庄村的男人女人见此光景,像亲眼看见地球将要毁灭那样,悚然得浑身上下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直到多少年之后,河庄村还流传着一种传说,传说那一百多个男人手淫那天,顺水河里的水暴涨了三尺。

这件事发生之后,半年内河庄村的男人不许自家的女人到河边洗衣裳,好像那群光棍们从身上喷射出来的东西,就像有生命的鱼那样还游动在河水里,一旦钻进自家女人的身子……

那天,在所有的光棍们当中,惟有秃子刘二心里解气,他感觉这一百多名兄弟,都给主持工作的副矿长周川头上戴了一顶绿帽子!

河庄村的所有人们由此判断,谁要能领导好和管教好这一伙野蛮愚蠢、畜生样的汉子,需要有一种天才的头脑和神的威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