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上篇 第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第四次蹲完鏊子窝之后,随着全身肌肉的放松,烘烤的滋味一次比一次残酷。在第五次上,周川竟被干燥的高温烤得窒息了,身子突然倒下去,下意识地被笨拙的两手撑住,两个手掌被发红的热地烫掉了一层厚厚的肉皮。

莲花的那颗心像吹足气的气球快要破裂了,她真想扑上去阻拦住丈夫,让他不再蒸烤最后的两次。她用她那张小嘴亲吻着丈夫身上的伤痕,禁止不住心里迸发的感情,泪如泉涌大放悲声:周川,你把我打死吧,你杀了我吧,我是个狠心的媳妇恶毒的女人……为了要回你的壮身子,你再咬咬牙坚持两回吧,只要你身上淌出大汗,我情愿当猫变狗伺奉你……我说话是算数的,你要是情愿这样残废下去,我的好身子绝对不能再给你……

周川第六次在鏊子窝里蒸烤的时候,乌鱼样发黑的全身,突然间大汗淋漓。他像取得了重大的胜利,狂叫着从鏊子窝里跳起来:莲花莲花,我淌汗啦!我淌汗啦……

那天晚上,周川一再苦苦地哀求莲花,他实在忍受不住妻子的诱惑了,要她手下留情好歹答应他一次。

莲花竟借口身上来红,腿裆里脏兮兮的,不顾及天热仍然穿着七条裤子,结实地扎着七条腰带。她像个温柔的母亲哄骗一个馋嘴贪吃的小孩似的:周川,我身上来红啦那里脏不说,你的身子也太弱。这几天你好好地吃东西,等吃胖了再蒸最后一次。到那时候,我的身子给个面团样不值钱,随你天天吃!今天你要是硬动手,我马上翻脸死给你。

七次是一个疗程,七次是先人的秘笈上定下的规矩。七次中间,男人绝不能靠近女人的身子!不然,男人中途撒了原气将前功尽弃。不是莲花心肠铁硬,少蒸一次万一让丈夫遗留下难以治愈的病根,一失足成千古恨,会耽误周川一辈子。

这一次周川真的气愤脑怒了,他那体力逐渐复原的身上,猛添了一种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一整夜再没有碰莲花一下。几天后周川的身子强壮起来,他咬紧牙关,终于蒸烤完了最后一次。

在第七次上,周川全身的汗水像瓢泼大雨浇似的,他舒展了一下胳膊腿上的筋骨,骨节啪啪响,结实的肌肉不仅恢复了原状,浑身上下似乎比往日里增添了许多的力气。

周川到温和的湖水里痛快地洗一个澡,回来时候脑海里作了一番精心的策划,他心里想要好好地报复莲花一下。今后做事,绝不会再讨好地哀求莲花,娶来的媳妇就像自己家锅里做好的饭菜,想吃就吃。他希望莲花每个夜晚都要穿上七条裤子,先把她抱起来咚地一声撂倒,三下五除二一条一条扒掉,十条八条也不够他撕扯的!他周川不是过去的周川了,他浑身的力气猛得能打得死老虎,把女人身上所有的裤子撕掉,那是小菜一碟,手到擒来等于耍着玩的!

周川心想,那样动起手来然后再和美丽的女人做事,做起事来似乎更有激情和实际意义!

周川由湖边回到家里,那眼前的情景出人意料而让他感到十分惊奇。在他回家来之前,莲花蹲在水盆里已经为她洗好了娇嫩的身子,赤裸裸站在光线模糊的屋里,焦急地在等待着他的到来。当周川一步跨进门里,她流着泪水狂喊着扑向懵懂的丈夫,哀哀凄凄开始诉说她心里淤积的所有话语:周川,我对不住你,我让你受苦啦!你恨我吧,你恨我就把我捏死治死。捏死治死我也不怨你……我胜利啦,我终于改造了你……

周川好像真的要把他的恩人,把他的第二缔造者撕烂捏碎似的,勇敢得像火山爆发,力量像涨潮的江河决了大堤,威猛得犹如一匹疯狂发情的豹子。他粗野地迫不及待地把莲花扔在床上,像要把她毁灭似的压了上去。他的疲累像一辆拉重的火车,在莲花身上粗粗地喘气,但他还不满足,还强令莲花不断地变换各种姿势。这时候,他仿佛要让一泻千里的江河倒流,要把巨大沉重的泰山托起!他要把他结婚时候做的楝子木床碾碎,要把他的再生母亲活活压死!

莲花也许是想忏悔往日里对丈夫的过错,连生命和整个身心都献了出去。她欣赏丈夫的莽撞和粗野,大白天竟大胆地高唱起了哎哎哟哟好听的歌子。

周川夫妻那种天翻地覆山摇地动般的狂喊和折腾,把那个老来得子,陷入兴奋中的周老奎,羞得脸红脖子发烧。他老人家仿佛害怕儿子和媳妇会把整个房屋摧倒,塌落下来的砖瓦会把他砸死似的,脚步匆匆走出他家的小院,溜之大吉再不见人影子。

为了自己的儿子,婆母内心里归根到底感谢她的儿媳,老人家听到异样的响动,老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扭着小脚三两步跑到门口,用身子堵在那里。她害怕粗心的邻居们闻声而至,害怕那些不懂事的孩子莽撞地闯进家来,骚扰了两个孩子的好事。

莲花仅仅知道为丈夫恢复健康而激动,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丈夫遗留下来的病根,竟危及到了周川后来的事业。

对于周川的那条怪脖子,周川的父母妻子和快嘴二嫂众说纷纭,口径不一。他的父母耐心地向人们解释,他们说儿子在鏊子窝里蒸身子,有时候实在忍受不住比死亡还要难受的折磨,趁莲花不注意的当口,常常掀开被子伸出头来。因为他偷工减料,脖子没蒸到火侯,因而落下一个病脖子。

快嘴二嫂爽言快语,她说周川的身子恢复后像个贪吃的孩子,每天都要缠着莲花做房事。周川在作爱时总是像一头拼着命拉车的牤牛,高高地挺着那条脖子,仿佛那样才能显示出他的威武雄壮似的。天长日久,落下一个高挺的怪脖子。

莲花红着脸是这样说的:周川遇上那么大的磨难,圆滚滚的生铁蛋也会被扭曲。周川之所以战胜了死亡,又有一段脱胎换骨不平凡的经历,关键是他心里有一种向往,想快快好起来,随着杨家岩大哥到外边那个精彩的世界里,靠自己的力量堂而皇之地混一碗饭吃。他天生的二杆子脾气,从不把一切邪恶放在眼里,走路时总是高仰着骄傲的脑袋,仿佛那样才能显示出他的耿直似的!天长日久水滴石穿,倔强的性格最终让他落下一个怪脖子……

远古的众多传说中又多了一个新的传说,古老的微山湖又新孕育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强汉。湖边的老老少少,从内心里钦佩那个屡受折磨而最终征服了死亡的怪脖子!

在后来的许多年里,从周川被任命为煤矿的副矿长,到担任矿长时所开创的辉煌业绩,他所经受的一切苦难,一切一切似乎都和他的怪脖子有着密切的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